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四月初八日,佛陀誕生了--香港佛教界早年是如何慶祝佛誕?

今年是佛曆二五六七年,亦即是世尊釋迦牟尼入滅後的第2567個年頭。每年農曆四月初八,漢傳的佛教徒會在這天慶祝佛陀降生。這個傳統由來已久,香港各道場及團體均熱烈慶祝,有的辦法會,有的辦浴佛會,甚至還有嘉年華的出現。你有沒有想過,昔日香港佛教徒是如何慶祝佛誕呢?

1933年4月25日 《工商晚報》
1933年4月25日 《工商晚報》
1933年5月4日 《工商晚報》
1933年5月4日 《工商晚報》

遊藝唱遊與話劇

上世紀三十年代,一群紳商居士共同創辦香港佛學會,是本港早期的重要佛教組織。當時佛學會慶祝佛誕,已頗具規模。例如他們在之前會莊嚴佈置會址--天台用燈飾切成「普照十方」四個大字,並請得紙紮店紮作釋迦降生事跡「九龍灌浴」,用以裝飾正門。至於佛誕當日,則在會堂辦慶祝典禮。儀式包括普佛祝聖、稱誦聖號、繞佛拜願及三皈五戒等,大會又編印《釋尊傳略》與大眾結緣,於典禮上派發。

為慶祝佛陀誕生二千五百年紀念,香港佛教界在樂聲戲院舉辦「港九佛教同人聯合慶祝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年聖誕大會」,在當年是極大型的盛事。(佛門網藏)
為慶祝佛陀誕生二千五百年紀念,香港佛教界在樂聲戲院舉辦「港九佛教同人聯合慶祝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年聖誕大會」,在當年是極大型的盛事。(佛門網藏)
出席人士眾多,未開始行禮便已經全院滿座。(佛門網藏)
出席人士眾多,未開始行禮便已經全院滿座。(佛門網藏)
大會特別設遊藝唱遊及話劇的環節,寶覺女子職業中學和崇蘭中學的學生參與演出(佛門網藏)
大會特別設遊藝唱遊及話劇的環節,寶覺女子職業中學和崇蘭中學的學生參與演出(佛門網藏)
1956年5月18日 《華僑日報》
1956年5月18日 《華僑日報》

到了戰後,社會承平,佛教團體開始在佛誕慶典中加入話劇及遊藝元素,切合時代進步之餘,亦算是應民心。1956年5月17日,時值佛陀誕生二千五百年紀念,香港佛教界假座銅鑼灣怡和街的樂聲戲院(Roxy Theatre),舉辦「港九佛教同人聯合慶祝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年聖誕大會」,參加者極為踴躍,未開始行禮,已經全院滿座,據報導出席人士多達二千人。這次慶祝大會,特別之處是在戲院舉辦,而且有遊藝唱遊及話劇的環節,由崇蘭中學及東蓮覺苑的寶覺女子職業中學學生負責演出「太子降魔」、「魔女媚惑」、「天女散花」等段落,令人耳目一新,其後亦為各道場及團體仿倣。

在學校禮堂表演佛化話劇,是東蓮覺苑寶覺學校早年慶祝佛誕的重頭戲。(佛門網藏)
在學校禮堂表演佛化話劇,是東蓮覺苑寶覺學校早年慶祝佛誕的重頭戲。(佛門網藏)
東蓮覺苑前苑長愍生法師(右)也參與演出(佛門網藏)
東蓮覺苑前苑長愍生法師(右)也參與演出(佛門網藏)
服裝、舞台、化妝等都非常認真(佛門網藏)
服裝、舞台、化妝等都非常認真(佛門網藏)
服裝、舞台、化妝等都非常認真(佛門網藏)
服裝、舞台、化妝等都非常認真(佛門網藏)
話劇演出吸引不少來賓及家長支持(佛門網藏)
話劇演出吸引不少來賓及家長支持(佛門網藏)

其實東蓮覺苑向來已有在佛誕儀式慶祝外,由寶覺師生在學校禮堂表演佛化話劇的傳統。劇目多數是《佛渡難陀》,而且時常在兩日間(四月初七、初八)連演數場,學生落力演出,服裝、舞台、化妝等都非常認真,演員演得活靈活現,觀者多讚不絕口。

爭取佛誕假期

1999年之前,佛誕在香港並非公眾假期,信眾若要在四月初八禮佛,參與各道場慶祝活動,往往要自行請假參與。1961年,香港佛教聯合會時任總務主任覺光法師認為香港信佛人數既已達五十萬(當時香港人口約有300萬),足見佛誕在社會上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日子。他還在報章上發表題為〈慶祝釋迦牟尼佛聖誕日紀念芻言〉的文章,力陳佛陀誕生之日在歷史上的重要性,又向讀者介紹悉達多大子出家的因緣。因此提議佛聯會:「釋迦牟尼佛聖誕,四月初八日,應援例向香港政府,呈交申請,改為公共假期,永遠紀念」。據覺光法師所言,此事經佛教同人等一致贊成通過、表決,華民政務司(港英政府時期專責處理華人事務的高級官員)得知後,答應會從旁協助,於是佛聯會發起「十萬人簽名運動」,預備表格,分發教界同仁,呼籲大家簽名,以期盡早呈請政府立案。

「全港佛徒向英政府申請四月八日佛誕為公眾假期簽名表格」(筆者藏)
「全港佛徒向英政府申請四月八日佛誕為公眾假期簽名表格」(筆者藏)
《正覺蓮社慶祝釋迦牟尼佛降生紀念刊》封面(筆者藏)
《正覺蓮社慶祝釋迦牟尼佛降生紀念刊》封面(筆者藏)

