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舉步黃山

文:傳燈法師 | 2014-09-17

真正認識黃山,是因為中心的義工黃綺雯。當年她癌病再次復發,一番治療以後,家人鼓勵她去一趟黃山,她真的去了,而且慶幸自己當時的抉擇:趁還有能力時,就趕快去做想做的事,因為機緣一過,可能已經無能為力了。

當知道要攀越一座座高山時,內心並沒有太大的恐懼,只是想,既然重病的人能做到,自己也一定做得到!況且導遊小李說,我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一直向前。於是大家稍為整理行裝,聽到一聲令下,便鼓起勇氣,舉步向前!

黃山有四個入口,我們從後山的西海賓館出發,要走上大半天的山路才能去到索道站,乘纜車下山。沿著石階上山、下山,欣賞過「團結松」、「仙人掛靴」,再往前走,迎向「飛來石」。路上最引人入勝的,莫過於夾道、山坡、峭壁上蒼翠、挺拔的迎客松,松樹向上橫生著的枝椏,像伸出雙手,熱情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

才走了一個多小時,小李的電話響起,另一位導遊來電相告:有隊友覺得吃不消,不想走了。小李篤定地大聲回答:「早已說過,沒有回頭路,必須往前走!」這不像人生嗎?活不下去也好,賴死不幹也好,自尋短見也好,絕對不是解決的方法,唯有一心咬緊牙關踏實而行,才是最好的出路。團隊中有幾位七八十歲的長者,堅持執著手杖,很有能耐地穩步前行。

走在黃山路上,確實驚喜連連。吃力地攀上梯級,臨高可以遠眺起伏的山巒,俯瞰壑谷中變幻的雲海。還能看到挑夫,為了生活,不得不咬緊牙關給客人抬轎或挑擔,他們沉重的身影,讓人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臨近索道站時,我們又看到另一批中年挑夫,沿著陡斜的石階挑上一包包沉沉的石子,重擔壓得雙腳青筋暴突、肩膊歪側、大汗淋漓、氣喘如牛,經過一位挑夫的身邊,我忍不住說:「你們辛苦了!」對方停步回答:「我們命苦啊!」

由於曾發生爭客打鬥,現在的挑夫全部經國家旅遊局統一分配、管理。那些體力好的會受僱去抬轎,除了底薪以外,還能賺取客人打賞的小費。可是若氣力不繼,或一旦受傷,不再受聘時,他們就得去挑貨物、石頭。肩上的重量更重了,收入卻少了,也即是說,生活更苦了。

沿路景色如畫,駱駝峰、老人垂釣、石筍開花、羅漢拜觀音等渾然天成的大自然造化,真令人嘆為觀止。

途中,忽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大家穿著黃色的雨衣,小心翼翼沿著蜿蜒曲折的石階拾級而下。雲霧稍散,回頭望向那走過的山路,赫見蜿蜒的一條長長的人龍,才知道原來自己走過了那麼嚴峻的天梯。

黃山的美,在於她連綿不斷的山勢和變幻多端的雲海。歲月悠悠,千百年來黃山巋然不動,攀越黃山,其實是超越自己。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