明觉杂志

众生本应平等,帮人不分才能──林家扬医师的义工哲学

文:林木森    图:佛门网(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2015-12-03
林医师从小已立志行医,多年来一直运用他的专业,帮助有需要的人。林医师从小已立志行医,多年来一直运用他的专业,帮助有需要的人。
林医师与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师弟师妹,每月一次前往坪洲,为当地老人家义诊。林医师与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师弟师妹,每月一次前往坪洲,为当地老人家义诊。
林医师在西安建立自闭症慈善治疗中心,传授他以针灸治疗自闭症病童的方法。林医师在西安建立自闭症慈善治疗中心,传授他以针灸治疗自闭症病童的方法。
小康在林医师及一班医护人员的照料下,成功克服自闭症。小康在林医师及一班医护人员的照料下,成功克服自闭症。
在林医师感染下,不少年轻人当上义工,和他一起走入穷困山区义诊,以生命影响生命。在林医师感染下,不少年轻人当上义工,和他一起走入穷困山区义诊,以生命影响生命。
林医师获颁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奖,对年轻义工而言是一种身教。林医师获颁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奖,对年轻义工而言是一种身教。

人生而平等,这是《美国独立宣言》的开场白;正如佛家提倡的「一切众生皆平等」,这本应是我们人类无分宗教、种族、语言的共同理念。可惜现实并非如此理想,不公平、不平等无处不在;寓言小说《动物农庄》的名言:「所有动物皆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一针见血道出这个令人气馁的现实真相。


人生而不平等,也许是我们永远解决不到的问题;但偏偏仍有不少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无条件帮助社会上被忽略、需要照顾的人,尝试令这个世界变得更平等。林家扬医师是其中一位唐吉诃德。


生于中医世家的林医师,早在中学时已开始做义工:「小时候住在旧式唐楼,那裏住了很多公公婆婆,隔一段时间便见到门外点了白蜡烛(代表有人过世),令我从小已思考生老病死问题。既然人生如此短暂,我们应当做些有意义的事。」后来他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及北京中国中医研究院,完成博士课程后便继承父业当中医师,开始运用他的专业帮人。



被忽略的坪洲老人


六年前,林医师与社福团体合作,每月一次前往坪洲为老人家义诊:「坪洲没有医院,只有一间健康院,但位置很僻远,往往令行动不便的老人家却步。」其中一对老夫妇患有痛风,又住在山上,根本不能往健康院覆诊,唯有靠林医师和义工为他们治疗;情况渐渐好转后,林医师借出一些简单的中医器材,让他们在家中治疗。


林医师坦言坪洲的医疗配套不足,现时只得西医服务:「一个社区,应该有不同种类的医疗服务,除了西医,还要有中医,物理治疗、心理辅导……才能帮到不同需要的人。」政策上的不足,林医师也感无奈,但他选择积极面对,希望由个人出发,做到生命影响生命:「自从我们为那对老夫妇义诊后,亦感染到其他坪洲居民伸出援手,例如帮他们修理电器、重铺电线等,义工团队为此大感鼓舞!」



针灸助自闭症病童


林医师的义工足迹遍及香港及中国,从坪洲小岛来到西安山区,他和当地医院合作设立自闭症慈善治疗中心:「其实中医针灸对治疗自闭症很有帮助,尤其是小朋友。」但小朋友一见到针便怕得要走,当中有不少技巧要掌握:「好像其中一名病童小康,他永远坐不停,破坏力极强。首先必须『软硬兼施』令他情绪稳定下来;落针时要先做背部,以免让他看见针而情绪失控。」在旁的小康妈妈此时忍不住哭起来:「她是感动落泪,因为小康未曾在她面前静静坐着半小时!」最后小康在中心住了九个月便告康复,是林医师也感自豪的成功个案。


林医师借小康的病例,道出当初成立自闭症治疗中心的目的:「国内医师的针灸技术没有问题,问题是他们当儿童如大人般落针,忽略了小孩的情绪。」他希望借自己的成功经验,分享给更多国内中医师知道,令更多同行适得其法,帮助更多有需要的病者。



开导病人学懂放下


除了帮助自闭症学童,林医师也组织志同道合的医师及年轻义工,前往清远山区义诊:「农村的人居住环境差、收入少,他们常常自怨自艾,老是羡慕城市人的生活。」林医师虽然不是佛教徒,但他十分认同佛教主张的「放下」,更会用来开导他们:「缘起缘尽,一切只因执着,只要学习放下,便可解决许多问题。」怎样放下呢?「很简单,擘开你的手,就是放下!」这些简单而睿智的佛理,林医师认为对老人家、病者十分受用。


当义工多年,林医师亦曾有自我怀疑的时候:「无论在香港、在中国、在哪裏都好,都有贫穷的人,我一个人,可以帮到几多个呢?」他给自己的最后答案很简单:「帮得一个得一个。」但毕竟个人能力有限,所以他不时带领年轻人当义工,只要感染更多人,就能帮到更多人。



尊重、看重年轻人


林医师坦承跟年轻人合作,就如对老人家、小朋友一样,需要适当的沟通技巧:「虽然我当义工的经验比他们丰富,但会平等地看待年轻人,细心聆听每一个人的意见,令他们有被重视的感觉,正如我年轻时做义工一样,都是想得到别人认同、赞赏。」


在林医师眼中,时下的年轻人绝对不是「废青」:「每次去国内僻远山区探访,一班香港年轻义工毋惧攀山涉水,无论几辛苦,他们都没有怨言;而我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的一班师弟师妹,每月也风雨不改从广州来香港,和我一起去坪洲义诊,他们为的是甚么?只因觉得做的事情有意义,年轻人就是如此单纯、真诚。」



延续行善之心


林医师早前获颁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奖,他特别分享得奖背后的另一重意义:「有时好人难做,特别在国内,会被人怀疑你山长水远来到山区做义工,背后有没有目的?所以今次得到义工奖,获官方认同后,可以方便我去帮更多人。」对林医师身边的年轻义工来说,今次得奖也是一种身教,为他们树立一个义工榜样。


「其实做义工无关你的才干、能力多少,最重要是有爱心,在帮人的过程中,可以慢慢学习、成长。」林医师也是如此成长过来,虽然他谦称自己做的事只是很卑微,但一点一滴地积累,已感染不少同行者,这位唐吉诃德绝不孤单一人:「佛家说,今生的善业会带到下一生,我希望我做的事,可以延续下去,引导人心向善。」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