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磨砺以须 扇风点火──杨大伟的绿色社企路

文:邝志康    图:Tim Liu、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7-12-12
杨大伟的招牌式灿烂笑容(图:Tim Liu)杨大伟的招牌式灿烂笑容(图:Tim Liu)
当选最新一届杰出青年,证明David的绿色事业备受肯定。当选最新一届杰出青年,证明David的绿色事业备受肯定。
Green Monday的素食运动渗透率冠绝全球,由数年前「无啖好食」,到现今主流餐厅不断有绿色新煮意,全凭发愿二字。(图:Tim Liu)Green Monday的素食运动渗透率冠绝全球,由数年前「无啖好食」,到现今主流餐厅不断有绿色新煮意,全凭发愿二字。(图:Tim Liu)
半年前Green Common在湾仔开幕,把绿色概念延续扩大到食品百货,最近更在上环开了分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半年前Green Common在湾仔开幕,把绿色概念延续扩大到食品百货,最近更在上环开了分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David和团队的哲学是,好的东西,一定要认识它,甚至给予产品星级待遇,放在最当眼处推广。David和团队的哲学是,好的东西,一定要认识它,甚至给予产品星级待遇,放在最当眼处推广。
陈一鸣是Google的前资深工程师,也是陈一鸣是Google的前资深工程师,也是"Search Inside Yourself" 课程的创始人。David常以「大哥」相称。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高级政策顾问Charles McNeill对Green Monday赞不绝口,形容他们是开天辟地的一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高级政策顾问Charles McNeill对Green Monday赞不绝口,形容他们是开天辟地的一群。
David获高等教育可持续性促进协会(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ustainability in Higher Education,简称AASHE)邀请到哥伦比亚大学及华盛顿大学作专题演讲,将Green Monday的理念传播到美国各大专院校。David获高等教育可持续性促进协会(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ustainability in Higher Education,简称AASHE)邀请到哥伦比亚大学及华盛顿大学作专题演讲,将Green Monday的理念传播到美国各大专院校。

杨大伟(David Yeung)的目光,其实是很锐利的,而且远大。


「无绿不欢星期一」这句口号,一众素食朋友定然不会陌生。由他和魏华星共同创办的Green Monday,是一间立足香港却心怀天下的社会企业。短短三年半,旋即成为推广健康素食文化的舵手。正如同他多次在访谈中强调,他要做开天辟地的事。平地一声雷,过瘾好玩,也充满挑战性。在幽默机智的回答裏,我们听到他的初心,炽热火红,尤胜往昔。人生际遇委婉无常,杨骏业和杨大伟,只是一体两面。跌倒的,都是行走的人。十多年磨砺以须,如今扇风点火,吹开的是一条漫长社企路。



全凭发愿二字


当选最新一届杰出青年,证明David的绿色事业备受肯定。David坦言,杰青得奖感受一共有两种,长一点的,保留了给这次专访。「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理所当然。企业肩负起社会责任,自然不过。我得奖,代表大家对环保的重视,同时亦希望能启发更多人参与社企。」


Green Monday三年间有此成就,他谦虚表示绝对不是他一人的功劳,所谓杰出也不只是他杨大伟本人。素食运动渗透率冠绝全球,由数年前「无啖好食」,到现今主流餐厅不断有绿色新煮意,全凭发愿二字。「五戒十善首重戒杀,所以慈悲地球、慈悲众生,是佛弟子的首要任务。发这样一个慈愿,然后用世间智慧执行,不可异议的因缘和合就此发生。」私心,也不是没有,至少今天,他多了用餐的地方。


可不是所有社企都这样幸运,因缘奇迹更不是每天都会上演。大企业制造问题,造了业,个别社企站出来,提供解决方案,但它始终只能停留在小修小补的层面上,甚至充其量只是在收拾烂摊子,并没有试图针对制度、系统作出改变。对此David极表同意:「社企的定义是解决社会问题,而问题有分大小。有的社企集中提供一系列quick fix(速效应对),有的则是从根本处入手,以应付深层次的结构性难题。」到此,我们的话题转到营运社企方面。



怎么办社企才好?


