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維摩詰居士教導我們,沉默才能顯示宇宙真相

(圖:網上圖片)

上文,維摩詰居士向眾菩薩問了一個問題:甚麼是不二法門?所有菩薩都逐一回答。上文我們看了法自在菩薩的回答,現在我們繼續看其他菩薩的。

德守菩薩的回答是:「我、我所為二,因有我,故便有我所;若無有我,則無我所,是為入不二法門。」他的意思是,「我」和「我所」兩者分開對立的,因為「我」而產生「我所」。如果沒有「我」,就沒有「我所」。只要能明白到這點,便能進入入不二法門。

首先,先明白「我」和「我所」的意思。「我」,即是一個存在的個體,或稱為獨立的人。而這個人要有「六根」來接觸外在世界。六根即是六種感覺器官:眼、耳、鼻、舌、身、意。例如現在你用眼去看這篇文章,所得到的是視覺,佛教稱為「色」;又例如用耳去聽音樂,所得到的聲音,被稱為「聲」。佛教對人用感覺器官所得的資訊,稱為「六塵」。它們的對應如下:

六根:眼、耳、鼻、舌、身、意

六塵:色、聲、香、味、觸、法

「我所」就是「我所有」的意思。「我」透過感覺器官得到的資訊,亦即是「六塵」,以為這些是真實不虛,屬於自己的,繼而生起執著。我們有眼便會看到東西,有耳便會聽到聲音,「我」把看到的東西和聽到的聲音都視作「我所」擁有的。有「我」便有「我所」,兩者彷彿合而為一,但德守菩薩指出,如果沒有「我」,沒有一個獨立存在的人,又怎會有擁有甚麼的感覺呢?

他為何這樣說呢?正如我們在〈問疾品〉時所說,人的身體可分為肉身及法身,而肉身與萬物是一樣,由四大所組成。因此,我們的肉身不是永恆不變的,而是空的。

德守菩薩的意思是,既然身體是空的,它的存在只是「假名」。那麼,依靠感官所取得的「我所」,都是不存在的,只是假名而已。所以他說:「若無有我,則無我所」。

另一位菩薩,名為善意菩薩。他這樣說:「生死、涅槃為二,若見生死性則無生死,無縛、無解,不生、不滅,如是解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這句話的意思是:生死與涅槃,看似對立,是兩種不同的境界。凡是沒有成佛的眾生,都會在生死輪迴中;反之,便會到達涅槃,脫離輪迴之苦。在一般人的角度,這兩個境界,完全沒有可能融合。

但善意菩薩說,如果我們認清生死的本質,便知道並沒有生死、沒有束縛、解脫等,而到達不生不滅的境界。只要能悟到這一點,便能夠悟入不二法門。

究竟生死的本質是甚麼?

在佛教的角度,生死皆空。一般人認為,生死一定是不好的,而涅槃一定是好的。其實兩者從佛陀的眼中,都是一樣平等的,沒有優勝之分。

演培法師認為:「然而有些佛法行者,不能體達佛說的真義,於此生死涅槃之中,生起錯誤的觀點,以為有三界生死的可出,有寂滅涅槃的可得,而且認為善的、樂的、常的涅槃,是在生死以外別有的。」

當生死與涅槃都是一樣的話,還有甚麼分別呢?既然沒有生死,就沒有束縛,也沒有解脫。

關於「束縛」,有一個禪宗小故事:

話說禪宗第四代祖師道信大師,年僅十四歲時,有一次去拜訪三祖僧璨大師。

他見到三祖,便說:「懇請大師教授解脫的法門。」

三祖聽後,便問:「是誰綁了你?」

道信想一想,回答:「沒有人綁我呀!」

三祖說:「既然沒有人綁你,又何必要求解脫呢?」

被三祖這一問,道信即恍然大悟!從來都沒有人綁你,只是你自己綁自己。

當你明白沒有束縛,沒有解脫,不需要再被這些概念限制時,你就能感受到真正的自由,進入不二法門。

除了以上的菩薩外,其他菩薩也講出自己進入不二法門的方式。但整個過程,維摩詰居士都不發一言。連文殊菩薩都說了自己的看法時,他仍然默不作聲。直到文殊菩薩問他:「我等各自說已,仁者當說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所有菩薩都各自說了,究竟維摩詰居士認為,甚麼才是菩薩所悟入的不二法門呢?

這時,維摩詰居士做了個相當奇怪的反應,就是「默然無言」。他一句說話都不說。如果你在現場,一定會非常心急。所有佛弟子都害怕的居士,究竟他認為不二法門是甚麼?可是,他就是原地不動。

當你正等待他回覆時,突然文殊菩薩非常讚嘆地說:「善哉!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言,是真入不二法門。」文殊菩薩竟然讚賞他,並指不用語言文字,才真正是菩薩所應進入的不二法門。

後世人對於維摩詰居士這個行為,稱作「維摩一默,響如雷」。意思是維摩詰居士的沉默,表達了宇宙的真相。

所謂的不二法門,是要消除兩端的概念,站在中間,既不偏不倚,亦可融合兩者。例如其他菩薩所說的「垢、淨」;「動、念」;「執取、不執取」;「生死、涅槃」等,這些全是語言概念,「維摩一默」是超越了語言,不落在文字的限界之中。

我們都是以文字去理解宇宙及人生,文字看似能表示宇宙間一切現象,但我們透過文字去理解的世界,是否真實的世界?

日本佛學家鎌田茂雄在《沉默的教示:維摩經》中,指出「我們動不動就被語言所束縛,語言以為事實即是錯覺。固然把語言當語言是很重要,但必須知道它的歸納。語言到底只是事實的表示,不是事實的本身。」

佛教的其中一個宗派:禪宗,它的宗旨是「不立文字」。因為禪師們很清楚,文字不能顯示出真理。維摩詰居士超越了文字的枷鎖,無論他怎樣說,「說」已經不正確。他以沉默來代替語言,最能直接顯示宇宙真理。

其實可否用沉默來形容維摩詰居士呢?

日本禪學家鈴木大拙指出:「也許一般認為維摩的一默歸於沉默,但我的想法不是如此。一默不是不言不語,必須是凝然不動。如果看成語言上的沉默未免太膚淺。」即是維摩詰居士的不作聲,是近乎禪,一種不動心的境界。因此,「維摩一默」亦啟發了禪宗,對它的影響非常深遠。

靜默,可以是充滿能量,也可以是揭開宇宙真相的行動。

我們花了十多篇來介紹《維摩詰經》,從維摩詰經的結構、譯者,到維摩詰居士的生平及思想,都作了一個概括的簡介。

下一篇,亦是最後一篇,我們對《維摩詰經》,作一個簡單的總結。

(待續)

分享:

<a href="https://www.buddhistdoor.org/author/%e9%bb%83%e5%a2%9e%e5%81%a5/" title="Posts by 黃增健" class="author url fn" rel="author">黃增健</a>

法名「重勵」,喜以文字分享生活感受。曾出版五本著作,包括《增健,換腎日記》及《閱微書齋》等。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