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的謙卑,及不上父王的一半:不丹公主訪港之行

文:願良    圖:Tim Liu, Craig Lewis (New Light Dreams), Ashi Kesang Choden T. Wangchuck| 2016-05-20
不丹公主Ashi Kesang Choden T. Wangchuck不丹公主Ashi Kesang Choden T. Wangchuck

來自「全世界最快樂國家」的公主,會是怎麼樣的呢?初見不丹公主Ashi Kesang Choden T. Wangchuck,淡掃蛾眉的她,衣著低調而不失大方,令人感覺舒服。細看公主與同行的僧團相處,可見她對出家眾的敬意,彼此之間又像朋友般親近隨和。


公主及喇嘛在佛門網安排下,參觀跑馬地東蓮覺苑。公主及喇嘛在佛門網安排下,參觀跑馬地東蓮覺苑。

當我主動與公主交談時,她主動伸出手來,握手示好,全無公關工程的刻意和矯飾。聊過數句之後,發現與皇室貴冑交流,與走進尋常百姓家沒有分別。「老實說,我來採訪之前,心裏在想:一個國家的公主會是怎麼樣的呢?」我直接把心裏的想法告訴公主。聽罷,她莞爾並作勢說道:「你想像我會穿著奇裝異服,一整天這個樣子嗎?(右手高舉至肩前,手掌伸直,一副聖者俯視天下的『尊容』)」


「公主真的很謙卑呢!」我說。這句話也許令公主感到意外,她一臉尷尬的回應:「我可不算。與父王相比,我的謙卑比不上他的一半!」



對於公主的謙卑,與我同行的同事說了這句:「她是一位修行者。修行讓一個人完全不同呢!」曾經有一段時間,公主在家裏接受寧瑪派頂果欽哲法王的教育。台灣劇作家賴聲川與法王親近,他這樣描述眼中的法王:「從仁波切身上散發出來的慈悲讓整個空間充滿一種慈祥,讓我想到,慈悲的力量原來可以是那麼地強大,好像具體在空氣中可以觸摸到的一樣。在他面前,彷彿人生中所有多餘的一切被撥開,讓我們體現到一種特殊的寧靜與智慧。」1看見公主,不期然想起法王。


東蓮覺苑藥師殿東蓮覺苑藥師殿

公主擔任不丹唐卡修復中心的執行總監,不但熟諳佛典古文,平日更經常親手處理唐卡的修復工作。上月,公主與不丹中央寺院機構 (Central Monastic Body)古物及聖物部門的主管Lopen Pema Gyeltshen喇嘛等接受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邀請,來港舉行沙壇城展覽及彩沙繪畫工作坊,與眾同樂,並主持講座闡述唐卡的修復工作。她特意與喇嘛一同接受佛門網訪問,以下用問答形式摘錄箇中內容,務求更加原汁原味。



佛門網:公主閣下,您本人致力保存並推廣不丹的文化遺產,可否談談您的志業?


公主:這不只是我的個人志業,是集體的。不少人比我做得好多了,例如出家的僧眾,他們是國家文化遺產的守護者。還有很多人在身邊幫忙,我也嘗試這樣去幫一把。


佛門網:不丹有多少文化遺產是公開展示的呢?


公主:樂觀估計也只得百分之五左右。很多文物、聖物都在寺院裏面,你要走七、八個小時的山路才可以看到它們!公眾可見的通常只在節慶時才會看到。


佛門網:不丹有博物館嗎?


公主:有,但最珍貴稀有的文物大概不會在裏面。我們有好一些古物,但最重要的通常都放在寺院內,當作聖物處理。


佛門網:博物館的展品都是借回來的嗎?


公主:是的,大都屬於某特定群體或寺院的,他們都著緊要拿回展品!佛教徒普遍認為聖物給社群和寺院帶來加持。聖物不在,他們會有點緊張。


佛門網:您主理的唐卡修復中心是怎樣的?遇到甚麼困難?那些唐卡屬於誰的?


公主:首先,我們在政府層面推行修復工作;另外,當然還有出家眾。十二年前,亞洲藝術品修復專家Eddie Jose2開始教授僧眾。工作上的困難大都與財政有關,我想全世界也是這樣吧。地理環境也是個難題,其他國家可沒有這個問題──人們把唐卡拿到博物館或修復中心,修復完成後就拿回家去。在不丹,很多畫作都不放在博物館內,存放的地方沒有車路可到。去年,僧團要走七、八個小時去一家寺廟,並留在那裏工作。我們有超過二千間寺院,要走的路挺長的呢!


