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真正的除舊迎新

文:梁錦萍    圖:Maseedis Kay| 2016-02-23

時光荏苒,轉眼已是百年身。莫因小事,蹉跎一生,從心出發,改過自新,才是迎接新一年的最好態度。──衍陽法師《原來自己很有用》


懷抱怨恨 至死不見父親的伊利

伊利受不了父親惡言相向,踏入二十一歲取得成人身份,就倖然離家出走。她跟年輕八歲的小妹感情要好,離家的二十四個寒暑,斷斷續續跟小妹保持聯絡。伊利其實很關心小妹和家裏老爸的狀況。天氣轉冷就給小妹買外褸,怕小妹只顧學業不懂料理自己,閒來總給她購置些合身衣物。歲月催人,小妹由一個言聽計從的初中生蛻變為三十來歲的成年人,父親也成了滿臉皺紋的老翁。面對多年不斷探問家姐伊利行蹤的老父,為了信守承諾,小妹對父親始終守口如瓶。不過,望見白髮蒼蒼的老父,常牽掛離家出走的姐姐,小妹有時也幾乎忍不住要告知父親真相。另一邊廂,小妹三番四次告訴伊利,父親已步入暮年,整個人已變得柔順和可親,跟壯年暴躁的他可算判若兩人。可惜伊利緊緊抱著過去被父親痛罵的負面印象,每次都否定小妹的說法,有時候甚至激動得吼叫。

經歷過兩次中風,父親終於去世了。身為人母的小妹,默默帶領伊利到父親墳前上香。點起香燭,伊利想到過去種種,也禁不住想起一句話:「人的仇和恨,怎麼消耗了寶貴的光陰?你最憎恨的人躺在墳墓時,你倆的前塵往事,不就隨著縷縷輕煙,如幻如夢地飄到九霄雲外嗎?」伊利抱著父親的墳哭得崩潰。


放下傷痕 陪伴父親最後一程的嘉兒

五歲生日當天,嘉兒的父親因第三者拋下母親和自己。過去二十個年頭,嘉兒努力克服爸爸突然離去的惡夢。她接受了拿取綜援的事實,刻苦的半工讀去完成高中課程。捱過種種艱難,嘉兒終於考入了心儀的大學,開始過著自由而快活的日子。詎料,父親沒說半句便突然返回家中。原來,父親一年前確診末期肝癌,醫生告訴他已無甚麼可以延緩病情的方法了,著他回家好好休養,安樂地度過最後的時光。母親因著一夜夫妻百夜恩,寬恕了父親,並且接他回家善終。

嘉皃無法忘記當年痛苦,每次見到父親就怒上心頭。每想質問當日他為何如此殘忍,話一到嘴邊就吞了下咽,取而代之就是向父親瞪怒眼。父親是傳統中國大男人,習慣將心事放在心裏,對於過去發生的也絕口不提。愛也好,愧也好,都只是沉默。兩父女共處一室,氣氛總是怪怪的。為免母親傷心,嘉兒申請了大學宿舍,好找個理由逃避父親,也逃避自己。有一次,嘉兒憂傷地問輔導老師:「聽媽媽說,父親只剩下三個月性命,但我不想見他……我是不是很差勁的女兒?……我放不下被拋棄的傷害,真的好想報復他。眼見他身體日漸虛弱,內疚感卻漸漸取代了憤恨。」他爸爸很努力,熬住痛楚過了九個月。嘉兒給輔導老師WhatsApp說:「爸爸離死亡不遠了。這個我們都在預計之中。預料以外是我費了好大的勁去陪伴他。我真說不出甚麼『愛你、多謝你』的說話,但我每天默默陪伴在床頭,見到的是一個變得脆弱的、給癌病折磨的老爸。多年的仇恨像冰慢慢給融化了⋯⋯爸爸臨終時,嘴角帶笑似的,相信我的心意他應該收到了。」

去舊迎新,不是買新衣物、打掃家居這麼簡單。真正的去舊迎新,是從心底找出存放經年的怨和恨,好好在新一年下定決心,解冤釋結,從新做一個零心理負擔的人!


備註:本文受衍陽法師《原來我很有用》所啟發。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