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不一樣的憶念

「今天我們吃椰絲奶油包和沙翁,以此紀念師父。」師父們聽了哈哈大笑,說我霸道,然後輕鬆愉快地品嚐。

過去每次經過麵包舖,我會電聯師父問她想吃甚麼,她一般會點這兩款,大概是情意結吧!經過以前跟師父一同去過的素食舖,也會特意進去買鹹水角,同樣是憶師、念師的直心表現。

師父在我們生命中留下的印記永遠不能磨滅。面對順逆境界時,想想若是師父,她會怎樣處理,就能在心態上、方法上,找到方向。

§

七歲的男孩有一天來問我:「師父,你喜歡太陽或月亮?」

我說:「太陽。」

「為甚麼?」小孩好奇。

「太陽代表陽師父,我喜歡陽師父,所以喜歡太陽。」(小孩也認識師父。)

「你呢?」我反問。

他頓一頓,答:「我也喜歡太陽。」

「為甚麼?」我也好奇。

「因為爸爸在那裏。」他輕聲、害羞地說。

男孩很愛爸爸,但他不擅長表達內心的感受和想法,自從爸爸走後變得更沉默、更內向了,連媽媽也無法拿捏他在想甚麼。

有一天,他請比自己大兩歲的姊姊來問我:「人死後,身體還會復活嗎?」

我說:「不會,人死了就像一台車子,壞了就不能再啟動。但是你爸爸的神識沒有死,還在,你想他、跟他說你愛他時,他會知道;祝福他,他也會收到。」

孩子再問:「爸爸去了哪裏?」

我問:「爸爸是不是個善良的好人?」

「是,他很愛我們,很愛媽媽。」

「一個好人會去光明的地方,在那裏爸爸有新的任務,如果你們常常想他、念他、不捨得他,他會很忙,常常要回來看你們,這樣就無法全力以赴開展新任務了。」

思念是人之常情,但過分的思念對逝者和生者都有傷害。我不知道兩顆幼稚的心能聽懂多少,只是盡力說得淺白些。

「你覺得怎樣才能令爸爸安心,讓他盡快展開新生活?」我嘗試引導。

「乖些,照顧好自己,照顧媽媽。」孩子看似很懂事。

「還有……」我繼續說:「每當想念爸爸時,可以祝福他在光明的地方,開開心心,健健康康。」

不久後的某天,男孩對媽媽說:「我們別再掛念爸爸了,他已經去了光明的地方。」

男孩甚至發願做個好人,以後也去光明的地方。

§

兒子走後,陳媽媽就開始跑馬拉松,那是兒子最愛的運動項目。

孩子很好動,但自從患了白血病後就被迫停下來。陳媽媽傾力照顧兒子很長時間,直到他病重、離世,傷心了很長時間;情緒一蹶不振之際,城裏正要舉辦馬拉松比賽,她便去報名。

懷念一個人,不是每天以淚洗面,而是將他愛做的事,透過生命延續下去;把他良好的品德,在生命中發揮淋漓。

陳媽媽年年都跑,把孩子帶在心上,去感受跑在路上風雨打在身上、汗流浹背、氣喘如牛的樂趣,感覺從起點堅持到終點的能耐。漸漸她跑出了理解和體諒,跑出了動力和希望,也領悟到了孩子來去匆匆的意義。

哀傷消散後,她仍在跑,直至雙膝再也不妥協為止。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