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抑鬱,是心被煩惱所縛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持續兩年多的新冠疫情,大大打亂了人們的生活與工作模式,加上各種防疫措施,例如社交隔離、限制聚集等,甚至在一輪又一輪失業與企業倒閉潮的陰影籠罩下,不多不少都會影響民眾的心理健康。根據一些調查顯示,過去兩年在世界各地的憂鬱症和焦慮症患者數目大幅增加,例如澳洲昆士蘭大學的一個研究指出,2020年全球約兩百個國家因疫情而出現的憂鬱症與焦慮症案例,相加起來共有九千八百多萬宗,情況讓人擔憂。

西方人說抑鬱症是心靈上的癌症。曾經被抑鬱症等心理隱疾折磨的人都會知道,那種痛苦是難以言喻,無人理解。

抑鬱症患者容易沉溺於負面情緒,不知不覺的走進了死胡同,把自己封閉起來,內心因而越發暗冥,越想越想不開,形成了解不開的心結。

多年前曾經看到一篇文章,講述一個美國人如何依靠佛法徹底療癒了纏擾她多年讓她痛不欲生的抑鬱症。在沒有遇上佛法之前,她飽受抑鬱折磨,做人完全失去動力,對身邊一切事物失卻興趣,工作也提不起勁,情緒持續低落,多年以來不斷四出求醫,持續服用抗抑鬱藥片,但病情時好時壞,而且藥物產生副作用,例如嗜睡與作嘔,以及體重上升,讓她也不好受。西醫學對治抑鬱症大多採用藥物治療,這當然也能發揮臨床效用,也幫助不少患者,但是始終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佛經裏常把佛陀比喻為大醫王,筆者曾對此說法產生很大的疑問,佛陀既不是醫生,他又怎麼醫人呢?直到看到以上文章,然後在網絡看到不少抑鬱症患者通過佛法的療癒分享,筆者便不得不感到信服。

而且,很多抑鬱症或焦慮症患者得不到醫治,讓病情不斷惡化,並不是求醫無門,而是因為不能負擔高昂的診金。大家可能也有聽說過,本地的精神科醫生索價不輕,最近為一位友人尋找精神科醫生來治療她日益嚴重的抑鬱症,幾經有心人介紹物色到一位良醫,口碑很好,收費也較廉,但也要收取每小時三千元的診金,這還沒包括藥物費用。這不是一般民眾可以負擔的,而且看精神科醫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通常需要一個週期,例如每星期到訪一次,直到患者病情有改善。以上良醫的診金已是相對便宜的了,筆者數年前為另外一位友人物色精神科醫生,那是行內名醫,索價每小時五千,藥費另計。曾向一醫生友人探問,為何在本地看精神科醫生費用如此高昂,友人說這是市場供求問題,由市場決定價格,如果是兒童精神科醫生,盛惠每小時一萬五千元。因為市場很少專門治療兒童心理疾病的行家,僧多粥少嘛,這已是數年前的收費,今天的診金大概已有所調整。如果不急,可以到公立醫院求助,但醫生友人說,此類病人輪候長期爆滿,起碼要等年半到兩年。

佛陀是大醫王,善知一切眾生種種病。我們學佛修行,都是為了降伏煩惱,調伏自心,自度度他,離苦得樂。親近佛法能療癒抑鬱症,以及許多身心疾病,世界各地已有很多例證。因為阿彌陀佛名號為光明,能打開人們內心陰暗的一面。佛法如陽光,憂鬱如露水,當露水接觸陽光,自然就會消散。實際上,憂鬱焦慮煩惱怨憤等都是極其虛妄的東西,但憂鬱症患者往往把它們看得十分真實,並沉溺在這些負面情緒中不能自拔,從而形成心結,構成心理障礙,久而久之,如果沒有得到有效的化解,便會抑鬱成疾。

我們必須學懂如何把這個束縛解開,把心結拆除,才能徹底把自己療。既然抑鬱或焦慮等都是虛妄的東西,我們就不要把它當作真實了。它們這些不安的念頭都是煩惱,而煩惱是可以轉化的,它一轉化了,心結就能解開。

如何解開呢?我們下回再探討。

延伸閱讀

發願當觀音菩薩的一隻手指:心理學家成立呼吸微笑身心正念中心,以行動印證一行禪師教導的正念奇蹟力量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