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齋口不齋心,在道德上是否有錯?從佛法的觀點看

近年來,吃素變成了生活時尚。從早期的大豆仿製素肉,到現時的未來肉,既豐富了素食的菜式與口感,也增加了素食者的選擇。不過,食用素肉卻招惹了一些人的非議,其中包括素食者與非素食者。批評食用素肉的素食者表示,從素肉中嚐到肉食的滋味,不能算是真正的食素。於是,他們對這種飲食方式嗤之以鼻。

有些素食者甚至認為,食用素肉是「齋口不齋心」[1]的行為。這種論調與某些非素食者的批評是一致的。不同於這類素食者的是,非素食者往住以這種觀點,來作為自己不吃素的理由[2]。「齋口不齋心」是一種道德判斷,本文嘗試引用衍陽法師(1958-2015)的觀點[3],來探討吃素肉是否不道德。

食素肉等於虛假?

為了營造食物的香味,有些素食者會在料理中增加素肉;為了招徠顧客,許多素食餐廳,亦會用素肉或「葷菜名來命名菜式」,譬如說秘製泰式烤肉、糖醋芋頭魚等。從飲食的角度來看,素肉能令素食者在進食時多了一項選擇,既能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欲,又可以保護動物的生命。這原本是件好事,卻為何遭受批評呢?到底批評者的心裏是怎樣想的?

簡單來說,批評者認為,食用素肉就是一種虛假的行為。最典型的反對理由是,我們既然選擇吃素,心裏就不應還存有吃肉的欲望。素肉雖不涉及屠宰牲畜,但素肉的食用者心裏多少還想著吃肉,甚至試圖從素肉中尋找食肉的快感,是一種心口不一的虛偽行為。換句話說,素食者不單要嘴巴不吃肉,還要心裏不存有吃肉的欲望;而食用素肉——動物肉類的替代品,是想吃肉的表現,是「齋口不齋心」的行為。

以「虛偽」來作理由,去反對素食者食用素肉合理嗎?

我們應該包容虛假?

相信有些人會認為,以「虛假」來形容素食者食用素肉的行為,是無稽之談的。當然,有些人會覺得,雖然這是種虛假的行為,但是無傷大雅的,也不關乎道德判斷。所以我們應該給予包容。假如這類型的虛假我們要去寬容,那麼我們是否也要以相同的態度,包容其他類型的虛假?

素肉,是一種沒有肉類成分的肉。如果把這命題抽象化來看,那麼它就變成是:「X,是沒有X的X。」事實上,這種「沒有X的X」現象[4],已充斥於整個社會。譬如說有廠商出產沒有酒精的酒,沒有咖啡因的咖啡,沒有雞蛋的蛋糕;又如,有娛樂公司推出沒有明星味的明星,⋯⋯甚至可能引申到這樣的問題:如果這些虛假,我們都要包容,那麼面對沒有人性的人,我們又應不應該包容呢?

我們不需要的,別人就不能夠擁有?

對於這個問題,佛教的看法相對比較簡單。佛法主張素食,是「不殺生」的實踐;而在製造素肉的過程中,是不涉及殺生的。就這層面來看,吃素肉與佛教教義並不抵觸。

多年前,《佛門網》製作了網上廣播節目「家家有本常念的經」。在節目中,衍陽法師指出:有些人選擇吃素,並不需要過渡時期,一旦決定吃素就可以吃很清淡。有些人卻不行,從葷食到素食,需要借助一些代用品來作精神的慰藉。

緣起的世間,每個人的際遇、因緣都不同,大家的需求也就不同,我們不能一廂情願地以為,「由於自己不需要,其他人就不能夠擁有。」修行也是有次第的,我們慶幸自己不需要過渡時期之餘,也要隨喜別人能夠開始吃素,而不是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來要求別人。    

如果我們一開始就要求別人要做個清心寡慾的聖人,大概多數人的反應就是卻步。但是,如果可以從最低限度的好人開始做起,很多人是願意嘗試的。同理,吃素也是這樣,就算目前是齋口不齋心,也好過心口都不齋,因為口若不齋,便涉及殺生(有興趣這議題的讀者可參考〈世界上有沒有一種肉是不涉及殺生的?論消失了的三淨肉 〉)。修學佛法著重長養慈悲心,所以我們不但隨喜任何形式的素食者,也應隨喜生產商的研發,因為他們一來沒有去宰殺牲畜,二來這些素食製品,也吸引了一批人願意嘗試素食。

假如全世界的人,都能夠以素肉去代替肉食,那麼因宰殺而引起的怨氣、刀兵劫、瘟疫將會減少。這樣的世界不是很美好嗎?如果我們從這角度去想,那麼吃素肉的好處是多於它的壞處的,更談不上是道德上錯誤。

延伸閱讀

假如佛陀生活在這時代,他會不會是個素食者?


[1] 「齋口不齋心」這句子有幾重意思,譬如說它有時指稱「佛口蛇心」的黑心人,本文僅局限於「食用素肉的素食者」,以及「用葷菜名來命名素菜」的情況。

[2] 這類非素食者通常將「齋口不齋心」解讀成「佛口蛇心」,繼而合理化吃肉的行為。

[3] 請收聽《家家有本常念的經》第68集,節目由衍陽法師與傳燈法師主持。

[4] 「沒有X的X」,是哲學家齊澤克提出的。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