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請成為我的「千手」:一行禪師對一位教育工作者的啟發

編按:越戰期間,一行禪師放棄寺院的清修生活,四出奔走推動南、北越和解,投身救助戰爭受害者。1966年,他遠赴美國展開演說,爭取以和平方式解決紛爭,結果遭越南政府流放歐美長達四十年。迄今,禪師以他的「千手」,救助了無數在苦難中的人。

近月,香港有多名學生自殺,大眾更加關注青年人心靈的貧乏,還有教育制度、以至主流價值觀的缺失。本文作者張仕娟老師是天主教徒,曾在中學任教數學科,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正念,是梅村正念學院(Plum Village Mindfulness Academy)正念導師培訓課程的畢業生。因著禪師 “Please be my thousand hands” 的感召,張老師積極把正念滲透在教學之中,後來更辭去教職,全身投入關俊棠神父發起的「心靈教育──學與教的終極關懷」計劃,致力協助學校在繁重的課業之中,推行不可缺少的心靈教育。

剛於本月出版的《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由張老師編著,詳述了課程推行的具體細節,包括目的、步驟、學生反應、成效評估等。其中一項重點活動是「學生心靈大使」培育訓練,讓學生在「教」的過程中「學」,在校內帶領其他同學進行正念修習等情緒管理的訓練,極有參考價值。以下張老師在書中一篇文章,講述一行禪師對她的啟發,還有同學的感想和得著。

“Please be my thousand hands” 邀請 (文:張仕娟)

十年前,2006年暑假,我在法國梅村參加為期一個月的夏日靜修營,也許當時外國很多年青人輕生吧,一行禪師重複又重複地呼籲說:「學校是學生的第二個家,學生受著各種痛苦,作為老師,你可以將修習帶回學校,跟同學分享,幫助他們釋放各種壓力和情緒⋯⋯有很多年青人不懂得如何處理強烈情緒,他們以為制止情緒的唯一的方法便是自殺!時下有很多年青人自殺。但如果他們曉得情緒只是情緒,而情緒只佔整個人的一小部分⋯⋯不只是情緒,人比情緒大得多⋯⋯Please be my thousand hands──將修習帶回學校,跟同學分享。」他懇請各位老師成為他的千手之一。他如此真摯、如此誠懇,我感動了,並暗暗在心中發願:「Yes, Thay(對一行禪師的尊稱,意謂老師), I will be one of your thousand hands!」我銘記於心,從此常常思索「如何將修習分享給學生?」心靈大使便是在這個願之下所孕育出來的。

一個願,燃點了眾人的心火,三年來,超過120位學生心靈大使的心給點亮了,他們已成了「千手」,伸及無邊,能照顧自己心靈,也在學校滋潤老師、學生心靈,在家裏滋潤家人。

這些「千手」猶如汲水棉花,迅速吸收所學,並內化實踐於生活中──自我照顧、帶領心靈活動、家人相處,聽聽他們所說的⋯⋯

「少咗發脾氣。」

「在學校帶領全校做靈修或有比賽的時候,我都會用1-2分鐘平靜自己的心情。」

「用呼吸來放鬆自己,就發現其實很多事情不是我想像中那麼可怕、麻煩,慢慢就能解決問題。」

「睡不著時,也會做深度放鬆來幫助自己入睡。」

「可以在安靜中找回最初的自己,得到放鬆。」

「讓『覺察呼吸』成為我日常生活的習慣。」

「發現有些說話不說出口其實好過直接講,透過修習讓自己冷靜下來,就不會亂說話既傷害自己又傷害別人了。」

「學習的是如何在有同學不合作時,仍要專注帶領其他認真的人。」

「即使同學們不合作,最重要還是自己保持心境定靜。」

「家人工作忙碌,放工後會說很累,這時我會提議跟他們一起做覺察呼吸或敲經絡等,幫他們放鬆工作壓力、煩惱。」

「母親因工作而焦慮緊張,我就嘗試教她覺察呼吸。」

願,不可思議!有說:如果心中之願是符合宇宙法則,整個宇宙都會匯聚能量讓它成就的。相信,「聯校心靈大使培育」計劃是符合宇宙法則的,不然,怎麼會匯聚學生、學校、老師、義工和心靈教育計劃同工一起成為「千手」?

願我們這些「千手」,感動更多「千手」,讓自己成為自己的家,讓學校成為學生、老師的家,讓我們的家成為真正的家!把心帶回家!

本文由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教育研究所「心靈教育──學與教的終極關懷計劃」授權轉載,特此鳴謝。

延伸閱讀:

《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
編著:張仕娟
出版: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教育研究所「心靈教育──學與教的終極關懷計劃」
網址:http://hkier.fed.cuhk.edu.hk/inspired/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