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缅甸禅修札记(一)

第273期明觉   文:云水| 2012-04-04

  去缅甸禅修,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友人从缅甸长期禅修回来,得知收获甚丰,于是心起动念,又是一次心灵大洗涤的时候了!

 
  第一次去缅甸禅修,到了一个森林道场。当时刚巧碰上密集共修,所有安排一丝不苟,来自世界各地的行者十分精进,道场庄严,外看是个人间仙境,实际是个用功的好地方。
 
  带着这种期盼,这次再来缅甸,法师在机场第一句给我一个温馨提示:禅修不着外缘,要做好修心的功夫,需要适应各种环境,建议我到城市道场禅修,看情况再到森林去。想到“上善若水”的道理,既然法师这样说便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答应以后十天,一切听从道场安排。
 
  没有想到这正是我这次来缅甸要上的一堂课。
 
  来到仰光的城市道场,马上感到有点沮丧。道场就在闹市当中,四周楼房密密麻麻,虽然说不上像香港那样密不透风,但车辆声、小贩小孩大小动物各种杂声,根本不能让人静下来。加上道场隔壁便是学校,小学生整天都在哇哇念诵,不要说禅修,就是让我呆着没事干也叫我心烦意乱。这样的禅修道场,实在前所未闻!
 
  不过,看见同修的两个韩国人和三个日本人整天都在禅堂里十分精进的坐禅和行禅,心想现在中国,不用说文化和科技,连禅修也落后于人,作为唯一的中国籍代表,不要那么容易就打退堂鼓,还是尝试一下吧。
 
  缅甸禅修道场作息千篇一律,基本上都是早上三点起床,六点过早堂,十点半过堂(很早的午饭!),晚上九时歇息,其余时间基本都是禅修。此外,隔天早上有小参,向禅师报告进度,并接受指导。禅修最低要求受持八戒,过午不食。若有善众捐赠果汁,当日下午便多了“一餐”,否则整天只可以喝水。一天禅修出定时看到身边多了一瓶果汁,感觉像小朋友给老师奬了一根波板糖!
 
  虽然听起来有点吃苦,但食这一方面实不算是难关。每天午饭一汤八菜,饭菜特别醒胃,水果丰富,偶尔还有甜点,甚至雪糕和巧克力,每天餐桌上都充满惊喜!南传佛教没有持素的要求,人家供养甚么就吃甚么,不过过去的经验告诉我,切忌以为持午就多吃,还是以素菜为主为妙。我也发觉到,大鱼大肉的那位同修,整个下午只可以行禅,因为他一坐下来便打盹。
 
  由于只有十天的时间,老禅师建议我直接修“观”(毗婆奢那),而不修“止”(奢摩他)。所谓“观”,按照《大念住经》的说法,即对“身”(身体的感觉)、“受”(感官上的感受)、“心”(心识的状态)和“法”(概念)进行如实正知的观察,时刻保持正念,亦即是所谓“四念住”的法门。具体修持的方法因禅师而异,如观察呼吸时肚皮的升降(主所缘)和坐禅时身体与地面的接触(次所缘)。禅师不建议修“安般念”(即呼吸的感觉),因为所缘触受并不明显,比较难修。修习主要以坐禅为主,坐不下去则行禅,重点是时时刻刻护持正念,一切动作尽可能的放慢。
 
  一切都太熟悉了……于是一会儿便感到十分沉闷。肚皮升降便是升降,有甚么可观?行禅就是看着自己的脚散步,有甚么收获可言?于是悄悄的违规,晚上拿出偷偷带来的《大江大海》,在手电筒的微光下贪婪的阅读。
 
  一天一天的过去,老禅师每天好像都是讲着同样的话,于是心里开始产生疑心。看着脚,看着肚皮,正念正念,观心观心。这是他的台词吗?一天报告我的禅修经验时,我也开始背我的台词了:看着脚,看着肚皮,妄念来便提起正念,观心观心……老禅师突然说:不对,不是奢摩他,妄念来,观察妄念。
 
  噢!修了那么多年,一直以为妄念像游戏机的怪兽一样,要用正念的激光把它们消灭。原来不然,妄念也是观察的一部分,从妄念转回正念这一个动作,才是修习的重点。
 
  此时此刻,突然觉得禅修变得很有趣,因为通过观察自己的妄念,加深了对自我的认识。但观察需要一定的技巧,因为很容易会被妄念的漩涡卷走。因此,如实观察到妄念以后,便要轻轻的回到主次所缘,即肚皮和坐触。由于禅修变得有趣,专注力提高了,不再受到外面噪音的干扰。转变来的很快,很神奇。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