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祈求众生能免于苦难──卡谌菩蒂医生在美国追寻西藏医学根源 的 不平凡一生

文:Harsha Menon    图:Harsha Menon| 2017-11-18

早在童年时代,卡谌菩蒂 (Keyzom Bhutti)医生已知道自己想成为治疗者。她1951年出生于西藏东部的一条村落,父母都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目前她居住在美国麻省,是着名的藏传佛教医生。

卡谌菩蒂医生忆述:「即使是幼年时,我已对治疗有强烈的感觉。我在念书时,总是在想,怎样可以达成这个目标,例如在睡觉前,会祈求自己可以成为治疗者。当时,我没有想过可以做医生,只想当护士,于是我祈求会获安排到医院工作。我真的想协助众生消除苦难,早晚都会祈求自己能为其他人做点好事。」

最终,卡谌菩蒂行医的目标,因达赖喇嘛的协助而达成。她说:「1969年,西藏流亡政府发信给所有在印度为西藏人开办的学校,寻找有志成为医生的学生,条件是他们能操流利的藏语,也深谙藏文文法,同时乐意辛勤工作。我们获邀申请成为藏医的学生。」当时年轻的卡谌菩蒂感到,她有机会实现童年的梦想了!于是就立即申请。「那时候我想我是十八岁吧,我碰碰运气,填了申请表。结果获得取录,于是我离家,前往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医学及天文科学学院。」

在一百四十二名申请者中,只有十二人获取录。除了卡谌菩蒂外,其他十一人分别来自西姆拉大吉岭的多家寺院,以及散居在多个地方藏人。在学院初创时期,情况很艰苦。她继续忆述:「他们只挑选了十二人,看看我们是否真的能够成为医生,看看已定居在印度的藏人的学习情况如何。流亡政府想知道,我们接受传统西藏医学教育能否成功;若然成功,就可以成为西藏下一代的榜样。当时,流亡政府很贫穷,只有很少钱资助我们。我们只得到四十九印度卢布,十二个人要一同煮食。」

卡谌菩蒂医生记得,由于伙食恶劣,他们都得不到足够的营养。她说:「膳食很差,四十九卢布并不足以支付适当的膳食。而且,我们还要从外边担水回去居住的地方。我们甚至要到树林中砍柴,带回住所来生火煮食。此外,我们还种菜,来节省金钱。」

不过,达赖喇嘛以慈悲之心指引学生,令他们不致感到沮丧。卡谌菩蒂医生记得,他作鼓励时以初升旭日作比喻:「喇嘛告诉我们:『要有耐心,要有耐心。』他来过探望我们三次,说:『我知道你们现在面对这些困难,但请你们保持耐性。做好你的本份,勤力学习,你就会见到太阳。现在你处身黑暗之中,但太阳将会出现。你们将会闪耀,过很好的生活。』」

即使在艰苦生活中,卡谌菩蒂医生仍能从达赖喇嘛的说话中获得力量。最后她终于实现了人生的目标:不单从西藏医学及天文科学学院毕业,更担任学院的首席医生达二十五年之久。

现在,卡谌菩蒂医生已迁居波士顿市,诊治来自全国以至世界各地的病人,其中有一些来自传统佛教家庭,但很多却本来对西藏医学全无认识。他们获得旁人引介,愿意接受一套完全陌生的医学体系,期望能治疗自己的疾病。

在赴美之前,卡谌菩蒂医生曾跟达赖喇嘛的资深私人医生丹津卓德(Tenzin Chodak)实习,其后曾环游世界,然后到美国与丈夫团聚,以及抚养子女成长。她表示,每天都会毫不间断的做藏传佛教的修行,在凌晨二时半起床,到园子中坐在一张特设的椅子上,于月光和旗帜下打坐,并祈求众生能免于苦难。

卡谌菩蒂医生在1959年离开西藏,曾于印度以难民身份学习和工作多年,这些经历增加了她服务别人的热诚。她指出,西藏医学及天文科学学院早期学生播下的种子已发芽成长:「早期的情况很困难,目前在达兰萨拉的学院已有很充足的医学设施,所有困难均已解决。过去我们面对困难,并没有逃避,取得很好的学习成绩,并且为下一代西藏人成为医生树立榜样。犹幸我们没有犯甚么错误,下一代现在接踵而来。」

我问,这个成果是否让达赖喇嘛感到欣慰?卡谌菩蒂医生回答:对,他对此极感欣慰。那么她对自己的一生又有甚么感受?她答:「我觉得真的很棒。我们过去做得很好,立下很好的榜样!」

原文:

https://www.buddhistdoor.net/features/tracing-the-roots-of-tibetan-medicine-in-the-united-states-the-extraordinary-life-of-dr-keyzom-bhutti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