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十多年前,觀成法師有這樣一個念頭:「我要去日本尋找一本被遺忘了的佛教戒律古籍!」就是這樣展開了東京尋書之旅⋯⋯

上期刊出有關《三籍合觀》一文後,收到很多朋友查詢,觀成法師是怎樣找到這本古書?文中說尋覓過程不可思議,希望公諸同好讓大家分享。

這要推算到大概十三年前,觀成法師的腦海裏,總有一個概念在縈迴:「我要去日本尋找一本被遺忘了的佛教戒律古籍。」但是他一直沒有時間去。直到2011年,觀成法師受邀去香港開演佛法講座,於是趁此機會買了中轉東京的機票,安排了三天時間逗留在日本。法師的弟子Amanda和Ken聽說之後,請纓陪同前往。於是他們從香港出發,與法師在東京機場會合,並安排了一名日本友人做陪同翻譯。

抵達東京一宿後,由日本友人開車,帶著一行人前往多處的舊書攤尋找,找了一整天都沒有收獲。原來日本的舊書攤,跟香港的不同,售賣的都只是一些舊雜誌,所以沒有看到關於戒律的書籍。

第二天,大家到東京大學圖書館查詢,圖書管理員建議,去大學對面的古籍店碰碰運氣。法師他們在一條叫本鄉的大街(本郷通り,Hongo Dori),沿路走了頗久才到達古籍店。然而這裏賣的全都是日文書,並無中文書籍。熱心的書店老闆給了法師一個漢文古書店的地址,於是大家又繼續行程。

他們開了四十五分鐘車,前往老闆推薦的那家書店。終於看到了很多關於佛教的漢文古書。仔細翻看,這些書多半是關於淨土法門、因果報應等等,依然沒有戒律書。不過既然一場來到,大家也挑選了一些古書,結賬時總數要付三十六萬日元。由於隨身現金不夠,Ken去銀行提款機取錢,但是銀行卡卻不知甚麼原因失效,Amanda亦用上自己的提款咭去試,也不能取錢。這很奇怪,他們的提款咭曾經在外國很多地方使用都正常。於是Ken打電話到香港銀行,銀行給了一個可以確保交易成功的授權碼,讓他輸入機器,可是依然沒有成功。

正當躊躇間,這時日本友人提出自己家裏有現金可以先墊用,於是日本友人開車回家取錢,這樣一去一來,需要約一個半小時。觀成法師等待的時候,心有所思又再進去古書店看看。當時找了一陣子,高個子的Ken忽然抬頭一看,在最上層的書架角落,有一套蒙麈的舊書,Ken問師父:「這本是您要找的嗎?」觀成法師瞪眼一看,說:「這套《四分律行事鈔》正是我要尋找的書!」於是拿下來一看,果然是關於戒律的書,終於喜出望外找到了!

這書的定價為三十二萬日元,因為剛才買了一些書,現在大家所剩只有二十七萬現金,怎麼辦呢?日本的銷售文化是沒有討價還價的做法。這時候,距離法師他們回港航班的時間只有三小時了,難道期盼已久的願望再次落空?最後書店老闆知道他們的處境,同意降價收二十七萬,終於玉成其事。

回程途上,大家一再回想當天所發生的種種事情 ,確實不可思議!為何Ken的提款卡突然失效,Amanda的卡也同時失效,銀行給予的密碼仍然無法提款?正因為如此,才導致法師第二次進入書店而尋到戒律古籍;日本老闆沒有堅持鐵價不二,願意降價在日本也是絕無僅有的事例;加上還是在航機起飛前的關鍵時刻,才找到這書。而且日本國土那麼大的地方,要找尋一本書,猶如滄海一粟,大海撈針,怎麼會找到呢?真是如有神助!

這套明末清初年間在日本刻印的佛教戒律古籍,題名為《三籍合觀》。特別之處是有一位比丘泰忍,於日本寶永年間(約西元1686-1705年),於此《三籍合觀》上,親手寫上詳細注解,引經據典,旁徵博引。比丘泰忍所補充的資料鉅細靡遺而且理論充足,字體端正,圖文俱備,粗略估算有十萬字之多,令人嘆為觀止。

回到溫哥華後,觀成法師把書拿給其他法師看,大眾都認為此書上面,無論比丘泰忍的字跡,或是書中注解圖示的方式,都跟觀成法師的筆跡及書寫方法很相似,有沒有可能比丘泰忍就是觀成法師的前世呢?其實法師自己也很詫異,為何突然生起要去日本找書的念頭,更是輾轉去東京的各家書店,幾經周折後終於尋到這套戒律古書。每一件事的發生都是因緣奇妙而巧合,更有特別之處是,書的封底內頁注有:「寄附予常樂菴  比丘泰忍 寶永二乙酉年五月晦日」。難道作者當年已有預言,托付將來的人繼續完成心願?這一切彷彿冥冥中有一種力量讓舊書和他重逢相見。若不是觀成法師此次專程前往東京尋找,可能這套古書還在書店的書架角落裏,默默守候而佈滿灰塵。

因緣的能量讓這本書重見天日,法師認為他有責任把這書中,泰忍比丘的筆記整理面世,連同古籍輸入電腦,重新打字排版,這樣前人大德的心血才不至被湮沒。如果能將這些資料加入《三籍合觀》中,相信能使其成為一本極為珍貴的佛門戒律寶典。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