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未完的功課

我走近想慰問她,她氣若游絲地說:「我不想講話。」

「沒關係,我只是掛念著你。我只站一會兒,靜靜為你祝福。」她微微點頭,虛弱得連睜開眼皮也沒有力。

才四十多歲,已經腎衰竭,要長期洗肚,這樣的煎熬已持續十多年。長年在生死關頭掙扎,痛不欲生,她坦言:很想快點走,一天都不想活。她想過自我了斷,但又知道自己連站起來、爬上窗台的氣力也沒有。

她請求醫生讓她安樂死,醫生安慰道:「你已經有好轉了。」但她明白,自己的病情每況愈下。求親人幫忙,誰敢答應?她沒有辦法,唯有求我幫忙說服醫生。

「在香港是犯法的,醫生不會做,這也不是好的解脫方法。」我說。

「你有宗教信仰嗎?信觀音菩薩嗎?」她搖頭。

受病魔折磨,真的無可奈何。如果能將病軀交給醫生,自己則把心安住在菩薩聖號上,讓心有所依止,讓心安定下來,就能得到力量,比較容易渡過難關。但她一生沒有信仰,也不願意做。

靠自己談何容易?尤其在這樣的非常時期,痛楚難忍,驚惶失措,要念一聖號,太難了,更莫說將心安住在呼吸上、身體的覺受上。難道就這樣慌亂下去?

「你試試祈求上天吧!祈願能夠把持自己,早日解脫病苦,得到平安。」意外地,她接受了我的建議。

不知她明不明白「上天」是什麼?只希望她暫且放下怨憤和沮喪,讓疲憊的心安在一處。

寒風起了,許多長者都難以抵受多變的天氣,炳叔也一樣,他長年受嚴重的哮喘煎熬,天氣稍變,總要發作,很多時喘得快要斷氣。

我見到他時,他在深切治療部,正喘得很厲害,根本難以說半句話。可是見到我,知道是出家人,他已合掌恭敬打招呼,在急促的一呼一吸間艱難地吐出:「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您真棒!」

他看著我,繼續念著佛菩薩的聖號。

「您以後想不想去佛菩薩那裏?」

他猛力點頭,還說:「我會去……觀音……觀音廟……」原來他住的地方附近有間觀音廟,他很護持。

過了幾天,他轉入了普通病房,從遠處看他,口中仍不斷念著觀音菩薩、阿彌陀佛,人安定許多。

我們的心容易隨境搖擺,尤其病苦當前時,如何能身苦而心不苦?有人以為一死就能了之,但誰會知道,未完的功課,還得要留待下一期生命去承受。

祈願天下老者、弱者、病者、困者,皆能遇到善友提攜,明因識果,藉佛力加持,去面對重重的難關。

分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