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磨礪以須 搧風點火──楊大偉的綠色社企路

文:鄺志康    圖:Tim Liu、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17-12-12
楊大偉的招牌式燦爛笑容(圖:Tim Liu)楊大偉的招牌式燦爛笑容(圖:Tim Liu)
當選最新一屆傑出青年,證明David的綠色事業備受肯定。當選最新一屆傑出青年,證明David的綠色事業備受肯定。
Green Monday的素食運動滲透率冠絕全球,由數年前「無啖好食」,到現今主流餐廳不斷有綠色新煮意,全憑發願二字。(圖:Tim Liu)Green Monday的素食運動滲透率冠絕全球,由數年前「無啖好食」,到現今主流餐廳不斷有綠色新煮意,全憑發願二字。(圖:Tim Liu)
半年前Green Common在灣仔開幕,把綠色概念延續擴大到食品百貨,最近更在上環開了分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半年前Green Common在灣仔開幕,把綠色概念延續擴大到食品百貨,最近更在上環開了分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David和團隊的哲學是,好的東西,一定要認識它,甚至給予產品星級待遇,放在最當眼處推廣。David和團隊的哲學是,好的東西,一定要認識它,甚至給予產品星級待遇,放在最當眼處推廣。
陳一鳴是Google的前資深工程師,也是陳一鳴是Google的前資深工程師,也是"Search Inside Yourself" 課程的創始人。David常以「大哥」相稱。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高級政策顧問Charles McNeill對Green Monday讚不絕口,形容他們是開天闢地的一群。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高級政策顧問Charles McNeill對Green Monday讚不絕口,形容他們是開天闢地的一群。
David獲高等教育可持續性促進協會(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ustainability in Higher Education,簡稱AASHE)邀請到哥倫比亞大學及華盛頓大學作專題演講,將Green Monday的理念傳播到美國各大專院校。David獲高等教育可持續性促進協會(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ustainability in Higher Education,簡稱AASHE)邀請到哥倫比亞大學及華盛頓大學作專題演講,將Green Monday的理念傳播到美國各大專院校。

楊大偉(David Yeung)的目光,其實是很銳利的,而且遠大。


「無綠不歡星期一」這句口號,一眾素食朋友定然不會陌生。由他和魏華星共同創辦的Green Monday,是一間立足香港卻心懷天下的社會企業。短短三年半,旋即成為推廣健康素食文化的舵手。正如同他多次在訪談中強調,他要做開天闢地的事。平地一聲雷,過癮好玩,也充滿挑戰性。在幽默機智的回答裏,我們聽到他的初心,熾熱火紅,尤勝往昔。人生際遇委婉無常,楊駿業和楊大偉,只是一體兩面。跌倒的,都是行走的人。十多年磨礪以須,如今搧風點火,吹開的是一條漫長社企路。



全憑發願二字


當選最新一屆傑出青年,證明David的綠色事業備受肯定。David坦言,傑青得獎感受一共有兩種,長一點的,保留了給這次專訪。「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理所當然。企業肩負起社會責任,自然不過。我得獎,代表大家對環保的重視,同時亦希望能啟發更多人參與社企。」


Green Monday三年間有此成就,他謙虛表示絕對不是他一人的功勞,所謂傑出也不只是他楊大偉本人。素食運動滲透率冠絕全球,由數年前「無啖好食」,到現今主流餐廳不斷有綠色新煮意,全憑發願二字。「五戒十善首重戒殺,所以慈悲地球、慈悲眾生,是佛弟子的首要任務。發這樣一個慈願,然後用世間智慧執行,不可異議的因緣和合就此發生。」私心,也不是沒有,至少今天,他多了用餐的地方。


可不是所有社企都這樣幸運,因緣奇蹟更不是每天都會上演。大企業製造問題,造了業,個別社企站出來,提供解決方案,但它始終只能停留在小修小補的層面上,甚至充其量只是在收拾爛攤子,並沒有試圖針對制度、系統作出改變。對此David極表同意:「社企的定義是解決社會問題,而問題有分大小。有的社企集中提供一系列quick fix(速效應對),有的則是從根本處入手,以應付深層次的結構性難題。」到此,我們的話題轉到營運社企方面。



怎麼辦社企才好?


