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監獄弘法 暢佛本懷:專訪暢懷老和尚

文:麥農 | 2016-05-04
暢懷老和尚慈悲與智慧雙運,為在囚人士講解佛理。他認為慈悲講「有」,是感情用事,便沒冤家對頭;智慧講「空」,是理智用事,也沒煩惱痛苦。暢懷老和尚慈悲與智慧雙運,為在囚人士講解佛理。他認為慈悲講「有」,是感情用事,便沒冤家對頭;智慧講「空」,是理智用事,也沒煩惱痛苦。

「在我眼裏只有眾生,沒有犯罪的輕重。」暢懷老和尚在接受我們訪問時表示,對他來說「眾生是平等的」。早年老和尚更在監獄中,為囚犯講經說法,實踐眾生平等的精神。那天我們前往天台精舍向老和尚請益,他還邀請退休的懲教事務監督戴永堅居士,一起訴說當年監獄布教的點滴。

監獄弘法的因緣

暢懷老和尚道:「那年代佛教界還沒有人到監獄裏布教。最初佛教護生會和我一起到赤柱監獄探訪,不過當時的探訪僅在逢年過節。」這種形式的探訪可讓在囚人士感到溫暖,然而要將佛法有效地沁進他們的內心,必須作更多的探訪。有鑑於此,暢懷長老於是獨自申請到監獄裏布教。

坐在一旁的戴居士想了想,隨即說到:「我記得那時大概是1993年至1996年期間。師父每個月來石壁監獄探訪兩次,每次都是早上九點到達。」石壁監獄位於大嶼山南部,在那年代青馬大橋仍在建設中,往返離島與香港的交通只靠渡輪。「師父必須一早從美孚坐車到中環,再從中環轉搭渡輪到梅窩,這路程已接近三個小時,來回則將近六小時。」

老和尚於1929年出生,1993年他已六十四歲。為了讓監獄裏頭的人,都能夠得到佛法的滋潤,一位年過半百的長者堅持每月兩次,長途跋涉,攀山涉水到石壁監獄弘法。這恰恰彰顯出老和尚為法忘軀的精神。

暢懷老和尚與定賢法師於天台精舍前合影。暢懷老和尚與定賢法師於天台精舍前合影。

懲教署對暢公的探訪甚表歡迎,除了派車到梅窩碼頭接送,也為暢公準備茶點及午飯。老和尚回憶陳年往事,笑咪咪地說:「他們非常有禮貌,很客氣,福利官還為我倒茶,準備午飯,探訪期間他還全程陪同。」根據戴先生的解釋,懲教署的福利官,負責及照顧犯人日常的福利,當中包括精神糧食。

所謂的「精神糧食」是指心靈的需要,譬如說宗教信仰。戴居士表示監獄裏也有信仰自由:「縱使他們犯了法,我們也不能夠剝奪他們的信仰自由。事實上,部分囚犯已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服刑期間他們更需要宗教上的開導及慰藉,因此對宗教的需求也較高。」署方會因應囚犯的要求,安排不同宗教的宗教師,譬如神父、牧師或法師,舉行宗教活動。「不過石壁監獄地處偏遠,想要邀請佛教師父來監獄探訪實不容易。老和尚慈悲,願意來探訪,我們實在求之不得。」

在訪問期間,老和尚的徒弟定賢法師為我們講解禪修對囚犯的益處。在訪問期間,老和尚的徒弟定賢法師為我們講解禪修對囚犯的益處。

監獄弘法的成效

監獄裏的守衛頗為森嚴。老和尚形容:「一路上必須經過五、六道門,而一道門都有兩名獄警駐守。囚犯不能夠一起來聽佛法,必須分組。每組大概二、三十個人。一批聽完後,才帶另外一批進去,所以每次弘法的時間只能在五十分鐘之內。」

為甚麼要分組呢?戴居士解釋那是基於保安理由,「石壁監獄的六百多名犯人,有兩百多名是重犯。所謂『重犯』是指被判刑十年或以上的囚犯。我們會分隔重犯和輕犯,即使重犯之間也不能互相關在一起。這也是為甚麼我們要分組的原因。一般是上、下午各分兩組人。」