佛門網:僧眾的訓練完成了嗎?


公主:是的,現在有三位當了老師,去年開始教導年輕一代的僧才。他們對工作很有熱誠,我看見也很開心!



公主修復唐卡(圖:Ashi Kesang Choden T. Wangchuck)


佛門網:不丹最古舊的唐卡有多久?


公主:直至目前為止,我們找到最古老的來自十四世紀。它屬於伏藏師貝瑪林巴(Pema Lingpa,寧瑪派五位大伏藏王之一)創立的一所寺院,描繪大師在定境中到訪蓮師淨土。


佛門網:它的圖騰與西藏的唐卡相似嗎?


公主:也有相似的地方,如自然環境是由西藏、中國和印度借來的。不丹的唐卡也有獨特之處,其中一些動植物只會在不丹找到,我們可以從這些方面判斷唐卡是否來自不丹。另外,不少唐卡是關於在不丹聲名顯赫的喇嘛,例如竹巴噶舉傳承,還有夏仲阿旺朗傑(Zhabdrung Ngawang Namgyal Rinpoche)(統一不丹的大修行人)。


佛門網:金剛乘的竹巴噶舉傳承是不丹的國教。作為佛教徒與否,是不丹人身份的一個重要指標嗎?


公主:某程度上也是,佛教對我們的文化和歷史影響深遠,即使是民族服飾和社交禮儀也來自佛教。不過,倒不如說不丹的精髓在於人的核心價值──有慈悲心、有誠信。我認為這些都是人的基本素質。


佛門網:現在不丹變得更現代化,人們對金剛乘佛教依然有興趣嗎?


公主:現在我們正處於一個十字路口。國家畢竟要發展經濟,必須取得平衡。社會也有問題:罪案多了,破碎家庭也多了,也有青少年吸毒或離家出走,跟其他國家都一樣。我們可不是大家口中的香格里拉!慶幸我們的領袖懂得以身作則,我想現在不丹還是朝著正確的方向去走。


佛門網:沙壇城給觀賞者及展示的地方帶來的加持很大。請問Lopen Pema Gyeltshen喇嘛,為甚麼安排在香港做一個無量壽佛(阿彌陀佛)的沙壇城?



在亞洲協會展示的阿彌陀佛彩沙壇城





有別於藏人,不丹僧眾徒手堆砌沙壇城而沒有使用漏斗,難度更大。


喇嘛:[公主代為翻譯]因為香港是個島嶼,香港人吃很多海鮮。在佛教的信仰裏面,殺生對人的壽命也有影響……請恕我這樣講……。[眾笑]


佛門網:您們真有心呢![笑]那麼,我們該做甚麼修持來延續沙壇城的加持?



喇嘛:若你是修行者,可以持誦阿彌陀佛祈禱文;不是的話,只要誦經迴向一切眾生,無論是動物或者你見過的人,希望他們都長壽,這樣便可以得到壇城的加持。


佛門網:您們對香港人有甚麼祝願?


公主:我早在四歲就來香港,有不少親戚朋友在這裏,跟這個地方緣份甚深。希望大家看過壇城,可以停下來,想一下,放鬆一下。人不是永遠都要做得更快、更好的。



沙壇城分解儀式(圖:Craig Lewis; New Light Dreams)



把彩沙裝成小袋分發出去,讓參加者領受加持。(圖:Craig Lewis; New Light Dreams)


感謝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協助安排是次訪問。


編按:如欲親睹公主的風采與氣質,請留意即將在「B頻道」推出的訪問錄影片段。



延伸閱讀:
一千雙保護唐卡藝術的手




1 馬修‧李卡德著,賴聲川編譯,《頂果欽哲法王傳》,雪謙文化出版社(2010),頁10。

2 Eddie Jose在日本居住了十一年,跟隨修復大師半田達二學藝;1998年獲日本文化遺產局認可其專業資格,為日本國民以外的第一人。除了唐卡以外,他並替博物館及收藏家修復日本、中國及韓國畫作。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