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西游记2013

第296期明觉   文:梁锦萍| 2013-02-20

喜剧之所以吸引,往往是因为它能轻松地扭转人们对事物的刻板印象。2013年的贺岁片《西游.降魔篇》中,周星驰把家传户晓的唐僧塑造成有趣驱魔人;同时试着消融二元对立的概念,清新可喜。

1995年,刘鎭伟导演,周星驰、吴孟达 、罗家英、朱茵等演出的《西游记第一百零一回之月光宝盒》和《西游记大结局之仙履奇缘》,早已成为各大学电影学系的经典研习个案。实难想像十多年后,还能在这古老的题材再翻出什么新意。假使大家不大健忘的话,该记得打从粤语长片《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开始,唐三藏给观众的刻板印象:青靚白净、善良、食斋,兼整天念着“喃嘸阿弥陀佛”。《月光宝盒》和《仙履奇缘》中,更把唐三藏推演为极之啰嗦的人物。相较各式各样的妖魔鬼怪,如牛魔王、铁扇公主、蚌精蛛妖等,唐三藏是没有性格的脚色。要命的是常伴唐三藏身旁的猪八戒,咸湿贪食、好逸恶劳;而孙悟空则情绪上落巨大,兼桀驁难驯,行为极难预计和控制。可能猪八戒和孙悟空都是人类性格的原型,轻易赢得观众的注意;结果多年以来,老实诚恳的唐三藏,成了一个不大起眼的大配角。难听点,他在人们心中直是闷蛋一名。

2013的周星驰《西游记》,成功打破观众对唐三藏一贯的刻板印象。这电影中,描写少不更事的唐三藏怀了除魔弘道的抱负,尽管不懂武功却立志成为另类驱魔人──矢志唤醒妖魔内在的善良本性。故事重点放在唐三藏遇上女驱魔人(舒淇饰),这个武艺高强的女驱魔人,对纯真而心地善良的唐三藏爱得死心塌地,处处守护。碍于心怀理想,唐三藏一直拒绝女方爱意。直至孙悟空妖性大发,对女方狠下毒手,唐三藏才承认心里一直深爱着对方。抱着想爱又不能爱的人,在怀中灰飞烟灭;在极之哀恸下,唐三藏顿悟自己一直坚持的所谓大爱,其实并不排拒种种小爱;顷刻间,消融了内心对大爱小爱的二元对立。原先偏执顽固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最后,唐三藏把女方交他的遗物──无定飞环──转化为降服孙悟空的金刚圈。

看着刺激感官神经的飞剑、飞环、火海等3D科技,活像置身电子游戏世界之中。电脑特技促使各类对比元素来得更是淋漓:公认靚仔的罗志祥(小猪)成了粉头白脸的空虚公子,处处给四个年龄外貌堪作他阿娘的散花阿婶气得半死;威力强大的天残脚原来是残疾弱肢;威风凛凛的孙悟空竟是矮人一大截的小小猴子等等,导演把各种对比元素和约定俗成印象来个大颠覆。

严格来说,这是一出科幻片;观众抱着新春热闹开心的期望入戏院,并不管它有甚么人生大道理。喜剧的无厘头,建基于人间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等悲剧元素;它的威力,体现在胡闹形相之下、挑拨感官之余,能打乱观众惯常思考模式,轻轻松松地带出内在信息。观众在一番狂笑,身心大放松后,对唐三藏在电影结尾时说的警语更易留下印象:大爱本来包含了小爱;执着过才明白放下,贪爱过才晓得布施。

祝愿各新春平安,如意吉祥!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