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讓亡者善終,生者善別--大覺福行中心住持傳燈法師談疫情期間佛教院侍服務的所見所思

疫情下,佛教院侍部課程組按照原先計劃推行培訓課程,並善巧地把上課形式轉為網上授課,課程籌委小組群策群力、不分你我的的團隊精神實在可嘉。

大覺福行中心(下稱中心)於2011年8月成立了佛教院侍部,先後進駐瑪麗醫院、麥理浩復康院和威爾斯親王醫院,在佛教界創下先河。幾位佛教院侍長駐醫院,連同「心靈大使」團隊,為病者及其家屬提供全方位的心靈關懷服務。佛教院侍部也與院方合辦正念禪修、生死教育講座及工作坊、節日聯歡活動及手工製作班等,為正在病榻中受著病痛煎熬,身心疲憊、恐懼徬徨的病人及家屬,獻上摯誠的愛心,陪伴他們走過難關,得到身心的輕安自在。

2020年1月開始,醫院管理局因應政府就新型冠狀病毒最新情況,將本港應變級別由「嚴重」提升至「緊急」。公立醫院已相應啟動「緊急應變級別」,並實施一系列特別措施,加強感染控制措施,包括暫停所有公立醫院探訪安排。此舉變相讓大覺的心靈大使的日常床邊關懷服務不得不暫停,不過恩恤原因則獲個別考慮。當中不同宗教的院牧、牧靈及院侍,可以在接到病重者需要心靈關顧及臨終關懷的轉介時,特別安排到醫院。中心住持傳燈法師近日接受佛門網訪問,分享疫情期間院侍服務的點滴及所見所思。

生死是大事,但我們往往會不知所措

現時中心的心靈大使約有三百多位,連同法師在內全職及半職院侍一共有十二位,當中有五位是出家人。香港的公立醫院及門診按其所屬區域,劃分為七個醫院聯網。截至2022年3月,中心的院侍部已推展至十六間醫院,在港島西有六間、新界東有七間,其餘的分別在九龍中及九龍西聯網。

傳燈法師表示,在疫情前和疫情間,中心的佛教院侍部提供的服務本質上並沒有太大分別--親友家屬在面對病人病重時,在心理上、情緒上及靈性上感到困惑時,希望得到支援;佛教注重的是關懷一個擁有無盡未來生命的人,到底臨終者這一生的功課完成了嗎?他還有沒有未完的心願?或未解的心結?這些都是當院侍陪伴病人時要了解的。「生死是大事,但當無常來到身邊的時候,我們往往不知所措。作為家人,我應該對病人說些甚麼?有甚麼是我可以做的?或不可以做的?佛教院侍部正正在這些方面提供經驗分享及幫助。」

作為佛教院侍,傳燈法師特別強調院侍要把佛法深化到自己的生命中,然後以淺顯易懂的說話,即使是借引經論,讓病人及家屬學會如何將心與佛菩薩聯繫,以佛法智慧面對病苦,做到心無罣礙。「甚至有些病人在生命晚期主動提出要受皈依。」法師分享一個近期的個案,有病人家屬晚上來電,說自己的孩子忽然心跳停頓了。家人立即報警將孩子送院急救,雖然心跳恢復了,但人還是陷入昏迷。醫生說,因為心跳停頓了好一會,他的不少腦細胞因缺氧遭破壞,家人要有心理準備孩子會變成植物人。

孩子的母親致電傳燈法師,就是為了請求她為孩子做皈依。最教法師進退兩難的是,母親感染了新冠肺炎,法師過去的話,過程可能需要密切接觸。「但想到當下她一定很徬徨,尤其是要白頭人送黑頭人,想必十分難過。我還是決定去一趟,在出門前做好所有防疫措施,配戴保護力較高的口罩、眼罩,及應護士的要求,不在病房內逗留超過十五分鐘。」最後法師順利替孩子皈依,完成他母親的心願。

疫情爆發後,每兩個月一次的心靈分享會並未中斷,圖為法師院侍於網上平台與心靈大使們分享探訪經驗。

隨時候命,準備接電話或出動

本來院侍關懷服務大多只局限在醫院,不過在疫情下,中心團隊對此亦有所調整。傳燈法師說,他們多了舉辦網上工作坊,也比之前較常用電話慰問病人或家屬。「感恩我們的院侍,隨時候命,準備接電話或出動。心靈大使亦跟隨中心的安排建議,在不方便直接見面的時候,透過『你近來怎樣 呀?』的心靈關懷行動,以WhatsApp、電話甚至視像溝通。」除此之外,院侍部的行政同事也一直與保持醫院溝通,在這兩年疫情期間,仍能利用Zoom等視像通訊軟件定期開辦工作坊及課程。

