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從《龍虎武師》看龍虎武師──錢嘉樂的演、武、藝生涯

中文大學逸夫書院駐院心靈導師常霖法師每年策劃不同活動讓學生參加,包括攝影、插花、泡茶、咖啡、甜品製作,以至武術,從不同角度開導年青學子,為他們注入正能量。早前法師邀請了他的一位老朋友錢嘉樂先生,帶同一部紀錄片《龍虎武師》到中大放映,並作影後談。活動結束後,我跟嘉樂做了一個簡短的訪問,聽他分享了早年擔任龍虎武師的經歷。是次專題結合嘉樂在影後談及訪問的分享,希望為讀者勾勒出一位香港龍虎武師的成長經歷。

常霖法師與錢嘉樂在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對談 (相片由佛門網提供)
常霖法師與錢嘉樂在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對談 (圖:佛門網)。

錢嘉樂為不少港人熟悉,他影、視雙棲,從司儀、演員、特技演員(又稱:特技人/武師/龍虎武師),到動作/武術指導均有參與。近年嘉樂監製了一部以電影動作特技演員為主題的紀錄片,片名《龍虎武師》(2021年首映),由內地電影人魏君子執導。

電影反映了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六十多年的行業興衰,一開始追溯香港特技演員源自戲曲的「龍虎武師」(即戲曲演出中專門負責武打演出的演員)。第一批電影動作特技演員大部分都出自四大戲劇學校,即于占元的中國戲劇學院、粉菊花的春秋戲劇學院、馬承志的中華戲劇學校,以及唐迪的東方戲劇學校,洪金寶、成龍、元華、林正英、董瑋這批演員正是受戲曲訓練出身,並將戲曲武打和動作表演的訓練運用到銀幕之上。到了1970年代,李小龍的出現令香港電影的武打動作元素產生變化,強調技擊、武術的「真實」,一拳一腳清清楚楚呈現到銀幕上。李小龍逝世後,則演變成百花齊放的局面,不同武術指導各自發展出固定班底,即香港觀眾熟悉的:洪(洪金寶)家班、劉(家良)家班、成(龍)家班、袁(和平)家班等,大家各擅勝場,而且班底間互相比拼,力求呈現最刺激、突破的畫面,鑄造了香港動作電影輝煌一頁。早前過世的著名電影學者 David Bordwell 曾言,香港電影「盡皆過火、盡是癲狂」( All too extravagant, too gratuitously wild),或多或少是龍虎武師為鏡頭拼命的寫照。

《龍虎武師》作為一部回顧、紀錄動作特技演員歷史的製作固然意義重大,但由嘉樂這位有親身體驗的龍虎武師現身說法,則更有意義。是次活動主要面對大學生,法師也多從年青人角度切入,而嘉樂的回應配合《龍虎武師》對讀,則流露出嘉樂對成長的體悟。

錢嘉樂接受《藝術當下》訪問
錢嘉樂接受《藝術當下》訪問

興趣

對談甫開始法師先以「職業」為題,提醒年青人要有隨機應變的能力,不要因為大學時修讀某專業,便以為日後必須從事相關工作,法師說「俗一點的說法,就是要『執生』(隨機應變)。」豈料演藝行業出身的嘉樂聞言即補上一句:「對我來說,執生是很高尚的。」全場聞言大笑。暖場後,法師以自身經歷為例,說自己以前能成為職業攝影師,其實不是「真的在工作,而是玩(攝影)玩了幾十年,而且是有人付錢讓他去玩」。現場亦有大學生問:「怎樣才知道某樣事物是自己興趣所在呢?」法師回答:「你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不會疲倦的,而且把事情做完後還會想更進一步。」

嘉樂的分享又和應法師所言,他指自己是誤打誤撞愛上了演藝行業,現在的年輕人14歲時可能是在看電影、追韓星,他14歲時就當上特技演員、替身,負責危險鏡頭的演出。嘉樂回憶以前去看午夜場,最感動他的是看到自己演出的特技動作搏得全場觀眾鼓掌:「原來我做的事,觀眾會欣賞,還有我對香港電影有貢獻。」這份成就感更化為嘉樂的動力,「一愛上這行業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有很多動力去創新,設計一些更危險、刺激的動作。」

嘉樂所言正是《龍虎武師》中所指,當時不同班底之間互相較勁的黃金年代,有人從八樓跳下,便有另一人從九樓跳下,一群愛好刺激的特技狂人,造就了香港動作電影的金漆招牌。筆者搜集資料時,正好看到龍虎武師、動作指導易天雄師傅早前以65歲之齡挑戰親自從上環的樓梯街(共316級樓梯)翻滾而下的短片,外號「發瘟」的易師傅人以拼命著稱,其壯心不已之舉,正是香港龍虎武師能創造一個時代的原因。[1]

錢嘉樂

貴人

從《龍虎武師》中的訪談得知,在昔年香港動作電影興旺的年代,特技演員收入水漲船高,但不少龍虎武師賺取的金錢來得快,去得更快,有些更是晚年潦倒。少時就入行的嘉樂也不諱言,當年的環境很容易學壞,他卻有幸遇上一位貴人,林正英先生。

