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默照禪七後記(一)──福報與謎團

這次禪七,我在禪堂裏,坐在一位老人家後面。最初幾天,總因他而分心。他往往在最後一刻才出現,我暗想他遲早一定會遲到,恐怕要被罰跪香。不過,一直到了禪期結束,他都能準時入座。後來,偶然一次機會,我才發覺他只是留在禪堂外的走廊,努力做伸展運動。另外,法師不時走到我的面前,即老伯的後面,幫他矯正坐姿或以香板打斷他的昏睡。後來,法師也沒再來了,可能覺得他的習慣已根深柢固,誰也改不了。老伯的精進態度,教我敬仰;他太遲修正的積習,也給我很大的鞭策。

聖嚴法師在錄影開示中,一開始便提醒我們要有大信心和大精進心:相信自己可以接觸佛法,又可以來打禪七,都是有善根的人,當要好好把握這難得的福報。我們不要放棄,也不要放逸,否則年紀越大,身體會退化,尤其是心力會減弱,學習往往事倍功半。

趁還沒太遲

總護法師鼓勵我們快步經行時喊出口號:趁你的心還是身體的主人,跑快些!他記得有一次繼程法師帶領禪七時,曾提及福報的七個層次,依序是:

第一,生命最大的福報──得到人身;
第二,人生最大的福報──學佛;
第三,學佛最大的福報──出家;
第四,出家最大的福報──修行;
第五,修行最大的福報──禪修;
第六,禪修最大的福報──打七;

第七,打七最大的福報──開悟。

我們除了出家外,打七距離最高的福報──開悟──只差一級。法師又引述一位法師的感言:你們怕腿痛,不敢盤腿,可要等下世變成有四條腿或八條腿,才來學盤腿嗎?大家聽後,都不覺莞爾一笑。我則最怕自己懈怠,讓習氣一天又一天加強力量,隨時身不由己,多世輪迴的宿命就逃不掉了。

今次是我第二次打默照禪七,距離上一次已有四年多了。雖然平時一直沿用默照方法,又堅信密集練習會有進步,但是總欠機緣再來禪七。今次感恩得到多方因緣成就,真的有了突破,主要是因為活動的編排雖然緊湊,法師們卻照顧周到,選用的聖嚴法師錄影開示都貼近大眾的狀態,又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我們額外休息時間、帶領我們做不同的按摩方法及肢體伸展運動,讓大家可以精神充沛地修行。

以為控制大局 原來早已被牽著走

我更要感激常源法師的兩次開示,打開了纏繞我多年的謎團。

上次學了默照方法,以為自己在理論和實踐都已掌握了,不知原來捉錯用神。我一直讚嘆默照「無所住」的觀念,亦明白「放鬆」和「清楚」是重點,只是我太重視「清楚」這個概念,總以為不讓任何內外境的變化走漏眼,才是避免昏沉又符合「照」的原則,結果變成帶了孩子到朋友家的家長,不斷給活潑的頑孩吸引住,一直忙著看他有否行差踏錯,以為自己控制大局,不知孩子已變成主人,自己成了他的扯線玩偶。直至我在小參請教法師:默照要放鬆和清楚,但又要不注意任何事物,好像有矛盾,其實清楚要到甚麼程度?法師回答:你有否駕車經驗?那就如司機,要知道路面的整體狀況,不可以只看一點,否則開不到車子。

第二次在解七後,有幸還能遇到法師,再作非正式的小參。感恩法師的指導,令我幾次順利進入狀態。其中一次,前面約180度的環境如電影院弧型銀幕,每位師兄同時間的一舉一動,我都很清晰,但又不必費力。只是我跟著覺得有些不耐煩,不知要等到何時,才有新的狀態出現。法師當頭棒喝,回應道:清淨心就是那樣,沒欲沒求。(如鏡子反照)凡夫心才要不斷地攀緣,才能安心證實自己的存在。 

這令我想起當年一次禪七法師在解七時介紹的動畫:《最後的編織》(The Last Knit)。動畫中的主角不能讓自己閒下來,為了打發時間抑或以為找到生存的意義,投入了編織,甚至差點失去生命。最後,她拋去織針,呼出一口自在輕鬆的氣息。但是她一坐下,又不自主地揮動手上的剪刀,類似的歷史又要重複,一如輪迴……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