中心在一月舉辦的「吉祥與災禍」工作坊,傳燈法師期間引用《佛說吉祥經》,開示我們如何從病苦經歷中找到吉祥,從而照顧身、心、靈三方面;乃至與家人的溝通和相處方法,經中亦早已言明。「這不單止經歷病苦的人才用得著。現在因疫情而在家工作的人也不少,我們更加需要學習和家人之間的相處之道,以減少出現磨擦、碰撞。」法師表示類似的工作坊,主要對象是患者、康復者及親友,目的是希望他們回顧生命,原來自己一生其實是很幸福的;即使遇上逆境,也有辦法走到當下這一刻。「讓他們明白有方法面對疾病,同時學會感激照顧自己的醫護人員、親人與好友。」

疫情之下更見忙碌

傳燈法師坦言,他們的工作其實比疫情前更見忙碌,幾乎沒喘息的空間。在這一兩個月疫情轉趨嚴峻的時候,中心設在各醫院的部分院侍部辦公室仍然照常運作,會有員工定期回去,查看有否收到緊急的轉介服務請求。他們又會作個案研討,以確保一些在長期跟進的病人,不會因此受到影響。「政府這階段容許恩恤探訪,對病人有很大幫助。有病人因為家人減少甚至不來探訪,情緒轉差,我們得以從中紓緩病人的擔憂及家屬的困擾。」另一方面是第五波疫情發展至今,醫護人手需求緊絀,大覺的院侍們某程度在關顧病人這個範疇上扮演了輔助的角色。「一位病人在身、心、社、靈等都有不同程度的需要,而醫護主要照顧病人的身體。我們適時介入,能照顧他心理、情緒及靈性的需要。例如病人了解生死的問題嗎?臨終者準備好展開生命下一階段嗎?這些問題在疫情當下,更顯重要。」

法師又談到,疫情讓他們學會轉變處理工作的思維及方式,既然情況不允許我們恆常到病房關懷,那我們不妨多從身邊細節入手。有關顧需求的人不止限於病房一方之內,所以法師鼓勵中心的心靈大使,主動在日常生活關心他人,將所學的知識和技能,擴展到醫院外的空間運用。法師提及,照顧病人甚至家庭,有五件事要留意,方能稱為全方位的關顧,簡稱「五全」。當中「全社區」是一個大家較少著重的概念。「疫情下大家的心都承受著不同壓力,可能時不時會收到親友染疫的消息。我們要將愛心擴散到整個社區,讓心靈關懷在這個時機發揮應有的作用。」

其中令傳燈法師印象深刻的是有同事從醫院探訪回來,才知道原來鄰床的病人是肺炎感染者,這讓一眾院侍不得不更謹慎。中心亦為進出醫院或接觸病人的法師、同事、義工準備防疫物資,如口罩及測試包,並要求每日檢測。此舉看似繁瑣,但除了確保自己健康外,更是為了讓病人及家屬安心。兩年以來,中心上下已經習慣這種小心翼翼、不時要作彈性處理的步調。疫情固然為中心帶來挑戰,然而法師認為,這反而激發他們學習使用其他平常不會輕易使用的溝通平台,更廣泛地接觸有需要的人士。法師很高興見到參與人數不減反增。

每年五、六月,佛教院侍部都會在醫院舉行感恩日活動,特備輕鬆歡樂的節目與醫護人員共聚同歡,藉此感恩他們救死扶危的無私奉獻,圖為張國強及魯振順兩位藝人嘉賓於活動後與義工留影。

一紙書信 重新聯繫夫妻感情

傳燈法師強調,非到萬不得已之際,院侍部的心靈及臨終關懷不會輕言停止。她說最近有一位血病病人,忽然收到通知要轉他往另一間醫院隔離觀察,原來是懷疑他受同房病人傳染了肺炎。這位病人即使在隔離期間,也希望院侍能探望他。「在考慮到保障大家的安全,我和社工商量後,送了病人一套淨土三經,因為他覺得與淨土法門相應,加上在不便探訪期間,能藉著閱讀經文安心。」法師亦自動提出,雖然不能親自見面,但仍然可以在電話上聯絡,這令病人感到欣慰。過了不久,醫院證實他並非受感染,無須隔離。法師之後去探訪他,他很感恩期間有三寶加被。