社企的难度从来是双倍甚至三倍的,除了盈利外还要兼顾社会责任(即所谓的二重效益,Double Bottom Line)。如果按照学者John Elkington的三重效益原则(Triple Bottom Line )说法,还要外加环境责任,诚如Green Monday那样。「想像一下,一个满腔热血但缺乏企业经验的年轻人,本身能力未够壮大、社会资本不足,结构性问题又怎轮到他去解决?」看似泼了一盘冷水,David解释,这是很实在的考虑,不是看轻或者批评年轻人。「你总不能叫小学生参加硕士、博士生的考试吧?而社会系统的重大问题正正就是研究生级的题目。」长远而言,David希望启发到更多中、高层的企业行政人员加入社企行列。


社企在本港落地生根,是近十几年的事。任何社会企业,除了企业家(Entrepreneur)自身外,David指出,企业生态系统(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的优劣也是关键所在。他以资金筹集为例,欧美盛行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ment),投资者现在不只着眼在传统慈善机构和NGO那种暂时性止血的功能上,而是更强调长期的社会投资回报(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只要有这样一种平衡人才、创意、公司表现及社会理念等因素的健全企业生态,我们才能开始谈解决社会上的结构性问题。」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和他的孟加拉乡村银行(Grameen Bank)举世知名。通过低至一百美元的小额贷款,从而改变成千上万孟加拉基层民众的人生,尤努斯在社企界中地位超然,是一众社会企业家念兹在兹的仿效对象。「即使像他那样iconic(标志性)的人物,也不是一步登天。」David笑言,他们其实是偷步起跑的。创办那年,他36岁,在社会上打滚了十多年、持素十二年,过去每天都为「搵食」而烦恼,及后逐渐物色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和支持者......一切可说是为了得以在2012年成立Green Monday而作准备。也的确很难想像,如果David是忽然心血来潮,只靠短短几个月功夫便能创办出这种规模的社企。


社企模式是大势所趋,所以更不能忽视法律结构与合格认证这一环的重要性。在英国,有社区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CIC)的相关法规,美国则是由非营利组织B Lab 所创立的公益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简称B Corp)认证机制主导,新加坡早已有相关法规,台湾亦已开始探讨《公益公司法》的草案,惟香港暂时未见有任何动静。David上月刚从美国回来,收获丰富,当中包括申请B Corp认证。他承认,社会需要时间整理属于自己的一套规条出来,而在此之前,社企可以先师法外国,正如同他们那样。



社企不是要赚人热泪


除了缺乏相关法规和机制外,普罗大众对社企的本质定义还是有点含糊不清。以英国杂志《The Big Issue》为例,让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以销售杂志来赚取稳定收入,自力更新。台湾购入了中文版权后,创办人李取中曾言道,他们所贩卖的是商品,不是怜悯与同情。纵观香港有不少社企,似乎仍然采用「感性大于理性」的方式推广自己,例如强调爱心、慈善、对某群组的关顾(最常见的是以聘请残疾人士作焦点)。对于这个观察,David肯定他们创立社企的原意不是这样,但也大致同意一部分人可能或多或少有所偏离了,尤其在二重效益上的拿捏。「很简单,假设你八成集中在社会责任上,只是两成谈经济效益,那出来的结果很可能便是那种单纯贩卖感性的社企--明知你的食物不好吃,人家也会光顾你。」天底下没一家社企能独自解决社会上的所有难题,所以David赞成要百花齐放。社企固然需要适度以感性作招徕,毕竟它们真的为这些弱势社群提供生计。然而到了最后,社企要超越感性层面,以带来社会结构性改变作为目标。


