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悉曇拾趣:御朱印與悉曇

第269期明覺   圖、文:道觀| 2012-01-06
中間書法為朴筆體種子字hāṁ。中間書法為朴筆體種子字hāṁ。
中間書法首字和寶印均為千眼千手觀音菩薩種子字hrīḥ(與阿彌陀佛種子字同)。中間書法首字和寶印均為千眼千手觀音菩薩種子字hrīḥ(與阿彌陀佛種子字同)。
寶印為六觀音(聖、千手、十一面、馬頭、准胝、如意輪)的種子字(sa, hrīḥ, ka, haṃ, bu, hriḥ)。寶印為六觀音(聖、千手、十一面、馬頭、准胝、如意輪)的種子字(sa, hrīḥ, ka, haṃ, bu, hriḥ)。

香港朋友到日本的寺院參訪,一般會比較注意寺院自然景觀和唐風古剎的建築特色。實際上日本的寺院還保留著現今漢地寺院沒有的佛教傳統和寺院文化,除了本欄上幾篇提及到的密教悉曇外,還有寫經和朱印。

大乘佛教認為抄寫經文能增長功德,在印刷術還沒普及以前,抄寫經文更是保存和傳播佛教思想的主要途徑。抄經傳統因而於漢地得以發展,北宋以後才逐漸被刊經所替代。

日本不少寺院至今還保留著信眾抄經的傳統。抄經一方面給抄寫者一個專注和滌淨心靈的機會,另一方面以此迴向供養。善眾把抄寫完畢的經文交給寺院,寺方蓋上一印,以茲記証,稱“納經印”。後來到寺院參拜的人都想來取印,形成現在日本佛教裡朱印的傳統。

過去日本只有貴族和武士才可用朱印,一般庶民直至明治元年只用黑印,所以朱印在日本特顯尊貴。現在日本除了佛寺外,神社也有朱印。朱印與一般旅遊的紀念印章不一樣,有一定的規格,參訪者需要提供“朱印帳”,然後請求寺院負責人即場以毛筆寫上地點,日期和與寺院相關的字句,並蓋上朱印。以附圖京都真言宗古剎千本釋迦堂朱印為例,朱印從右起為:1)札所印:“新西國靈場第十六番”;2)寶印:六觀音(聖、千手、十一面、馬頭、准胝、如意輪)的種子字(sa, hrīḥ, ka, haṃ, bu, hriḥ);3)寺印;黑字書法從右起為:4)奉拜,5)日期,6)本尊名:“六觀音”,7)寺名。

所謂“札所”是指發放護符(札)的寺院和神社。日本從平安時代起(八、九世紀)便有“靈場巡禮”的記載,信徒發願到一系列的寺院參拜祈願,是在家信眾的一種宗教行為,也可以看作小規模的朝聖。此處提及的新西國靈場於昭和初年定為三十三寺院,後來增添為三十八,千本釋迦堂為第十六。千本釋迦堂以釋迦如來為本尊,但寺內以六軀木造觀音聞名,因此朱印取六觀音種子字為寶印。而所謂寶印是因為過去有種子印具本尊加持力的說法。

除了一般的漢字書法外,部分寺院的朱印還配上悉曇書法。例如褔岡千如寺附上觀音菩薩種子字hrīḥ,京都聖護院門跡以朴筆(像刷子的一種平筆)寫上不動明王種子字hāṁ等,風格獨特。

日本佛寺朱印各具特色,不諳日語的朋友下次到日本寺院參訪時,不妨帶上一部“朱印帳”(或在當地購買),然後跟負責人說:“御朱印をお願いします。”(goshu’in-o onegaishimasu)。除了作為旅遊紀念或蒐集外,也是親身體驗佛教寺院文化的一種體現。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