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 作者
Justin Whitaker
Justin Whitaker

Justin Whitaker 文章

十方人物
有甚麼人生經歷會令一個人成為弘揚佛法的教師?Josh Korda所走過的道路或許跟一般人想像的大有分別。他沒有穿過袈裟或在寺院中學法,也不用「後嬉皮」禪修者那種壓低嗓音的語調說話。這位修習佛經和打坐多年的Josh,除了有看來年輕的笑容和慈悲的目光外,穿的是城市人的時尚衣服,頭顱和手臂都滿布紋身。事實上,在Korda出任認可教師的「逆流佛敎禪修會社」(Against the Stream Buddhist Meditation Society)裏,紋身是頗為常見的。向他傳授佛法的會社創辦人的Noah Levine,也有很多紋身。
文:Justin Whitaker| 2017-12-19
全文 >
分享
文化薈萃
佛教在西方世界近年日漸普及,那麼歐美各國現在究竟有多少佛教徒?要回答這問題,當然首先要解答另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我們怎樣界定佛教徒?學者J. Gordon Melton和Constance Jones在近期一篇學術論文中表示:「要估計佛教社群有多大,我們可以由各種佛教協會和中心入手,看看他們怎樣理解自己有多少成員和支持者,或是由個人出發,看他們的自我身份認同(這是宗教調查所採用的方法)。當遇上邊緣情況的個案,兩種方法都能提供有用的見解,但也各有不足之處。」
文:Justin Whitaker| 2017-11-23
全文 >
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