其後,佛聯會在《香港佛教》第十二期中,刊載了一份「全港佛徒向英政府申請四月八日佛誕為公眾假期簽名表格」。表格上寫:「為了擴大世界人士對佛陀的認識,為了加強社會民眾對佛法的了解,我們準備呈請香港政府頒定釋尊誕辰,(四月八日)作為公眾假期日。現在,我們展開了一個十萬人簽名運動,在維護佛教進展的目標下,希望大家踴躍填寫,俾得早日彙集,進行申請,以期達到我們佛教大眾的要求。這不僅是香港佛教的光榮,也是全世界佛教的光榮啊!」

兩年後,佛聯會收集了十二萬人的簽名,覺光法師亦將表格及請願書等遞交華民政務司轉呈港督。政府當時的說法是予以考慮,不過一年又一年過去,政府乃未有確實決定,只多番回覆「尚在考慮中」,最後甚至趨於沉寂,直到香港回歸後,才成功爭取到假期。與此同時,佛聯會在這段日子擴大慶祝的規模,例如將慶典移施至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並安排餘興節目如舞蹈、話劇等。筆者手上有一份1964年(佛曆二五零八年)佛聯會慶祝佛誕大會的秩序表,上面列明除了一般的獻花供養、唱三寶歌、法師致辭開示,餘興遊藝節目,因內容眾多,須分日場、夜場,例如日場是各佛教中、小學表演舞蹈,夜場則由道慈佛社青年部主演四幕話劇「世尊成道」。與1956年樂聲戲院的「佛誕大會」相比,是次大會的規模可謂大增,單是話劇演出,參與的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已有約百人之多。

1964年佛聯會慶祝佛誕大會的秩序表(筆者藏)
1964年佛聯會慶祝佛誕大會的秩序表(筆者藏)

提到道慈佛社,它由商人楊日霖居士與張錦記西藥行的張玉階、張玉麟兄弟等人創立,原本供奉呂祖,後來改為正信道場,楊居士出任社長。由於楊居士積極提倡孝道,故此六十年代他破天荒將佛誕與母親節安排一同慶祝,每年舉辦「佛陀聖誕暨母親節大會」。居士嘗言:「我佛以孝為戒,經中有云:『使我疾成無上真正道者,皆由孝德也。』……希望由於今次大會之力量,使到聖道宏張,八德重振,親慈子孝,兄友弟恭,信愛和平,國際修睦 ……」將佛誕與母親節合併一起慶祝,世間少見。在大會期間,道慈佛社的護法善信會前往佛教安老院探訪長者,贈予禮物,讓長者也感受到人間溫暖。

早期的佛誕大會,真正像我們現時澆灌太子像的浴佛儀式反而並非最常見,大眾更多傾向在教主聖像前行禮。攝於為1963年道慈佛社主辦的「慶祝佛陀聖誕暨母親節大會」。(筆者藏)
早期的佛誕大會,真正像我們現時澆灌太子像的浴佛儀式反而並非最常見,大眾傾向於在教主聖像前行禮。攝於為1963年道慈佛社主辦的「慶祝佛陀聖誕暨母親節大會」。(筆者藏)
1963年「慶祝佛陀聖誕暨母親節大會」的活動剪影,見於《香港佛教》第25期。(筆者藏)
1963年「慶祝佛陀聖誕暨母親節大會」的活動剪影,見於《香港佛教》第25期。(筆者藏)

佛曆的計算方法

1950年首屆「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在斯里蘭卡首都哥倫坡舉辦,會上討論了佛陀降生、出家、成道和涅槃這四個重大年份,由於漢傳佛教與南傳佛教對所記載的時間,素來有差異,實在有需要統一,便利各個傳承作佛法交流。以佛陀降生年份為例,中國大乘佛教依據《周書異記》,認為釋迦牟尼生於周昭王二十六年(公元前1027年)。經商討後,大會議決今後統一以西元前543年為佛陀涅槃之時,而佛陀當年是八十歲,佛曆紀年由他涅槃的那一年開始計算。不過後來中國佛教界認為應該還再加上一年,即西元前544年涅槃,自從這便成為我們計算佛曆的方法。大抵香港佛教界自此便用此算法,所以今年2023年,佛曆便是二五六七年了。

《慶祝三千年佛聯特刊》封面(筆者藏)
《慶祝三千年佛聯特刊》封面(筆者藏)

不過有一位震天法師,到了七十年代時仍堅持沿用舊制,他還在1973年的時候,編製了《慶祝三千年佛聯特刊》,宣揚他的見解。法師在特刊中撰寫了〈告我四眾暨社會各界人士書〉,他說:「我們都是中國人,應當選用中國佛曆。雖然有些人現在採用外國佛曆,這對自己個人來說,是沒有面子!」法師又提到當時1956年,香港佛教租用樂聲戲院慶祝佛誕,即取錫蘭(斯里蘭卡舊稱)佛曆二千五百年之說,自此各大道場與組織即跟循此說,但是他創立的香江禪社和中國禪寺「認清自己,不隨他轉」,1973年即佛曆三千年。不過最後,震天法師還是補充一句:「你們和我們,為要表明是個佛教徒,今後需要寫年月日時,不妨用佛曆幾多年,證明你我酷愛佛教……」

不論是新舊佛曆,佛教徒在佛誕,應該思惟釋尊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我們應當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感懷如來的大悲心,皈敬三寶、聽聞正法、趣入佛道。祝各位佛誕吉祥!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