無論是署方或在囚人士都非常歡迎暢懷長老到監獄中弘法。老和尚笑著說:「我去探訪,囚犯便有了精神寄託。我教他們打坐,讓他們的心安定下來,這樣他們就不會發牢騷。這有助署方管理犯人,所以他們都歡迎我去。相反,我沒去,他們發起牢騷,懲教署也就麻煩了。」

「確實如此。」戴居士斬釘截鐵地說,「那時石壁監獄是我管理的,所以我很清楚。師父探訪的那幾年,雖然監獄的『入住率』是百分百,但是監獄的秩序卻異常好。」從這點可以窺見佛法安頓人心的成效。

被譽為牢獄中的地藏王

囚犯之中,有些甚至更將老和尚比喻為地藏王菩薩。老和尚說:「當時有個囚犯跟我說,地獄有地藏王菩薩,不過監獄裏沒有地藏王菩薩。我以為他想要供奉地藏菩薩,於是我跟他說,那我請一尊地藏王菩薩給你供奉吧。他回答說,法師您就是我們的地藏王菩薩了!我希望您能每天來探訪。我跟他說自己沒空,不過可以派居士來說法。他就說,居士不行,沒穿長衫不夠莊嚴,還是師父來會比較好。」

菩薩曲就眾生機情,以何身得度,即現何身而為說法。觀音、文殊、普賢等諸大菩薩,隨類應化,示跡娑婆,皆以在家菩薩相,唯有地藏菩薩現出家比丘相。《大方廣十輪經》云:「是地藏菩薩,作沙門像,現神通力之所變化,有如是大莊嚴事。」

地藏菩薩為何以比丘相示現呢?其中一種說法,是眾生都以煩惱為家,而且不意願捨離這個煩惱的家,因此時常痛苦不堪。地藏菩薩示現比丘相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暗示大家要捨離煩惱,學會放下,不要執著。

監督戴永堅居士(圖右)於2006年退休。他說,2009年忽然想起暢懷長老,於是到天台精舍向長老尋求皈依三寶。其後,他朋友(圖左)亦經長老接引,皈依三寶,並受持五戒。監督戴永堅居士(圖右)於2006年退休。他說,2009年忽然想起暢懷長老,於是到天台精舍向長老尋求皈依三寶。其後,他朋友(圖左)亦經長老接引,皈依三寶,並受持五戒。

促使監獄素食的因緣

「師父除了教導他們佛法、打坐之外,還為發心皈依三寶的囚犯授皈依,當時有不少人發心皈依。皈依後,部分囚犯更發心素食。」戴居士如是說。

早期在囚人士想吃素並不容易,九十年代以前,懲教署只為在囚人士提供三種餐:第一類以米飯為主糧,第二以咖哩及薄餅,第三類是麵包和薯仔為主糧,那時並沒提供素食。「懲教署因應在囚人士的健康、宗教需要,提供這些餐單,譬如有些囚犯不吃豬肉,有些不吃牛肉,所以餐單中不含豬、牛肉,這主要是宗教信仰的考量。

「既然是基於宗教的考量,佛教也是一種宗教,而且有眾多的在囚人士選擇信佛,並發心素食,所以懲教署順其自然,為在囚人士提供第四類素食餐單。我相信這多少跟師父到監獄弘法有關。」

重塑越南難民的尊嚴

暢懷長老除了在監獄弘法之外,還接受越南難民宗教團體的邀請,進入難民營定期講經說法,並為他們爭取應有的尊嚴和對待。

70年代越南內戰,大批越南難民湧入香港避難。老和尚表示:「難民中有許多是佛教徒。1985年,我接受越南難民營宗教組織邀請,到喜靈洲、芝麻灣等難民營探訪。」

經過與政府多番磋商,老和尚為營友爭取在大會堂慶祝衛塞節(佛誕)。為隆重其事,營友於衛塞節前後茹素三天。1988年,在老和尚的感召下,兩位年輕的營友發心請求出家,老和尚便為他們剃度圓頂。

從現實的條件而言,無論是在囚人士或是難民營的營友,都比一般人更難聽聞到佛法。老和尚本著不捨任何眾生的精神,遂到監獄及營裏弘法,希望他們得到佛法的薰陶,獲得佛法的利益,這正就是菩薩行的寫照。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