傳燈法師在收到個案轉介時,通常是即日動身前往探望病人。接下來談及的這位病人,她的房間,曾經有其他人感染了皮膚病,因此法師進入病房時,必須穿上全套防護衣物,連眼罩和手套也得戴上,如臨大敵。這位女士當時只剩下一個月時間,法師先後去了四次。她的情況很差,基本上只有第一次見面,能發出些微聲音,說到一兩句話。其餘三次探訪,她只能轉動眼睛望著法師。

「我感覺到她有很多事情放不下,但她卻無法表達出來。幸好她清晰聽到我的說話,也能靠點頭、搖頭示意。」在過程中法師探示這位病人擔心何人何事、有沒有內疚、有沒有未竟之願。「逐漸我開始掌握到她的內心世界,包括她對後事的意願,骨灰怎樣處置。我靈機一動,決定代她寫信給她丈夫,明確寫下她對家庭的感恩,她很愛家人,但也有內疚和遺憾。信中也清楚表示她希望離世後的各種安排。」丈夫讀信後,感激法師所做的一切。這封信也終於成為夫妻二人諒解與釋懷的橋樑。最後在因緣和合之下,他們兩人有透過視像軟件見面的機會。「那位先生說出過往的恩怨、爭拗,都是人生中的情趣,他早已不掛在心中。他也說自己一直很愛太太,並會一力照顧子孫,請她不要擔心家人。」

見面結束,傳燈法師問:「你是否感到欣慰?」病人點頭。直到她去世後的一段日子,法師也繼續為那位丈夫提供哀傷關懷。他還說,十分感激太太在人生最後一段路遇到佛教院侍,真是他兩口子的福分。 「無論個案的背景如何,我們最後要問的問題,還是如何做到生死兩相安--使臨終者說出內心想說的話,在生者清楚亡者意願後能夠妥善處理後事。我們也會教導家屬在四十九天內多誦經迴向、多行善事,讓亡者善終,生者善別。」

面對疫情,應反問我們可以做些甚麼

傳燈法師一直忙於服務眾生,除了院侍的重任外,亦不忘主持各種視像工作坊及講座,在疫境中為安坐家中的我們打氣。除此之外,法師亦與佛門網合作,主持《生死明燈》系列節目,與大眾一起探討現代人必須要掌握的生死課題。自年初起,法師又在香港電台參與名為《大師對談》的對談節目,與林以諾牧師及李燦榮博士就各種道德、價值觀相關的議題,站在跨宗教立場探討。法師誠意推介大家收看這兩個節目。

疫情至今已兩年多,法師樂見香港佛教界並非各自為政。她特別感恩香港佛教聯合會和香港佛教僧伽聯合會,先後多次帶領各道場、團體,為廣大市民至誠祈願,又派發防疫物資,支援有需要的基層人士。訪問之際,香港新增感染人數仍每日以萬計,不少人擔心自己和家人會成為下一位感染者。法師明白大家的緊張情緒,但除此之外,我們仍須先準備好物資如檢測包、藥物、消毒酒精、漂白水、口罩、眼罩等,以應付不時之需。萬一家中親人受感染,千萬要鎮靜,按實際情況清潔家居、服用藥物,作送院隔離及診治的準備。至於不是同住的家人朋友,也要適時提供援助。在困難時期,大家更要互相扶持;有需要時主動向善知識求助,也可以致電31534499或以電郵聯絡大覺福行中心。

「我相信香港人是有愛心的。即使現在大環境下,政府應接不下、醫院床位和人手緊絀,我們不應該去埋怨、指責。與其說人家做得不好,不如問我們可以做些甚麼,這種態度會更加積極。」傳燈法師法師最後作呼籲,無論我們是健康無恙,還是感染後康復的,不妨每天花點時間,給自己一項功課,例如打坐或誦經,將功德迴向自身、親人,乃至所有眾生。「祝願病者藥到病除、早日康復,往生者得生善處,全球疫情早日消退。阿彌陀佛!」

請即收看:

傳燈法師 X  佛門網《生死明燈》節目系列

延伸閱讀

「佛教院侍工作讓我見證人的轉變、昇華。」定培法師分享院侍工作日常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