林正英最為人熟知的角色是《殭屍先生》(1985)中的道士九叔,他更因此塑造出驅邪捉妖道士的典型形象。嘉樂說,1980年代的林師傅「去台灣扮演一眉道人,就有一百二十多萬的收入」。龍虎武師出身的林師傅也是洪家班成員,最令嘉樂感動的是當年林師傅演藝事業已經有聲有色,但在洪家班工作,即使有危險動作,他照樣身先士卒,「他不只是說,他真的做,大哥(洪金寶)說Cut,在場的人望向(從高處跳下來的)正英哥,見他痛到在地上呻吟。我當年是小輩,就是這樣學到敬業樂業,做大的不敢偷懶,我們做小的又怎敢偷懶。」嘉樂十分慶幸自己成長中最重要的十年在洪家班度過,憶起一眾前輩更略帶哽咽。

有幸遇上以身作則的前輩,嘉樂亦常常想著要回饋行業,在《龍虎武師》末段中看到他在2015年聯同劉家榮、吳育樞、袁祥仁及徐忠信開創了「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專業訓練班」,希望為行業傳承出力。嘉樂在分享時多次指出,「一個行業的成功,不是單靠一個人」,所以他與團隊製作出《龍虎武師》這部戲,龍虎武師前輩看到有一部紀錄片記下他們當年的付出也十分欣喜,嘉樂亦希望現在的年青演員要有「(為)公的心,不要只顧自己,有時自己幸福了,也要把福氣和大家分享,因為行業的成功不是你一個人努力得來,而是全部人一起拼搏得來。」

錢嘉樂

精神

經歷過龍虎武師「搵命搏」的黃金時代,對於現今電腦特技大行其道,嘉樂認為行業要與時並進,但亦要認清自己的強項,有些傳統的事物「一定要保留」。那在嘉樂眼中,龍虎武師的傳統又是甚麼呢?

嘉樂分享了他一次和古天樂合作的經歷,擔任動作導演的嘉樂安排其中一幕用真車撞向古天樂,詫異的古天樂說:「用真車撞?現在甚麼年代呀?(暗指應該用電腦特技完成拍攝)」嘉樂用湯告魯斯作例子向古天樂解釋,說湯告魯斯是荷里活現今最賣座的動作演員,他之所以受歡迎正是因為他拍動作片都會標榜親身上陣,更用鋪天蓋地的幕後花絮作為宣傳手段,強調湯告魯斯為拍攝動作場面而接受的訓練,這就是湯告魯斯值錢的地方。嘉樂亦明白拍攝除了要有娛樂性,更要顧及安全,他續指:「我們用最安全的方法去拍危險的動作,很希望大家都安全回家。」

除了承傳技藝的傳統,嘉樂又辦錢家班,為的同樣是希望傳承龍虎武師獨有的精神:「甚麼叫家班?就是好像家裡一樣。」嘉樂指自己在洪家班的十年,除了武師的表演、動作,還從洪金寶身上學會了燈光、攝影、編劇本、演戲、導演,還有剪片。「(家班裡,大家是一家人,這是很好的傳統,外國未必有……(《龍虎武師》中)元武師傅有一句說話:『如果這部電影不是因為大哥(洪金寶)有份的話,我不會拍。』我常常跟錢家班的年青人說,錢家班就是要秉承洪家班、成家班的精神,家班就是聚集一班人,收錢工作之餘還要一起學習。」

小結

不少觀眾在影後談之後表示紀錄片很有意義,讓他們知道原來精彩的動作電影背後有這麼多無名英雄一直付出。筆者認為,同樣值得細味的是嘉樂成長經歷的分享:年少時全情投入龍虎武師行業,經歷行業最光榮時期,與一流的動作演員、班底合作,後來轉職幕後,對昔日以身作則的一眾前輩仍然念玆在玆,於是辦訓練班、推動紀錄片製作,甚至成立「錢家班」,希望重現當年他在洪家班習得的精神。謙虛的嘉樂常常說自己沒有讀很多書、沒有上過大學,法師則回答:「你也有上過大學,『社會大學』。」嘉樂的心,正是他從「社會大學」得到的體悟。

常霖法師與錢嘉樂在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對談 (相片由佛門網提供)

錢嘉樂簡介:
演員、特技演員、動作及武術指導,現任香港動作演員特技工會會長,亦代表工會擔任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董事局董事。年幼習武,及後隨胞兄錢小豪投身電影業擔任龍虎武師,並加入洪金寶的「洪家班」。除了擔任替身,亦有負責幕前演出,例如《烈火戰車》(1996)曾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1990年代轉投電視演藝行業,曾參演《烈火雄心》及《封神榜》等劇集,亦有擔任綜藝節目司儀。千禧年後曾為多部電影擔任動作設計及指導,並屢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包括《旺角黑夜》(2005)、《門徒》(2008)、《車手》(2013)、《寒戰II》(2017)等。錢嘉樂熱血賽車,除了參與賽車,亦成立了「錢家班」,負責為電影做動作設計及飛車場面的拍攝工作。


[1] 易師傅挑戰的片段可從他面書上看到。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