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香林寶像一一犍陀羅藝術展

最近深圳博物館舉辦了一個名為「香林寶像一一犍陀羅藝術展」的佛教造像展覽,展示了巴基斯坦七家博物館以及故宮博物院的兩百多件珍藏。來自巴基斯坦博物館的展品以考古發掘為主,包括佛教造像、佛塔建築構件等犍陀羅石雕藝術,而故宮所藏佛教造像則多從古代犍陀羅地區、通過高原絲綢之路進入中國的雕塑藝術。總的來說,是次展覽旨在以古代犍陀羅文明發展的視角,展現犍陀羅文化的魅力以及其對中國佛教藝術的影響。

港大佛學研究中心的崔中慧教授親自率團,吾等約三十名畢業生並肩同行。崔老師親自導賞,常青教授也加入為我們講解,溫故知新之餘眼界大開。有些片岩石刻特別吸引筆者注意,那是關於佛陀的生平事蹟,每片石刻都在述說一個故事,加起來就是釋迦牟尼的身世與得道成佛的故事,像連環圖形式般展現眼前。事實上,犍陀羅藝術中的佛傳故事,常分佈在不同區間以柱子隔開,如連環圖逐次展開,在約兩千年前沒有電影的年代,那是一種與別不同的閱讀與觀賞。

【圖一:白象入胎】

此浮雕有一定弧度,很可能原本嵌在圓形佛塔的周邊。故事場景分成兩部分,右側為白象入胎。佛陀在轉世為太子前,曾托夢給摩耶夫人,預示自己即將入胎。在夢中,佛陀化身為六牙白象,從天而降自右側進到王后的胎中。石刻中可見摩耶夫人臥於床榻,兩側有手持武器的女性護衛,化身白象的釋迦牟尼正從兜率天降下。左側為婆羅門占夢,淨飯王與摩耶夫人並坐述夢,最左側蓄鬚者為正在占卜的婆羅門。

【圖二:右脅降生】

此石刻為悉達多太子誕生的題材,根據佛經記載,太子是從摩耶夫人右脅下娩出,故稱「右脅降生」。摩耶夫人一行人來到藍毗尼花園,吉祥的無憂樹和娑羅雙樹茂盛的枝葉紛紛下垂禮拜。摩耶夫人自然地伸手抓住無憂樹的枝條。世尊從母親的右脅,隨著威武而又溫柔的光芒誕生。剎那間,一切樹木開花結果,天空降下花雨,帝釋以天絲錦綢承接佛身。帝釋天的上部是一位攜天鼓的神,天鼓的出現象徵著向世間宣示佛陀的誕生。此石刻整體線條流暢,人物造型婀娜優美,是三至四世紀犍陀羅石刻藝術經典作品。

【圖三:太子沐浴】

此石刻表現了悉達多太子出世後沐浴的場景。太子為裸身嬰兒,雙手下垂,立於正中台座上,兩側各立一人,手持水罐從太子頭頂灌下。太子左側為手執金剛杆的帝釋天,右側為大梵天。灌頂原為古印度帝王繼位儀式,象徵從此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

【圖四:太子返家】

此石刻表現了剛出生的悉達多太子從藍毗尼花園被帶回迦毗羅衛城的場景。石刻以馬車為中心,馬呈微微後蹲姿態,充滿力量和動感。

【圖五:太子習藝】

悉達多太子慢慢成長了。此浮雕左側兩人正在拉弓射箭,應為悉達多太子練習射箭的情景。右側為太子讀書的情景。太子每天騎羊上學,畫面中伏臥的羊表示太子在學校,太子坐姿,正在腿上橫放的寫字板上書寫。

【圖六:婚禮儀式(一)】

悉達多太子長大成人,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這石刻展示了悉達多太子婚禮中的宴飲場景。整個畫面分為三部分,上半部分描繪了舞蹈和歡呼宴飲的人群,左下側兩人手中持碗作供養狀,右下側一人騎馬,三人分別演奏鼓、號等樂器。

據博物館資料顯示,犍陀羅地區出土了多幅表現佛陀婚禮盛宴的浮雕,均為寺院或佛塔的裝飾物。

【圖七:婚禮儀式(二)】

這浮雕表現了悉達多太子結婚的場面。悉達多太子與耶輸陀羅牽手。前方的罐子和火焰為婚禮儀式時環繞在周圍的聖火。周圍三位是侍者,右側一位揚起手中花朵或樂器表示慶賀。兩位新人及前方裝有油的罐子與聖火是婚禮中的常見要素。

(待續)

<a href="https://www.buddhistdoor.org/author/%e6%bc%94%e7%84%b6/" title="Posts by 演然" class="author url fn" rel="author">演然</a>

佛門弟子。以寫作為生,著作超過兩百種。港大榮譽文學士、理學碩士、佛學研究碩士(優異)學位,並以第一名成績取得浸大語言研究碩士(優異)學位。先後獲得皇仁書院胡禧堂獎學金、浸會大學學術獎、香港編劇同學會故事寫作比賽優異獎、中大青年文學獎季軍、第二屆(2019)香港出版雙年獎、第十五屆(2019)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第四屆(2023)香港出版雙年獎等。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