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积累善业,为迎接死亡而做好准备:一场「死亡之旅」的启示

文:活一番记者   图:活一番| 2018-01-03
香港大学遗体捐赠计划统筹、解剖学系副教授陈立基(前排右三)为公众人士介绍香港大学医学院解剖室裏的多款人体标本。香港大学遗体捐赠计划统筹、解剖学系副教授陈立基(前排右三)为公众人士介绍香港大学医学院解剖室裏的多款人体标本。

圣严法师曾说:「当我们死亡之后,世界上任何财产、名利都带不走,只有业报随身。所以,真正可以带走的,是我们的慈悲心、智慧心和功德。因此,不必担心死了以后会到哪裏去,看看自己现在有没有『储蓄』倒是真的。利用现在的生命好好养精蓄锐,在这个世界上多做些功德,多带一些好的业报到来生,就不必害怕死亡了。」从佛教角度而言,我们现在怎样活,会影响来生的际遇。只要把握当下改善生命,积累善业,为迎接新的未来而做好准备,对死亡的畏惧自能减轻。

近年来香港多个团体积极推广生死教育,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下称心系心)就是其中之一。心系心于12月10日以「无忌无讳」丶「好生好死」为旨,举行「静观漫游:死旅。图生」活动,带领大家游览各处与死亡有关的地点,正视死亡,反思生命。让我们来看看这一趟静观之旅,对我们把握当下积累善业、改善生命有何启示。

静观漫游的第一站,是平日素不开放,这次破例让公众人士参观的香港大学医学院解剖室……

香港大学医学院解剖室内的解剖桌香港大学医学院解剖室内的解剖桌

我们常把遗体捐赠给医学院、供学生学习解剖的人称为「无言老师」或「大体老师」。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采用前者为名,而香港大学医学院则采用后者。称他们为「无言老师」,是因为捐赠者虽然不会说话,却可以「无言身教」,让学生学习人体解剖和反思生命。那为何会有「大体老师」的称谓呢?

香港大学遗体捐赠计划统筹、解剖学系副教授陈立基解释,「大体」有两个意思:一、学生在解剖过程中学习的那种人体结构,只需肉眼观察便可,不需要借助显微镜或者X光等工具,而这一门学问亦称为「大体解剖学」; 二、遗体捐赠者放下小我、完成大我,是顾全大体的「大人」──《孟子》有云:「从其大体为大人,从其小体为小人」,只顾自己得益(小体)的是小人(志向不大的人),顾全大众利益(大体)的是大人(君子)。大体老师为了让学生成才丶治疗更多病人而捐赠遗体,堪称大人。

解剖室平日素不开放,这次破例开放供记者拍照。解剖室平日素不开放,这次破例开放供记者拍照。
解剖室裏的人体标本解剖室裏的人体标本

大体老师不但有助学生学习人体结构和反思生命,更以身作则示范心不贪恋的精神、慷慨布施的菩萨道 ── 不受「保留全尸」的传统观念局限,放下对肉身的眷恋,也不执肉身为「我有」,以自己的身体行菩萨道。捐出遗体,亦是一种布施,留下无私奉献、舍己为人的精神。虽然生命结束,然精神长存。

正如遗体捐赠者衍阳法师所言:「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匆匆过客。我不怕死,但也不执着求生……生命的本质是甚么?有人活得生不如死,有人虽死犹生。每个人能留下的不是身体,更不是金钱,而是精神。」(出自《大体大得 ── 遗体捐赠感思文集》)

图为Stone Manor (原称昆明园),当众人走到这裏,心系心义工问道:若你是别墅主人,会如何处理这家别墅?留给子孙?将田宅资财捐赠出去?还是有别的处理方法?众人沉思不语。图为Stone Manor (原称昆明园),当众人走到这裏,心系心义工问道:若你是别墅主人,会如何处理这家别墅?留给子孙?将田宅资财捐赠出去?还是有别的处理方法?众人沉思不语。
夕阳西下,众人行经基督教华人坟场。回望这一生,可有放不下的人或事?夕阳西下,众人行经基督教华人坟场。回望这一生,可有放不下的人或事?

来到沙湾径(终点站),有一个体验摊位称为「案发现场」:参加者模拟身亡一刹那(例如意外堕崖或遇溺)的最后姿势,令人体会到,原来我们和死亡可以非常接近 ── 万一猝死街头,不省人事,心脏呼吸停顿,就此告别人世,回望这一生,你可有遗憾?

参加者Kitty Hong回想自己模拟「意外身亡」的情景:「那一刻,我的心裏非常平静 ── 回望自己一生,自问没有欠人一分钱。」她坦言平日会花点心思关心家人,对每位家人的关爱都很「平均」,彼此和洽共处,心裏没有甚么遗憾。心系心创办人Christina回应道:「每个人的生命都有起点和终点,最重要的是,离世的时候有没有遗憾?我们希望大家可以想一想。」

参加者模拟身亡一刹那的最后姿势:万一猝死,心脏呼吸停顿,就此告别人世,回望这一生,可有遗憾?参加者模拟身亡一刹那的最后姿势:万一猝死,心脏呼吸停顿,就此告别人世,回望这一生,可有遗憾?
昔日新闻回顾:「渡海泳两遇溺,男死女命危」、「行山女飞鹅山堕崖亡」……昔日新闻回顾:「渡海泳两遇溺,男死女命危」、「行山女飞鹅山堕崖亡」……

及时行孝,也是减少遗憾,以及为死亡作好准备的一种方式。Christina分享自己的故事:「那天,我的男朋友突然过世,我深感不舍之余,也感到非常遗憾。我们还有很多说话没有好好倾诉,很多事情还来不及做。他离世不久之后,我的妈妈也离世了,同样是丧失至爱,前后两次经验却完全不同 —— 正因为失去了男友,我对妈妈非常非常的好,把应要做的事通通完成了,因此了无遗憾。如果生命没有甚么遗憾,他日离开人世,身边人也没有那么哀痛和不舍。死亡随时会发生,我们应该尽量活好每一天。」

常言道:「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把握当下积累善业、广行布施、及时行孝,当能为道业积累资粮。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