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阿姜查的禪修世界:境界與體驗

心的轉變

我並不是沒有聽到從村落傳來的歌聲,
可是,我能夠使我不去聽。
心專於一境時,
當我將它轉向聲音,我聽得到;
當我沒轉向聲音時,便安靜無聲。
我可以看到我的心和它的對象是分開的,
就如同這裡的這個缽和水壺一樣,
心和聲音完全沒有牽連。
我看到是什麼將主題和對象牽繫在一起的,
而,一旦牽連破滅時,
真實的平靜便會顯露了。
當我躺下來時,當我的頭碰到枕頭時,
心中產生一種向內的回轉,
我不知道它在哪裡轉,它往內在轉,
就好像一道被打開的電流,
而我的身體便很大聲地爆開來了。
那個覺知細微至極,通過那一點,
心便進入更深一層,裡面什麼也沒有,
空無一物;沒有什麼進去,
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到達。
覺醒在裡面停留了一會兒,稍後才出來。
不是我使它出來的,我只是個旁觀者,
一個覺知的人。
當我從這種狀態裡出來時,
我回復到我平常的心理狀態,
然後問題便生起了:「那是什麼?」
答案說:「這些都只是如此,不需去懷疑它們。」
只說了這些,我的心便能接受了。
停了一會兒之後,心再次往內轉。
我沒去轉它,是它自己轉的。當它進到裡面時,
就如以往般地達到其限度。
這第二次,我的身體破碎成細片,
然後心更進一層進去──寧靜、毫不可及。
當它進入時,任它一直停留,它出來,
我又回復平常。
在這段時間裡,心自己在行動,
我並沒有用任何特殊的方法讓它來去,
而只是覺知和觀照。我並沒有懷疑,
只是持續坐禪和思惟(觀)。
第三次心進去時,整個世界分裂開來
── 土地、小草、樹木、山岳、人類,
都只是空的,什麼也沒剩。
當心進到裡面時,隨它停留,
任它所能地一直停留,然後退出來,回復到原狀。
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停留的,
這類的事是很難看到和談論的。
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比擬。當我從這種經驗出來時,
整個世界都改變了,
所有的知識和領悟都轉變了。

《靜止的流水), 阿姜查》P.202-4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