「有些惨况,不是肉眼所能观察到的。举例说,陈大文是一位有心的农夫,他千辛万苦在本地种植有机蔬菜,可是大型连锁店却祭出诸多理由留难他,嫌他售价贵、不合甚么甚么标准,可想而知,他的产品自然无法上架。这样有心无力的小众,多的是!他们惨吗? 惨!即使最后让他成功争取到,结果很可能只是卖一件蚀一件。改变不了社会结构,这些小农会继续给大店压榨。」半年前Green Common在湾仔开幕,把绿色概念延续扩大到食品百货,最近更在上环开了分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David和团队的哲学是,好的东西,一定要认识它,甚至给予产品星级待遇,放在最当眼处推广。「无他的,它们deserve。」佛教的如实观、如是观,他深得其要。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不由分说。可惜市场颠倒是非黑白,消费者竟又甘心敌友不分。大品牌一掷千金,海量广告充斥,其实是喂连锁店舖服下定心丸大量入货。「双方都不是以消费者的好处作出发点,『围威喂』占领市场。消费者任由商家洗脑,味精、基因改造、致癌物质⋯⋯,通通照单全收。生产商『盘满钵满』,投放更多资源洗脑,市场侧向有害产品,结果形成恶性循环,没完没了。」David一番话,誓要替消费者戒戒毒。



佛法是万能的应用手册


话又说回来,David坚持先有绿色经济而后有绿色社会。Go Green,有代价的。「驾驶破坏环境,难道从此便叫大家游水过尖沙咀?又不是回到石器时代。」绿色经济当然不能纯讲感性,David正在做的,就是打破既有的生态结构。「现在大家都很清楚,他们若不售卖多点素食产品的话,便会失去市场份额。」每次经过超市、餐厅,最教他振奋的是,又多了一点绿色选择。


Green Monday 踏上国际舞台已不是新鲜事,David事先透露,来年的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史丹佛社会创新评论,SSIR,是社会创新与实践业内最顶尖和最具前瞻性的期刊)春刊号将有专文介绍他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UNDP)的高级政策顾问Charles McNeill对他们的营运模式亦赞不绝口,形容为groundbreaking(开天辟地)。对David而言,社企最引人入胜之处,是它为企业家带来的挑战性和那种万丈高楼从地起的殊胜意义。步人后尘的山寨版?对不起,「That doesn’t excite me, honestly.」企业家不等同商人(Businessman),他要做前无古人的事,其他的,一概没法引起他的兴趣。


赚到尽是大多数企业的写照,David学佛多年,会时常思考到底赚多少才算足够。「空空来空空去;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既不违背个人信仰,又能让我继续燃烧心中的一团火,更可以累积善业,所以说,社企绝对是我作为佛弟子和企业家的最佳出路。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过程,无可避免对社会造成损害。在我来看,因果是要还的。」经济学家舒马赫(E. F. Schumacher)1955年到访缅甸后,留在那裏当经济顾问,并提出佛教经济学(Buddhist Economics)的理论──经济活动的重点不在于物质发展最大化,而是如何使人类永续生存下去。社企自然是这个框架下的最优模式。David很高兴,因为从来没有在媒体访谈中触及这些议题。「我衷心希望有一天Green Monday会成为佛教经济学教材的一部分。」


佛使比丘(Bhikkhu Buddhadasa)提倡「法的社会主义」(Dhammic Socialism),主张透过佛法解决现今复杂的社会问题,缔造众生平等、不讲求私利,以戒律、布施、尊重和慈悲为原则的大同世界。富豪现今的时尚是裸捐,盖兹、毕菲特,最新加入的还有Facebook创办人朱克伯格,赚多少便布施多少,不问回报,重视社会效益多于一切,仿佛隐约与这个理念相通。David 认为,理论跟实际操作是有一段距离的,想想看他们在企业这个大染缸浸了多少年方有如此成就。「年轻人不应以为商业社会是五浊恶世,莲花也要与污泥共存才能出尘不染。菩萨是和众生共处的,办社企不代表有免疫光环,相反应该到更邪恶的地方度尽他们。」未知苦,焉知乐?这样看来,佛法绝对是万能的应用手册。他笑说,如果我们日常生活中用不了佛学,不是佛陀的秘笈有问题,而是我们学艺未精。



