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苏东坡的渗透

第279期明觉   文:心田| 2012-06-27

卡嚓卡嚓,拿起小小火柴盒,晃动出清脆的声音。刷!明黄的火焰亮人眼目,点起日本制玫瑰香。室中慢慢弥漫幽幽花魂,不庸俗,不袭人,似是一个早征得允许极温柔轻软的拥抱。而我是喜欢焚香很久很久之后,才读到苏大学士这一首有关小儿女焚香的《翻香令》:

金炉犹暖麝煤残,惜香更把宝钗翻。重闻处,余薰在,这一番,气味胜从前。背人偷盖小蓬山,更将沉水暗同燃。且图得,氤氲久,为情深、嫌怕断头烟。

喜欢的男子喜欢麝的香味,可是快烧完了,女郎为了延续室中的香味,装作翻找珠钗的模样,实际上是在找香;可幸找到一点点。可是,转头很快就会烧完,于是又偷偷加了些沉香进去,背着心爱的男子偷偷把炉盖盖好。气味果然变得明显,比之前更优胜。明当着他点香,不是不行,只是讨他欢喜的痕迹,还是不那么明显的好,那样才不至于太过叫人害羞。让他忽然发觉空气中荡来了惊喜,那不是更美妙吗?我猜那女郎是朝云,这心事教东坡逮住。房中的氤氲,凝住诗中,千年未散。

喜欢苏东坡,就是喜欢他对生活的敏锐、用字的聪敏,写下很真很纯,含金量极高的字句。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四大从来都偏满,此间风水何疑。」此等诗句如冰冻啤酒。疲惫时,可以狠狠灌下,再把酒樽重重往台上一顿,非常痛快。

深紫色的薰衣草浴汤散发着怡人香味,热热的水令身体很轻松。捧着他的词选,刚巧翻到他洗澡的小令,有修行的人应该会喜欢:

自净方能净彼,我自汗流呀气。寄语澡浴人,且共肉身游戏。但洗,但洗,俯为世间一切。

苏先生如此才情落在官场斗争,着实委屈了自己;幸好他喜欢洗澡,甚至会擦背:

水垢何曾相受,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

笑得我直打跌。原来他是受不得力的。那身体那会没泥垢呢!不过他真是无可指责的。我喜欢他对擦背人的仁慈,可能会给丰厚小费。是的,人原是无我的,来这世间不过是客旅,是寄居的。「梦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终于也是打从心坎裏明白无我的吧!

佛陀的教法渗入了苏东坡的文字之中,他的情怀也一早渗进了曹雪芹的心中。

「昨日出东城,试探春情。」不知这是不是探春名字的由来。我早已奇怪,此名艳极矣,立意新颖,究竟怎样设想得来?

苏:「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曹:「非银非水映窗寒,拭看晴空护玉盘。」当然是苏先生的立意较佳,曹先生只好把这诗分派给初学诗的香菱了,而且只是她刚刚跟黛玉学写的第二首。

苏:「墙裏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裏佳人笑。」黛玉:「桃花窗外东风软,桃花窗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

偶尔修眉。苏先生也「尊前呵手镊霜须」。我早生华发,他「雪颔霜髯不自惊」,又说「莫唱黄鸡并白发」,有助我坦然接受时光流逝青春不再,同时亦「不用悲秋,今年身健还高宴」。

苏先生可以把梦境记得很清楚:「梦中了了醉中醒,只渊明,是前生。走偏人间,依旧却躬耕。」还有那着名的「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他爱惜女性,给友人的小妾也写过好些赞美的词句,最富禅味的是记下了寓娘的一句「此心安处是吾乡」。她因乌诗台案间接受到牵连,随丈夫黄某去了广西一趟,好不容易回来。苏东坡心中应该很不好意思,再见到她时赞她变年轻了,气质像南国的梅花。心中常保平安喜乐的人不那么显老。苏先生恭维得好。

朝云夭亡,苏先生怀念她,写下:

白发苍颜,正是维摩境界。空方丈散花何碍?朱唇箸点,更髻鬟生彩。这些个,千生万生只在。好事心肠,着人情态。闲窗下敛云凝黛。明朝端午,待学纫兰为佩。寻一首好诗,要书裙带。

她在他心中永远都是美丽善良的,有时也会为了他的际遇而担忧;曾相约明年端午学屈原那样戴上秋兰作佩饰,找一首好诗写在裙带上。想到苏先生弯着腰,在艳丽的裙子上写上肥嘟嘟的字,口角念着美丽的诗句;小房子中,正焚着带麝的沉香。那是一种比较浓的气息,不似花香般轻柔、绿茶香般清冽;而是古老的木香,再添点动物的奶香,较重火味,抽过烟的人会得喜欢。

房间的玫瑰香早点燃净尽。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