社企的難度從來是雙倍甚至三倍的,除了盈利外還要兼顧社會責任(即所謂的二重效益,Double Bottom Line)。如果按照學者John Elkington的三重效益原則(Triple Bottom Line )說法,還要外加環境責任,誠如Green Monday那樣。「想像一下,一個滿腔熱血但缺乏企業經驗的年輕人,本身能力未夠壯大、社會資本不足,結構性問題又怎輪到他去解決?」看似潑了一盤冷水,David解釋,這是很實在的考慮,不是看輕或者批評年輕人。「你總不能叫小學生參加碩士、博士生的考試吧?而社會系統的重大問題正正就是研究生級的題目。」長遠而言,David希望啟發到更多中、高層的企業行政人員加入社企行列。


社企在本港落地生根,是近十幾年的事。任何社會企業,除了企業家(Entrepreneur)自身外,David指出,企業生態系統(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的優劣也是關鍵所在。他以資金籌集為例,歐美盛行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投資者現在不只著眼在傳統慈善機構和NGO那種暫時性止血的功能上,而是更強調長期的社會投資回報(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只要有這樣一種平衡人才、創意、公司表現及社會理念等因素的健全企業生態,我們才能開始談解決社會上的結構性問題。」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和他的孟加拉鄉村銀行(Grameen Bank)舉世知名。通過低至一百美元的小額貸款,從而改變成千上萬孟加拉基層民眾的人生,尤努斯在社企界中地位超然,是一眾社會企業家念茲在茲的仿效對象。「即使像他那樣iconic(標誌性)的人物,也不是一步登天。」David笑言,他們其實是偷步起跑的。創辦那年,他36歲,在社會上打滾了十多年、持素十二年,過去每天都為「搵食」而煩惱,及後逐漸物色到志同道合的夥伴和支持者......一切可說是為了得以在2012年成立Green Monday而作準備。也的確很難想像,如果David是忽然心血來潮,只靠短短幾個月功夫便能創辦出這種規模的社企。


社企模式是大勢所趨,所以更不能忽視法律結構與合格認證這一環的重要性。在英國,有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CIC)的相關法規,美國則是由非營利組織B Lab 所創立的公益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簡稱B Corp)認證機制主導,新加坡早已有相關法規,台灣亦已開始探討《公益公司法》的草案,惟香港暫時未見有任何動靜。David上月剛從美國回來,收穫豐富,當中包括申請B Corp認證。他承認,社會需要時間整理屬於自己的一套規條出來,而在此之前,社企可以先師法外國,正如同他們那樣。



社企不是要賺人熱淚


除了缺乏相關法規和機制外,普羅大眾對社企的本質定義還是有點含糊不清。以英國雜誌《The Big Issue》為例,讓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以銷售雜誌來賺取穩定收入,自力更新。台灣購入了中文版權後,創辦人李取中曾言道,他們所販賣的是商品,不是憐憫與同情。縱觀香港有不少社企,似乎仍然採用「感性大於理性」的方式推廣自己,例如強調愛心、慈善、對某群組的關顧(最常見的是以聘請殘疾人士作焦點)。對於這個觀察,David肯定他們創立社企的原意不是這樣,但也大致同意一部分人可能或多或少有所偏離了,尤其在二重效益上的拿捏。「很簡單,假設你八成集中在社會責任上,只是兩成談經濟效益,那出來的結果很可能便是那種單純販賣感性的社企--明知你的食物不好吃,人家也會光顧你。」天底下沒一家社企能獨自解決社會上的所有難題,所以David贊成要百花齊放。社企固然需要適度以感性作招徠,畢竟它們真的為這些弱勢社群提供生計。然而到了最後,社企要超越感性層面,以帶來社會結構性改變作為目標。


