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見過她如此自在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站在深切治療病房的獨立房間內,小孩「沉睡」著。昨夜突發的細菌感染令她持續發高燒,一張腫脹的臉紅通通的,額頭上正敷著冰。憂心的媽媽不時伸手去探,「還燒!」又掀開被子摸她的腳,「很凍!」小孩一對雪白的小腳因長期沒有活動,顯得僵硬、萎縮。

小孩八歲,住院三年了,病情每況愈下。自出世以來,她就過著別於常人的生活。醫生說她患了遺傳性腦神經病,經常抽搐,也搶救過無數次。近兩年腦退化情況日益嚴重,抵抗力差,動不動就抽筋、受感染。孩子長年累月臥床,前面的路是沒完沒了的大大小小的治療。

爸爸說,「三年來孩子都依賴呼吸機生存,估計只要一關機,她就會沒命。」爸爸早想讓她走,覺得她這樣的生命沒有價值,只有受苦。媽媽心有矛盾,尤其每次看她睡得很沉,臉蛋紅粉緋緋,就不忍放手,可是當她病發時卻又很糾結、很掙扎。

媽媽有一連串的疑惑:孩子不能表達意願,這樣讓她走,會不會很殘忍?她會不會不捨得?會不會怨我們?如果她的業報未受盡,現在走會不會害了她?如真的放手,何時才是最適當的時刻?……

在過去八年的漫長歲月中,爸媽盡心盡力關愛照料,一刻也沒有中斷孩子所需的支援。尤其媽媽一直抱持希望,希望有日孩子能好起來。但換作是自己,他倆都不想這樣活著,沒有尊嚴,沒有意義,他們相信孩子也有同感,只是不能表達而已。

我請父母先回去跟孩子說話,幫她「打底」。

有天媽媽在床邊誦地藏經,誦完後不知哪兒來的勇氣,對孩子說:「爸媽知道你一直都很堅強,很勇敢。因為你愛我們才一直撐著,雖然辛苦也不放棄。如果你覺得太累了,身體不聽話了,你可以去光明的地方,爸媽支持你。但如果你想留下,爸媽願意照顧你。」

翌日,孩子發高燒,媽媽卻動搖了,是否該先予搶救,等她平穩了再談去留的問題?在關鍵時刻,猶豫矛盾是很自然的。可是媽媽思考片刻,又說:「但我不想再給她任何入侵性的治療,這樣只會增添她的痛苦,即使燒退了,壓根兒也只能回到之前的狀態,病情反覆,腦持續退化,而且是一日比一日差。」媽媽忍不住哽咽,內心似乎已拿定主意。

沒有人能說準一個人的壽元、業報何時了。因果有它的規律,生命之所以流轉,緣於我們仍有未完的功課,而每一期生命都是一個難得的機緣,讓我們去圓滿任務。

家長希望孩子皈依三寶,我首先引導孩子懺悔。她這一生看來只有受苦的份兒,沒有做錯事啊!但佛教深信三世輪迴,雖然她只是個年紀輕輕的孩子,但在過往久遠的生命洪流中,不知何時因一個行動、一句話、一個心念傷害了生命,此時此刻誠心誠意求原諒,發願往後不再犯。

孩子的眼有淚花,突然睜開眼,很快又閉上。我深信她聽得見,而且是用心在聽,我輕聲地對她說:「爸媽不是不愛你,也不是放棄你,其實是太愛你,知道你已盡了力,完成了責任。爸媽感謝你讓他們更懂得照顧你,在你身上學到很多,他們謝謝你。你也很感恩父母是不是?今後有機緣要報答父母大恩大德。現在你是佛弟子了,要去佛菩薩身邊,記得向光的地方去,去快樂的淨土。」

媽媽問:「我還能為她做甚麼?」

「身體交給醫生,而她的心就要靠你了。盡可能保持平穩的心,把握時間誦地藏經、念佛,在她的八識田裡播種善的種子,才能指引她走一條好路,令另一期生命比現在更好。」

皈依後第二天孩子就走了。本來醫生說還會拖一至兩周,甚或數月,但孩子沒有需要醫生關呼吸機,有了父母的支持,她自己作主了。

「從未見過她如此自在!」媽媽說。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