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家庭暴力事故中的自性作用(下)

第254期明覺   文:郭錦鴻| 2011-07-13

(續上)

其實,有不少專家都指出,施虐者在施虐時喪失了理智,但在事後都會感到後悔。假如一直沒有處理好問題,只是暫時擱置它,這就好像積下了電腦病毒一樣,並沒有隔離或移除,久而沉澱,便成為下一次爆發的計時炸彈。我們常言,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念就是一心,是一個人的心念活動。初期家庭暴力的發生,很多時都是偶然的。大部分施虐者都不是處心積累的,如上所述,往往有「一念刺激」成為導火線,才會由爭吵變成襲擊。施虐者受刺激時,短暫喪失了自我約束能力,行為會不受理性思維驅使。一念觸動之際,心生兩路:一路是衝著發洩的快感而來,但這樣卻必陷地獄;另一路卻是自性在發生作用,努力地縮小自己,讓自己趨向菩提。這兩道會引發極大差異結果的走向,在一殺那之間生滅互動,如何選擇,便取決於當事人能否抽離自身去對抗衝動思維,是否能用一念意志把自己從分岔路中導入正軌。就像電影《大隻佬》的末段,了因(劉德華飾)抽離自己與心魔對話、對抗,最後大徹大悟一樣,此中的力量是殊不簡單的。其或隱或存,很視乎當事人是否存著一種信念,是否能啟動自性之智慧。

「自性之智慧」就是一種對生活本質價值透徹體會和掌握的態度,乃由日常生活中不斷自覺而提煉出來。「自性之智慧」具有不雜不變、清純真實之特性,當一個人為瞋恚所蒙蔽時,這種深植於當事人心中的「自性之智慧」仍然能夠八風不動,也許當事人看到他人的一個表情、一個動作、聽到他人的一句話甚至大自然風動之聲時,內心會有所觸動,自性發生作用,智慧遽現,自心世界和現實世界都突然轉化,達到境隨心轉,豁然開朗。

要知道,瞋恚到底是一種「心所」作用,即自心能生的精神作用,這種作用能使自心熱惱,不得安寧。而自性智慧卻是一種自體的實智,要使施虐者重拾理性思想,就要力求讓他們以自體實智抵擋妄念生發,破除業障,從而使自我約束能力提升。

換言之,家暴施虐者很多時是受業障蒙蔽而生起妄念,他們最需要的不是懲罰,而是幫助。這裏所說的幫助,不是純粹單方面的幫助,而是包含自力和他力在其中的幫助。在此之中,「他力」固然是重要導體,「自力」更是不得忽略的金鑰。

唐代的趙州從諗禪師(778-897),在參謁南泉普願(748-843)期間,專責在廚房生火。有一天,趙州突然在廚房燒起火頭,並把廚門關上,將自己困在廚房中。

  「快來救火!快來救火!」趙州大喊。

  僧眾聞知廚房失火,便立即趕到,企圖把趙州拯救出來。可是,他們見廚房門緊閉著,而濃煙不斷滲出,抬頭望,只有大家也攀不過高高的窗口,實在束手無策。

「和尚,我們可以如何幫你?」

「能夠說出此中真義,我便開門!」趙州叫道。這時眾僧才明白趙州是在考驗大眾。如是者,大家便一塊兒地苦思。

「想到嗎?說出來,誰能語契,我便開門!」趙州再叫,但眾僧仍然無法回答。

此時,趙州的師父南泉普願走前來,不發一言,卻把廚房的鑰匙從窗間拋進去。

趙州看到鑰匙,終於啟門而出,安全離開了廚房。*

故意放火,自然不該學習。趙州從諗的「出位言行」,在禪宗史上卻是歷來公認的。生火本是他的職責,對他來說,是日常要做之事。他卻把自己關進廚房然後生火,以此寓意熱惱往往出現於日常生活當中,多是自己造成,就算我們向外人求救,心情得到疏導,但事情也未必能真正得到解決。他要求眾僧「道得即開門」,希望藉此測驗他們在這方面的修行功夫與思辨能力。

解鈴還需繫鈴人,眾人見狀自然無對。其實,真正要「到位地」幫助熱惱障蔽之人,必須先以同理心從對方的處境著想(自力思維),而不是先從自己(外人)的角度出發(他力思維)。前者的考慮是「如果我是他,我現在最需要的是甚麼?」後者的考慮卻是「我應該怎樣救他?」當然,兩者同具價值,但對於要即時為人解除熱惱方面,兩者的意義和作用卻是頗為不同的。自性之門固然要親自開啟,自心方見大道,這就是「自力思維」,但這並非說任何人都應自行面對困難。筆者始終認為,「支援在他,解決在己」,作為外人,要先接受當事人沮喪和憤怒的心情,盡量為他們重建情緒形態,改變他們的非理性思維。有時候,旁人一句說話,會引發他想起生活中的愉快圖像和回憶,讓其貫注於精神體驗,一念之間,妄念消散,自性顯現,也許,鑰匙就在此。

家庭暴力施虐者,往往被社會標籤成具有「以個人期望、需要及利益為依歸的傾向」、「習染不良嗜好,如酗酒或賭博,或患有精神病」等角色常態,雖然,把這些標籤當作是研究的材料,情有可原;但假如把這些標籤作為進一步懲處施虐者/強逼其與至親隔離之理由,一開始已從「犯人」而非從「病人」的角色對待他們,這其實是把他們推向另一個地獄的深淵。

長年累月活於非理性思維中的施虐者,生起熱惱的一念間,經常選擇地獄,久而久之,假如這種選擇的傾向沒有經過適當整理的話,地獄的「選擇意向」就會沉澱,也許很快就變成一種慣性,自性作用長年受蔽,在沒有出路下,每次一念生起,都走向地獄,最終導致家庭暴力的發生。

故事中,南泉普願扔鑰匙的動作,就是真正做到「到位」的支援了。鑰匙對於廚房以外的所有人,其實不具價值,但對趙州來說,卻是拯救性命的關鍵。趙州並非不開門,只是緣於沒有這把鑰匙。外面的人(局外人)如能針對趙州(熱惱者)的需要,對症下藥,以同理之心,為他設想,從而找尋他所需要的鑰匙,最終定能協助他開啟自性之門。其實,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彌陀。心善到處天堂,淨土是隱是現,關鍵在於能否護持自心,常恆無染。

*有關趙州從諗與南泉普願的故事見載於《景德傳燈錄》,卷10,《大藏經》,第51冊,頁276c。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