「有些慘況,不是肉眼所能觀察到的。舉例說,陳大文是一位有心的農夫,他千辛萬苦在本地種植有機蔬菜,可是大型連鎖店卻祭出諸多理由留難他,嫌他售價貴、不合甚麼甚麼標準,可想而知,他的產品自然無法上架。這樣有心無力的小眾,多的是!他們慘嗎? 慘!即使最後讓他成功爭取到,結果很可能只是賣一件蝕一件。改變不了社會結構,這些小農會繼續給大店壓榨。」半年前Green Common在灣仔開幕,把綠色概念延續擴大到食品百貨,最近更在上環開了分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David和團隊的哲學是,好的東西,一定要認識它,甚至給予產品星級待遇,放在最當眼處推廣。「無他的,它們deserve。」佛教的如實觀、如是觀,他深得其要。好就是好,壞就是壞,不由分說。可惜市場顛倒是非黑白,消費者竟又甘心敵友不分。大品牌一擲千金,海量廣告充斥,其實是餵連鎖店舖服下定心丸大量入貨。「雙方都不是以消費者的好處作出發點,『圍威喂』佔領市場。消費者任由商家洗腦,味精、基因改造、致癌物質⋯⋯,通通照單全收。生產商『盤滿缽滿』,投放更多資源洗腦,市場側向有害產品,結果形成惡性循環,沒完沒了。」David一番話,誓要替消費者戒戒毒。



佛法是萬能的應用手冊


話又說回來,David堅持先有綠色經濟而後有綠色社會。Go Green,有代價的。「駕駛破壞環境,難道從此便叫大家游水過尖沙咀?又不是回到石器時代。」綠色經濟當然不能純講感性,David正在做的,就是打破既有的生態結構。「現在大家都很清楚,他們若不售賣多點素食產品的話,便會失去市場份額。」每次經過超市、餐廳,最教他振奮的是,又多了一點綠色選擇。


Green Monday 踏上國際舞台已不是新鮮事,David事先透露,來年的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史丹佛社會創新評論,SSIR,是社會創新與實踐業內最頂尖和最具前瞻性的期刊)春刊號將有專文介紹他們;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UNDP)的高級政策顧問Charles McNeill對他們的營運模式亦讚不絕口,形容為groundbreaking(開天闢地)。對David而言,社企最引人入勝之處,是它為企業家帶來的挑戰性和那種萬丈高樓從地起的殊勝意義。步人後塵的山寨版?對不起,「That doesn’t excite me, honestly.」企業家不等同商人(Businessman),他要做前無古人的事,其他的,一概沒法引起他的興趣。


賺到盡是大多數企業的寫照,David學佛多年,會時常思考到底賺多少才算足夠。「空空來空空去;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既不違背個人信仰,又能讓我繼續燃燒心中的一團火,更可以累積善業,所以說,社企絕對是我作為佛弟子和企業家的最佳出路。企業追求利潤最大化的過程,無可避免對社會造成損害。在我來看,因果是要還的。」經濟學家舒馬赫(E. F. Schumacher)1955年到訪緬甸後,留在那裏當經濟顧問,並提出佛教經濟學(Buddhist Economics)的理論──經濟活動的重點不在於物質發展最大化,而是如何使人類永續生存下去。社企自然是這個框架下的最優模式。David很高興,因為從來沒有在媒體訪談中觸及這些議題。「我衷心希望有一天Green Monday會成為佛教經濟學教材的一部分。」


佛使比丘(Bhikkhu Buddhadasa)提倡「法的社會主義」(Dhammic Socialism),主張透過佛法解決現今複雜的社會問題,締造眾生平等、不講求私利,以戒律、布施、尊重和慈悲為原則的大同世界。富豪現今的時尚是裸捐,蓋茲、畢菲特,最新加入的還有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賺多少便布施多少,不問回報,重視社會效益多於一切,彷彿隱約與這個理念相通。David 認為,理論跟實際操作是有一段距離的,想想看他們在企業這個大染缸浸了多少年方有如此成就。「年輕人不應以為商業社會是五濁惡世,蓮花也要與污泥共存才能出塵不染。菩薩是和眾生共處的,辦社企不代表有免疫光環,相反應該到更邪惡的地方度盡他們。」未知苦,焉知樂?這樣看來,佛法絕對是萬能的應用手冊。他笑說,如果我們日常生活中用不了佛學,不是佛陀的秘笈有問題,而是我們學藝未精。



