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灵魂的自白

文:梁锦萍    图:Maseedis Kay| 2015-08-03

「生死皆是大事。要死得好,先要活得好!」

「佛教生死观」(2015)--衍杰法师


投放的,值得吗?

这是我的丧礼。蓝白两色布置的礼堂,正中央放着我的相片,头顶挂上「息劳归主」四字。我的棺木,静静地放在偏厅。唉!臭皮囊真是臭皮囊!几十年来花了多少金钱保养它,补眼、植发、护骨、补肝、补肾……这个既硬且臭的尸体,揭露了种种长生不死的谎言。

生前我花了极多时间心神在工作上。林老总--我的老板,从紧凑的日程中,挤了点时间来参加丧礼。他签了名,跟我女儿问候几句,向大堂的相片鞠躬。遇见公司同事,也不忘交代工作,手机铃声更响了起来。交谈几句,蹙蹙眉头,便径自离开了礼堂。灵魂的感官可强烈,我听见林老总在途上说:「好了,找到人替代老陈(就是我),真好。明早叫他上来,跟他介绍工作范围。」听到他的话,我的心不由得火起三丈!大半生为公司卖命,朝九晚十,跟家人度假也要忙公事。两年前家母去世,送完她上山,便要立即返公司拼搏!眺望扬长远去的林总,禁不住深深唏嘘。「这生所投放的时光和心力,值得吗?」


美好的,错过了!

回到礼堂,八位老同学安静地交谈着。容颜都显得疲倦、苍老了。毕业廿多年,除了偶遇寒暄几句外,也未曾促膝长谈过。他们的思绪飞回年轻纯洁的岁月,也唤起我尘积良久的回忆,还有那一连串为了名成利就而埋葬了的理想。只余下灵魂的我,这些都变得很轻了。那份自愧又算是甚么回事?记得了,曾经有些老同学尝试联系我,但筹算过他们没有交往价值,便故意「看不见」他们的电邮。还有一群在不同阶段结识的朋友,前来送我最后一程。看着他们哀愁的脸,刻意颂扬我的光明和善良,故意遮掩我的阴暗面,真不由得从心底感激。「真后悔从未用心跟你们交往!平白错过了更丰盛的人生。」


挚爱的,请用心去活!

我的太太、女儿都穿了黑色套装。消瘦的脸庞尽力挤出笑容,好应对各式各样的来宾。为了得体地招待我的亲友,确实难为了她俩。自我离世开始,她俩难得睡好一觉,还要一一联络亲朋好友;由申领死亡证至安息礼拜每项细节,妻子都亲力亲为。女儿编写纪念册子,不知多少次哭成泪人。原来,我在她俩生命中如此重要。我的离去,诚然在她们心田挖了一个好大、好大的洞!愧疚她们待我,远比我对她们殷切。如今她们的眼泪,如利刃刻进木块,深刻刮在我的心田上。「挚爱的,懊悔我未曾重视妳们。原本美好的时光,都在我未能全心全意下,白白溜走了。」

灵魂都是身不由己吧,下一刻便不知飘荡到哪儿去。我会到天堂吗?或者,在六道中生死轮回?这刻,才知道灵魂本来轻若云絮,却被前尘种种错过和愧疚,如铅铁般缚着然后坠下。每次坠下,要使出莫大能量,才可以向光明的方向前进。假使我生前能善待他人,好好善用有限的一期生命,现在应该可以轻盈地,奔往金光闪烁的那方。「亲爱的,请你们用心去活。只要活得好,自然也会死得好。」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