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有佛真好

文:妙凡法師    圖:網上圖片| 2020-05-16

讀佛學院時,每次在長廊下排班,一抬頭就會看到燕子神速的飛進牠們「豪華型」的住宅區;夜裏、清晨,燕子嚶嚶的聲音,也會不時劃破寂靜的星空,憑添幾分「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的孤獨感,我像參話頭般的念著,這長長的長廊,挨家挨戶的燕子社區裏,到底住了多少燕子呢? 

民國82年(1993)的暑假,來了一場好大的颱風,山上除了樹枝、落葉灑滿地外,許多樹木也都倒了,而佛學院土石、稻草築成的燕子窩,雖然絲毫無損,輕盈、瘦小的燕子,卻傷亡了不少。

那一天,我從外頭回來佛學院,路過紅色圓門時,看到依航法師一個人坐在村凳上,眼前大約有近百隻,渾身溼答答、一隻一隻筆直躺好的燕子,圓門一下子成了燕子的病房和停屍間,我先問候了依航法師,她點頭笑笑招呼我,說:「要不要一起來念佛?」  

午後,颱風的餘習還在,外頭一點風、一點雨,蕭蕭瑟瑟也清清涼涼的,我和依航法師二個人,用心祈願的為這些「我認為」已經往生的燕子念佛,希望牠們在佛菩薩的接引下,順利的往生佛國淨土。

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佛蹟」發生了,接二連三,燕子陸續「起死回生」,在佛號聲中及四目睽睽之下,毫不費力氣的站起來,不僅如此,牠們還展開翅膀,拍一拍,甩甩頭,順勢原地轉了二圈,出眾的儀式一點也不馬虎,我心想,這……佛號也太強了吧!竟然,把燕子都念活了?還是,牠們本來只是暈倒,根本沒事?不過,之前是生是死,也不是那麼重要了,重點是,關鍵時刻,有佛真好,活著真好。

爾後,帶著對佛菩薩的堅強信心,我踏上了弘法的第一站──「圓福寺」,一搬進竂房,大蜘蛛就登堂入室來拜訪了,天啊!我只要想到晚上睡覺時,牠很有可能會四平八穩的趴在我的鼻梁上,然後灑泡尿,然後,我的鼻子很可能會爛掉,然後……,沒有然後了,我覺得,現在、應該、馬上想辦法把牠請出去。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牠掃到畚斗裏,正在得意牠被我逮個正著時,仔細一看,牠已經縮成一團,完全是一副「掛掉」的樣子,死了?!我心裏充滿了罪惡感,除了萬分抱歉外,我得盡點道義責任,送牠往西天。 

在圓福寺的後院,有一棵大樹,我把蜘蛛放在樹下,夜裏很靜,一點微弱的燈光,氣氛寧靜安詳,我真心的為牠皈依三寶、念佛,也懺悔剛剛用力太大,所以才有這不幸的結果,希望牠在佛號聲中一路好走,才念了幾句,「佛蹟」又出現了──,牠竟然大顯身手,手舞足蹈的動了起來。當然,我也在想,剛剛應該只是暈倒,或者牠裝死吧?牠在原地轉了三圈,就瀟灑的揚長而去。(我心裏盤算著,這是繞佛三匝,聊表感謝我為牠念佛嗎?還是,頭暈晃三圈呢?)

燕子和蜘蛛,是因為念佛才起死回生?還是暈倒又活起來?真相到底是甚麼,對我而言,其實並不那麼重要,只要牠們活著就是好事。然而,對於佛菩薩救苦救難的大願力,我如是的相信,凡有三寶處,必是希望和光明的淨土。

編按:原文刊載自《人生是過堂》,佛門網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 - 妙凡法師
出生於1970,台灣嘉義人,於佛光山出家後,歷經寺院弘法、佛光會、青年團、學術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種弘法參與學習。為《人間福報》專欄作家,著有《人生是過堂》。現任佛光山宗委及財團法人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