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雖然病苦很難過,但是我們可以加強心力面對。衍陽法師生病時,就是用這個方法來支持下去⋯⋯傳燈法師《生死明燈》節目中的開示(五)

(續上期)

生死是每一個生命必須經歷的階段,但不少人終其一生,並未有好好為此作準備。自衍陽法師於2009年創辦大覺福行中心以來,一直積極推廣生死教育,希望大家能建立正確的生死觀念。中心住持傳燈法師,與佛門網合作製作《生死明燈》節目,與我們一起探討現代人必須要掌握的生死課題。為了更方便大家隨時掌握,現今我們將燈師父在節目中的開示分段整理,以饗讀者。

生病過難關,不一定要獨自走完的

台灣的大航法師曾經講過,當我們關懷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是在關懷一個有無盡未來的生命。所以生命不僅是這一期--我們有無始的過去,肩負著許多包袱而來。我們種下許多因,結了許多果,因此來到今世,而我們亦會繼續帶著因果,邁向無盡的未來。所以當我們關懷病人,不妨想像自己   如果我是病人,為何此時此刻我會有這個病?為何我有此遭遇?

我認識一位朋友,他不但有病,需要做電療、化療,甚至情緒也出現問題,有頗長時間需要看情緒科及服藥。不時他便有(想死的)念頭,當我們有這樣的念頭時要很謹慎,不要讓自己一直鑽牛角尖,一定要馬上轉念去感受這一刻。這個當下你有呼吸,你是沒事的。我問這位朋友:「你是不是很辛苦,是不是很痛?」他回答:「我並沒有痛或其他不適,我只是感覺情緒不安穩。我所求的不如自己所想。」當我們感到灰心,沒有希望的時候,其實那只是念頭。這時候,你要看看身邊,其實有許多疼愛支持我們的朋友、家人。有需要時 ,你要撥電話聯絡支持你的社工,甚至醫生、護士,向他們請教有關現在身體的情況,甚至撥打可供求助的電話。我不時會接到求助電話,有些人想不通,甚至不知如何轉彎來面對問題,所以要懂得找方法。

很多時候,我們的問題來自哪裏?可能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家庭成員的摩擦,甚至是與工作夥伴的誤解,或競爭甚至比較。但是這位朋友他怎麼說呢?他說 :「我很氣自己,我很討厭自己。為何病總是不能好?為何我總是要辛苦地捱下去?」所以說修復關係,首先需要跟自己修復關係。要謝謝自己、感恩自己那麼堅強和有勇氣,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已經生病了的,如果能夠看醫生,還可以醫治,那恭喜你,你可以慢慢一步步治療;但是如果病情已不能逆轉,我們要更加強自己的心力。

我記得衍陽師父時時這樣說,當她的肝病很嚴重的時候,她會安撫自己的肝,說:「謝謝你,我知道你辛苦了,我過去不怎樣照顧你。辛苦你!辛苦你!我知道了,我會注意休息。」甚至她的腎不舒服時,她也是這樣說。陽師父最擅長轉念了--我的腎有事而已;我的肝有事而已,我的雙手雙腳,我還能呼吸,我的身體還可以動,我體內的細胞還在努力地運作……甚至師父中風後吞不了、食不了。她怎樣做?她堅持把食物放入口中,嚐一嚐才吐出來。師父的求生意志多強!上天賜與我們這一條命,是要我們完成一些功課。好了,這堂功課來到眼前,應該好好去完成,還未完成 ,就說我不幹了!我不做了!怎麼著?下一世繼續做。你以為可以就此逃過避過嗎? 不行。

生病過難關的確很不易,是非常吃力的,很辛苦。不妨轉念來想,你看到家人支持你,你不想拖累他們對吧?要相信自己,上天不會讓你走一條絕路。雖然病很難過 ,但是可以加強心力,其實全世界的人,都希望一步步安穩地走下去。當然,有需要時不要忘記找幫手,找人傾談、傾訴。路不一定要獨自走完的。

照顧病人,要有全方位的關顧

照顧病人,有五件事「五全」需要留意,這裏的「全」是指全方位的關顧。

第一是「全人」。全人包括身體、心理、感受、社會家庭 、靈性。身、心、社、靈四方面都關顧到,就是全人。

第二點是「全家」。一個人必須跟家庭成員互動,一起生活;我們投身社會,工作的環境、所接觸的人和事,都可歸納為全家。

第三是「全程」。當我們接觸一個人時,從接觸那一點開始直至圓滿結束,就是全程。

我記得有一位小朋友,當我接觸他的時候,他很精靈,仍然清醒,但因為他的後腦長了一個惡性腫瘤,影響到他平常的生活,甚至無法到學校上課。套用在五全的概念,一個全人的照顧是怎樣呢?

醫護人員會關顧他身體的治療,可不可以紓緩他身體的不適;而我們則關顧小朋友,在他安定下來時,他可不可以跟家人過正常的生活?這位小朋友的爸爸常常帶著他跟媽媽、姐姐一起行山。最初怎樣發現他有問題?就是他下樓梯時,總是很害怕的樣子,好像沒法平衡身體。然後慢慢走著,半路已經說很累,要爸爸抱。他的爸爸由此發現小朋友身體出狀況。

所以當我們去陪伴他關心他時,我們會跟他的家人傾談,聆聽他的父母和姐姐,怎樣看待弟弟這個病。他們一家人怎樣把握時機,趁著小朋友有精神和體力時盡量去做。我們在全家關顧方面,因為有時候小朋友不懂得表達,我們與他的家人跟小朋友互動時,跟他說話,聽他的回應。即使他不懂得表達自己,但還是可以從旁觀察。而父母方面,我們明白到白頭人送黑頭人時,那種內心的掙扎。父母很希望知道,究竟可以為他做甚麼?可以如何準備?這對父母很願意聽取意見,他們逐步引導小朋友,為他誦《心經》。我也知道他的爸爸曾經買一兩條魚到河邊放生,然後對著上天說,我有為兒子放生。

從全人到全家的關顧必須是全程的。全程的意思是,當我們接觸病人的那一刻開始,我們便要投放精神。我關顧這位小朋友大約一年,從他病重直到他臨走的那一天。我走到他的病床邊,跟他的父母和姐姐一起,送他最後一程,為他皈依、為他祝福。當一個人走了以後,我們所說的全程,不是人走了就停止關顧,還有對他父母哀傷的關懷。直至今天,雖然他已走了半年了,我依然跟他的父母保持聯繫。所以這個全人、全家、全程,是我們非常需要關顧的範疇,不單令病人走得安穩,知道離開這個世界後下一站在哪裏,父母也可以少一點遺憾、多一點平安。

另外兩個「全」是全隊和全社區,之後再為大家介紹。

(待續)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