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無|雙》—從別人身中覺察自我

文:李玉櫻    圖:由進念.二十面體提供。| 2014-11-05
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的刑亮,是科班出來的舞蹈家;新聞系畢業的黃大徽對舞蹈則有另一番概念。出身及性格迥然不同的兩位舞者,為整個舞劇營造出強烈的反差,這樣的融和,糅合出另一種新的風格和韻味。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的刑亮,是科班出來的舞蹈家;新聞系畢業的黃大徽對舞蹈則有另一番概念。出身及性格迥然不同的兩位舞者,為整個舞劇營造出強烈的反差,這樣的融和,糅合出另一種新的風格和韻味。

《無|雙》到底關乎零、一、還是二?刑亮與黃大徽的回答甚有默契——兩個人首度合作的舞,就想改個關於兩個人的名字,於是就用了「雙」,但「無雙」最後歸納出來的,反而變成「一」,這個一對他們來說是關於自我,充滿探索性的一齣舞劇。

「認識一個人是像照鏡子的過程,在認識別人的同時,我們也在認識自己。」黃大徽點出《無|雙》的創作概念,從別人身上的對照參照,了解自己之餘,彼此交流的概念和互動,也會讓某些新的元素呈現。

以舞蹈為主的劇目不離預設編排,《無|雙》卻又強調混沌狀態,刑亮強調,只在某些需要固定的東西上有編排的,並不是完全制定它,更重視彼此直覺上反應的默契,因此每一場演出都是不一樣的。刑亮雖是科班出身,卻未因此受到束縛,他認為他所接受的所有訓練,也是希望有一個轉化,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東西。他認為,佛教常講無常,他對這個演出經驗也如此待之。他認為只要有其他元素加進來,事情就起了變化﹕「你所能做的就是放棄所有對已知的東西的執著,只是當下覺察自己正在做的東西,才可看到真理和整個生命的奇蹟。」信仰佛法的刑亮,認為這事情就像禪宗公案,答案並不重要,當中「我是誰」的思考過程,才是最珍貴的。

黃大徽以一個著名的法國芭蕾舞者為例,說﹕「她的腳可以擱在這個位置。」他以手比劃了一下高度。其實在歐洲,很多芭蕾舞者也能做到這個動作,黃大徽提出那位舞蹈家的獨特之處﹕「儘管她和別人跳同一支舞,表現出來還是有些不同。」黃大徽引用該舞者的訪問對答﹕「有記者問她出台前緊張嗎?她回說﹕『當我發現自己不緊張我就很緊張。』」這讓黃大徽明白,這不單單在於能否做到一個動作,而是當自己的心如何去處理一件事,表現出來很不同,「投入時的精神狀態產生了分別,就如武功心法一樣。」


《無|雙》

主辦及製作︰進念.二十面體
日期及時間︰14-15/11 (Fri, Sat) 8pm, 16/11 (Sun) 3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節目查詢︰2566 9696
票務查詢︰3761 6661
網上訂票﹕www.urbtix.hk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