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法法自生,法法自滅!如何空去病苦?談《增壹阿含經》之解空第一須菩提

圖:網上圖片
圖:網上圖片

疫情至今將近三年,剛開始只是小心再小心,避免到人群聚集的地方,也就慢慢習慣了與它共存,讓它不即不離的在我們周圍。哪知在各國陸續開放旅遊的時候,疫情已普遍得如流行病像傷風感冒般,偏偏這時候筆者需要披上戰袍,與之抗衛。剛開始病徵不明顯,更加不把它放心上,一邊忙著聯絡之前一天與筆者接觸之人,提醒他們檢測,一邊卻在繼續張羅當日兩餐。

然而就在當夜,身體開始處在水深火熱中。最難受的莫過於全身骨頭疼痛難當,尤其是肋骨部分,就連呼吸都必須小心翼翼避免牽連。躺在床上不敢隨意挪動,腦子卻在數身上有幾根骨頭,有哪幾根此刻是不痛的。接下來是喉嚨,即使只是吞嚥空氣,都痛如刀割。鼻塞致使需要用嘴巴呼吸,然呼吸久了口腔乾燥無比,需要吞嚥。就這樣,為了呼吸活命而必須忍受一次次的刀割。再來就是無止境的妄想,想著症狀已經夠多了,明日不懂會有哪些新的變相來考驗。

佛陀的十大弟子,解空第一的須菩提尊者是如何處理自己的病痛?1尊者當時因為色身不調,得極重病,身體擁塞的疼痛,而令尊者自念言:這苦的覺受是從何處生?苦受生已,又從何滅?滅盡之後又將到何處?尊者之後在露地選了一處寂靜處,敷好坐具正念專注,觀察六根對六塵境界,所生起的欲望、感受,而這些欲望、感受正是諸苦的根源。天宮中的釋提桓因,知道尊者患病苦,遂帶著天人從三十三天來到他面前慰問,並恭敬請法,為何會患此病苦呢?此病從何而生?從身或從意而生呢?

爾時,尊者須菩提語釋提桓因言:「善哉!拘翼!法法自生,法法自滅;法法相動,法法自息。猶如,拘翼!有毒藥,復有害毒藥。」世間萬事萬物依據因緣而生起,也自然的就會依據因緣而滅去;事物互相牽動影響,當形成的條件消失了,事物自然會離散。也就如世間毒藥,有對治的藥方,就能解其毒性,不為所害。「天帝釋!此亦如是,法法相亂,法法自息。法能生法,黑法用白法治,白法用黑法治。天帝釋!貪欲病者用不淨治,瞋恚病者用慈心治,愚癡病者用智慧治。」萬物相互干擾,隨著生起的條件消失,一切自然止息。黑法白法互相牽制,貪欲病者用不淨觀治,瞋恚病以慈心治,愚痴病者以智慧對治。尊者須菩提觀世間諸法,皆相因相成,相待相生,因緣和合而諸法生。「一切所有皆歸於空,無我、無人、無壽、無命⋯⋯我本來所染患的病痛,今日已除,無復患苦。」

世間上,沒有恆常不變的事物乃至自我,而病痛是真真確確讓我們體驗到無常,難怪古人常說:「三分病好修行。」

延伸閱讀
一次病因緣

1《增壹阿含經》卷六〈利養品十三〉(七經)(大正2,575a29-576a6)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