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在那裏?

到醫院探視親人,恰好鄰床患者也是一位佛教徒,雖然彼此不認識,想著「視病如親」,我送了二瓶大悲咒水跟她結緣。

對方拿了大悲咒水很興奮的問我:「我也可以擁有嗎?」平常在寺院習以為常的大悲咒水,這會兒像是天降甘露般的珍貴,這在歡喜付出、結緣的佛光山,是很平常的事,看著她受寵若驚的模樣,不知道她是在那裏學佛?

她坐在躺椅,請我坐在床上,她又問:「法師,我可以坐在床上念經嗎?」她表示,坐在醫院的躺椅上,靠在牆壁不能放鬆,她頸椎受傷,很不舒服,我說:「可以啊!當然可以!」不管坐在那裏,重要的是心態。

我跟她說,我現在「坐」在床上,那麼這張床,就是椅子;妳現在坐的椅子,躺下來睡覺,就是床鋪了,她有點楞住的看著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昨晚她和她先生一直坐在那裏誦《地藏經》,此時一本A4的《地藏經》正好端端的平躺在那裏。

我笑笑的指著腳底踩的地板,你躺下來睡覺時,地板就是床!你願意躺下來的地方都是床,而每一個地方,你願意坐下來,它也可以是你的座椅。她似懂非懂的看著我,我接著說:「您在誦經時,心存恭敬就對了,不要掛礙坐在那裏。」

家師星雲大師說:「正信的佛法,是給人歡喜的;正確的信仰,是付出、奉獻的。」一個心存恭敬,又有智慧的人,會知道分寸在那裏的;怕的是不明明究理的人,在學佛的過程,沒有遇到善知識,加上「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盡學和佛菩薩銀貨兩矻的貪心,和一昧向外追求,身心不得安寧的憂患和擔心。

如《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床,在那裏?每一個地方都可以是床,每一個地方也都可以不是床,就看我們如何保有一顆禪心,活活潑潑、不受限的靈活運用了,如同103歲的趙慕鶴先生,74歲到歐洲做背包客,96歲讀南華大學碩士班,活到一百歲時還在學英文,朋友看到貼在牆上的英文單字,調侃他:「都要死了,還學什麼英文?」他笑著說:「可是,我是活著啊!」不設限的世界裏,天空是藍的,風是涼的,在順境因緣時,保有一顆赤子之心的平常心;在逆境磨難時,可以沉著應對,進而開拓新的局面。沒有不好的因緣,只是需要我們正確的心態去應對。

生命無我,所以無所不能,只要我們心裏不自我侷限、不僵化,帶著感恩、歡喜、隨緣的心情,欣賞身邊每一個有情、無情的生命,自然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每一個地方,都是好地方。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