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獨坐大雄峰──一位近代禪者三十年的行誼記錄

繼程法師墨寶《明月禪心》
繼程法師墨寶《明月禪心》

「獨坐大雄峰」是中國禪宗千古流芳的名言絕句,道盡禪師屹立於天地之過人氣魄。

然而,經藏史料記載各大禪師生平均從簡,對於某些禪師的用功過程及多樣化的弘法歷程,更鮮有提及。誠如家傳戶曉的《六祖壇經》中,惠能大師悟道前到底如何用功,也只有點滴的陳述。

十多年前,在禪修課程遇上一位現代禪者──繼程法師。曾接觸過他的著作、墨寶、教學等等的人,均不難在其身上發現一名禪者是如何平實地開展出多樣化的生命體系。

由於他所觸及的範圍比較廣,因此有人評之為宗教,也有人視之為教育,亦有人賞之為藝術,亦有人論之為文化等等各式各樣的領域。我相信,也應是時候為這位禪者建立較完整的體系,讓人對他的地位與角色有更恰當之安立。

以下,嘗試以《大乘廣五蘊論》為主軸,《阿含》部類、《大智度論》、《瑜伽師地論》等論籍為副, 將其三十年來的行誼足印,分成五大範疇。


第一、「文 通達」

語言文字,是用來建立正知正見最直接的方式。禪者的生命裏,有系統及次第的著作多不勝數,《人生佛教真義》、《金剛經》、《小止觀》、《六門教授習定論》等等。

此等教學,正是針對學人在理性上的種種疑惑,令其貫通各種義理。


第二、「韻 導情」

文字本來就帶有韻律,配上曲譜後,便能調御甚至提升人的情感──從個人私有的愛與情,到師生之間的情誼,擴大為佛教的情操,最後達至對一切生命的慈悲關懷。

這一方面,從禪者教授的梵唄、撰寫的詩辭歌賦,及著作的散文均可感受到不同類別、不同層次的情感之昇華。


第三、「行 立願」

消減理之迷惑與情之糾纏,仍側重個人的自利修持。能進一步立願辦事,才稱得上廣度眾生之具體開展。

禪者曾擔任多個團體的領袖要職,在建設組織制度、培訓團隊及推行活動上,有相當大的貢獻,這些正是理與情具體落實在生活上之明證。更值得留意的是禪者的一句話:「但開風氣不為先」。意謂在意為佛教打開新的氣象,而不在乎自己是否先驅領頭者。

至此,已看出這位禪者與長居高山、林間或寺院的大德,或為一己名聲之士,有著明顯之區別。


第四、「茶 養生」

現代不少學佛的人均忽略了調身養生之道,致令進入密集課程時,均被生理的各種反應所卡住,苦不堪然。

師父帶領下的課程,除了坐的方法,更提供色身所需的養分──瑜伽、運動、拳法等,而最值得注意應是「以茶為水、養壺防老」,不但用茶來調御身體,也不忽略經濟也是修道之助緣。

對調身之重視,理論上可追溯至天台禪法裏的二十五方便,但具體的操作,卻在禪者的身行而一一呈現。


第五、「墨 顯空」

佛性、悟性、空性等詞,在不同時代面世,其切入點卻始終如一──言語道斷、思維絕路。即是說,「空」不是思維而來的產物。

中國禪宗得以發揚光大,正在於它緊扣此一關鍵,以一切手段令學人直截了當,悟空見佛。

而在這位禪者之生命裏,其墨寶或正好契合此要領。隨著筆墨之流動,可以是字,也可以是畫;也是燈,也是人;也是壺,也是屋;也是圈,也是雲;也是定,也是慧;也是默,也是照。

或許,要呈現的,從來沒有定案、沒有局限。只有禪者當下與空接軌的心境──不思善,不思惡。你看到甚麼呢?體會甚麼呢?

悟入的活潑性,顯空的無限性,恰巧在紙墨間呈現著,也不斷在禪者與賞者之心境思海中互動著。若能契入者,便能活靈活現出經典中的「以心傳心」。

「文、韻、行、茶、墨」分別對應著《大乘廣五蘊論》之結構──想、受、行、色、識,代表每一個生命體的全部。五者雖各有其範圍,但沒有絕對的界線,而且更是息息相關、相輔相承的。因此,禪者的五大範疇不但有代表性,更有其完整性──充分地完善了一個生命體系。

「獨坐大雄峰」,是如如不動,清清楚楚,充分表現出禪師個人修為之力度水平;然而在這位禪者身上,把「禪」化成「文、韻、行、茶、墨」之生命素質,不妨接上一句「任運無礙天」,應更能彰顯禪的活潑與無限。

整理至此,願 讀者及天下學人皆可:
獨坐大雄峰,任運無礙天。

2015.12.18 般若岩 The Cave of Wisdom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