置諸死地而後生


訪問當天,十多位德高望重的佛教領袖,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於巴黎召開第二十一輪締約方會議(COP21)前,史無前例地走在一起,聯署發表《佛教徒有關氣候變化的聲明》,呼籲與會各國領袖以慈悲和智慧,實事求是,共同努力處理問題。其實類似的聲明層出不窮,所在有多;經過之前多輪會議,也不見得我們對藍色星球的持續破壞有甚麼顯著改善。退一步來說,如果追溯至Helen 及 Scott Nearing的 Living The Good Life (1954),世界各地鼓勵綠色生活其實已有至少六十年歷史,六十年來到底我們真正走得有多遠?的確我們當中有小部分人醒過來了,驚覺不做點甚麼的話,世界恐怕會毀在我們手上⋯⋯但其實每個年代都有這種想法的人,他們在各自時代的局限下做了不少事情,但整體局勢是繼續走下坡,且未有停止的跡象。甚至有人會懷疑這裏開一家店那裏開一家餐廳,到底效用有多大?


「我是感到悲觀的。」David毫不諱言說。「發展就是硬道理。有哪個政府敢站出來宣佈,為了保護地球,暫停一切經濟活動吧!不可能的,想像一下你家中有多少衣服? 上班一套、睡衣一套、外出又一套、運動再一套⋯⋯物質消費伴隨經濟發展直線上升,這其實是貪瞋痴的終極體現。借發展之名,滿足無止境的欲望,而資源不是無限。我們永遠也無法取得中道。政府、企業、個人三方互相緊扣,卻互相『卸膊』──政府推說要照顧經濟、企業推說是消費者有需求、個人推說有心無力,不是他們範圍內的事。」我們的破壞力是以法拉利速度進行,修補則只有「十一號」(步行)的蝸牛式進展。最終結果可能是,地球大洗牌,大家回到石器時代,從頭來過。


「所謂置諸死地而後生,都是真的要死一次的。」


David 唯一能做的,便是獻出微薄之力,接下這不可能的工程。隨著Green Monday擴充,他跟家人相聚的時間又更少了一點。兩位女兒,一位五歲半,一位兩歲半,都是可愛得不得了。哪有父親不想安坐家中享受天倫樂?但愚公移山之類的事情,還是要有人來承擔的。《莊子·養生主》有云:「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David甚麼都不求,只願當點火的那位,讓這把碧綠薪火傳播開去,然後不知何時而盡。「當然我不希望三個月後跟你們說,Green Monday要關門大吉了。」大家立刻哄堂大笑。楊大偉的綠色工程,看來現在才剛開始呢!



楊大偉 (David Yeung)


Green Monday 聯合創辦人,以多元化創新社會企業模式推動素食及環保,以延緩地球暖化和糧食危機,開創香港以至國際綠色飲食和生活潮流,以簡單、易行的方式令公眾實踐健康低碳生活,更開設世界首間一站式集合超市、餐廳、廚藝教室的綠色素食生活館Green Common,將「Food 2.0」概念帶到香港,引入以植物為本的食材,注重創新及可持續發展,獲美國 Fast Company 雜誌評為中國五十大最佳創新公司之一,以及中國一百名最具創意商業人物。


曾獲美國 Purpose Economy 選為亞洲一百名傑出領袖,Conscious Company 選為世界十七名傑出社會企業家,本地傳媒頒「Men of the Year」、「Local Heroes」、「Idea of the Year」等大獎,亦是暢銷書《溝通正能量》、《開工正能量》和《棟篤禪》的作者,多份雜誌專欄作者,及曾在香港新城財經台擔任節目主持。


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生,及香港愛滋病基金會和香港佛教聯合會的董事。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