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做一隻有情的刺猬

文:吳志軒| 2017-02-13
廣告 X

一群刺猬在寒冷中嘗試互相靠擁取暖,越近越暖所以越行越近。一旦緊靠,卻忽然被身邊的刺猬刺傷,本能反應又反刺對方。走得太近會互相刺傷,太遠又不能抵禦寒冷,唯有保持恰到好處的距離。這個理論可以應用於日常的人際關際當中,不論是家人、情人、同事、朋友。

雖然這個刺猬困境理論(Hedgehog's dilemma)由哲學家叔本華提出,但是筆者卻是在年青時從作家三毛的著作中第一次接觸。當時記得的第一反應是覺得刺猬很蠢,如果想取暖為何不放下防衛的刺,讓大家可以靠近一點呢? 在這一點上,筆者又想起青蛙送蠍子過河的故事:蠍子求青蛙背自己過河,明明答應了不會傷害青蛙,卻又在臨到岸前螫了青蛙一下。中毒的青蛙問溺水的蠍子:「為甚麼?」蠍子說:「這是我的天性。」

人亦有其互相侵害的天性,而這些天性都是經年累月演化而成。在市場經濟當中,明明合作互惠共贏比單打獨鬥好,但是為何還要「起扛」,自己人先內鬥一番?明明一家人血肉相親,為何要鬥到反目成仇?原本情人眼中的西施,為何變成怨家的眼中釘?

要解決現今社會合作的問題,除了溝通、管理、政治等技術外,佛教對人心的理解和修習有深遠的貢獻。不同的個體走在一起成家立業,一定有共通互Like的地方。但是頂級的鑚石在超級放大鏡下都可能有瑕疵,日久生情之後又因為深入了解而日久生厭。憎愛分别的心就是我們的刺,亦是我們的天性。試回想Facebook以前只有Like的選項,大家就算不按Like亦不用Angry。現在可以選Angry、選Sad,就反而更覺好Angry、好Sad了!有朋友説不表達不宣洩很壓抑,但是表達了宣洩了又可以拉近大家的距離嗎?可以抒解內心的不滿嗎?

有人説競爭是香港經濟的動力,筆者認為香港人的善心和互相守望的精神亦是一重要的支柱。而這一份善心和負責任的精神久而久之轉化成強大的道德力量或道德資產。雖然這份道德資產不斷被急功近利的市場行為侵蝕,但香港人的善心、專業精神令這一片福地歷久不衰,在危難時無分彼此地共同努力。有朋友曾經向我解釋何謂風險和不確定性,他說關鍵不是外在無可預知的風險,預見黑天鵝、預見災難,而是我們的錨、我們在大海中的定海神針。這個錨在股市中是優質的大藍籌,在工作中是互助互勉的圑隊,在家庭中是白菜也好味的摰親,在香港是香港人的善心和互助精神。而在佛法中,人心的錨就是佛法僧三寳的慈悲與智慧。有了這些錨,我們方能身心相安,不畏風浪。

願一切有情快樂,傷者早日康復!

作者 - 吳志軒
瑞瑩資本創始人丶首席投資總監,在亞太資本市場擁有超過15年的經驗。Ernest以Phi Beta Kappa畢業於芝加哥大學,獲經濟學學士和國際關係學碩士學位。2007年於香港大學獲佛學碩士,2016年獲哲學博士 ,研究佛學經濟學的題目為可持續經濟發展的投資模式。現為港大佛學研究中心客席助理教授和校友會會長。專欄名稱:【不經不覺】。

希望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 按此捐款,支持佛門網,繼續為大家提供精采的內容。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