置诸死地而后生


访问当天,十多位德高望重的佛教领袖,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于巴黎召开第二十一轮缔约方会议(COP21)前,史无前例地走在一起,联署发表《佛教徒有关气候变化的声明》,呼吁与会各国领袖以慈悲和智慧,实事求是,共同努力处理问题。其实类似的声明层出不穷,所在有多;经过之前多轮会议,也不见得我们对蓝色星球的持续破坏有甚么显着改善。退一步来说,如果追溯至Helen 及 Scott Nearing的 Living The Good Life (1954),世界各地鼓励绿色生活其实已有至少六十年历史,六十年来到底我们真正走得有多远?的确我们当中有小部分人醒过来了,惊觉不做点甚么的话,世界恐怕会毁在我们手上⋯⋯但其实每个年代都有这种想法的人,他们在各自时代的局限下做了不少事情,但整体局势是继续走下坡,且未有停止的迹象。甚至有人会怀疑这裏开一家店那裏开一家餐厅,到底效用有多大?


「我是感到悲观的。」David毫不讳言说。「发展就是硬道理。有哪个政府敢站出来宣布,为了保护地球,暂停一切经济活动吧!不可能的,想像一下你家中有多少衣服? 上班一套、睡衣一套、外出又一套、运动再一套⋯⋯物质消费伴随经济发展直线上升,这其实是贪瞋痴的终极体现。借发展之名,满足无止境的欲望,而资源不是无限。我们永远也无法取得中道。政府、企业、个人三方互相紧扣,却互相『卸膊』──政府推说要照顾经济、企业推说是消费者有需求、个人推说有心无力,不是他们范围内的事。」我们的破坏力是以法拉利速度进行,修补则只有「十一号」(步行)的蜗牛式进展。最终结果可能是,地球大洗牌,大家回到石器时代,从头来过。


「所谓置诸死地而后生,都是真的要死一次的。」


David 唯一能做的,便是献出微薄之力,接下这不可能的工程。随着Green Monday扩充,他跟家人相聚的时间又更少了一点。两位女儿,一位五岁半,一位两岁半,都是可爱得不得了。哪有父亲不想安坐家中享受天伦乐?但愚公移山之类的事情,还是要有人来承担的。《庄子·养生主》有云:「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David甚么都不求,只愿当点火的那位,让这把碧绿薪火传播开去,然后不知何时而尽。「当然我不希望三个月后跟你们说,Green Monday要关门大吉了。」大家立刻哄堂大笑。杨大伟的绿色工程,看来现在才刚开始呢!



杨大伟 (David Yeung)


Green Monday 联合创办人,以多元化创新社会企业模式推动素食及环保,以延缓地球暖化和粮食危机,开创香港以至国际绿色饮食和生活潮流,以简单、易行的方式令公众实践健康低碳生活,更开设世界首间一站式集合超市、餐厅、厨艺教室的绿色素食生活馆Green Common,将「Food 2.0」概念带到香港,引入以植物为本的食材,注重创新及可持续发展,获美国 Fast Company 杂志评为中国五十大最佳创新公司之一,以及中国一百名最具创意商业人物。


曾获美国 Purpose Economy 选为亚洲一百名杰出领袖,Conscious Company 选为世界十七名杰出社会企业家,本地传媒颁「Men of the Year」、「Local Heroes」、「Idea of the Year」等大奖,亦是畅销书《沟通正能量》、《开工正能量》和《栋笃禅》的作者,多份杂志专栏作者,及曾在香港新城财经台担任节目主持。


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生,及香港爱滋病基金会和香港佛教联合会的董事。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