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思惟死亡,使修行更深刻,還有這些大利益⋯⋯

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提供
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提供

省思死亡,不是為了產生恐懼或驚嚇,透過念死的修習,接受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有助於重新思索生命的優先順序,感恩在這個珍貴的人生中,還能與重視的人相聚,還能努力於修行。

當死亡真正來臨時,不會驚慌失措或是空留遺憾,而能事先做好準備。

已故的泰國禪師阿姜查曾說:「想像你去找一位預言精準的命相師,他告訴你:『七天之內你一定會死。』你還能睡得著嗎?你一定會放下所有事情,日夜禪修。事實上,我們的命運正是如此,我們每一刻都面對著劊子手的威脅。」然而,大多數的人總有一種幻覺,認為自己還有大把的時間,總想著「等明天」、「等有空」、「等以後」、「等退休」再如何,徒然虛度了多少光陰。

這兩年,新冠疫情席捲全球,造成5.58億確診病例,636萬人死亡。疫情之下,生命顯得幻化脆弱且可能轉眼即逝,甚至無法預測明天。有些人自己或家人親友在疫情中經歷過生死關頭,對生命有了新的體悟,在西方甚至興起一股「YOLO」(You Only Live Once,只能活一次)風潮,主張人生苦短,要及時行樂。這股YOLO思潮,若能與佛法的念死法門善加配合,或許能導向更好的方向。

老、病、死是「天使」

念死——思惟死亡,是佛教中非常重要的修行法門。當佛陀還是悉達多太子時,就是在皇宮外的城門看到老人、病人、死者和沙門而深受震撼。特別是當他看到死屍時,提醒了他,他和所愛的每個人都要面對死亡,因而決定出家求道,最終證悟成佛。

在《長阿含經》中,佛陀稱老、病、死為「天使」,向我們示現頭髮灰白、視力衰弱、背脊彎曲的衰老現象;虛弱呻吟、纏綿病榻、需人照料的病痛之苦;以及身壞命終、諸根壞滅,如同朽木,被丟棄塚間為鳥獸爭食的死亡真相。它們是最好的老師,為我們揭示生命短暫的本質,警示我們該有所抉擇,有所醒悟。

因此,修習念死法門,破除一種我們永遠不會死的錯誤認知,清楚自己的生命正在走向終點,走向死亡。而培養對死亡的覺知,觀照死亡隨時會發生的修持方法,能為修行者帶來很大的利益。

思惟死亡有大利益

美國佛教會會長菩提長老(Ven. Bhikkhu Bodhi)在指導禪修時,曾開示「死隨念」(maraṇānussati)的五個利益:一、幫助我們確定生命的優先事項,區別哪些是真正有價值和有意義的事。二、當死亡突然來臨,經常修習死隨念的人不會恐慌,可以帶著勇氣,平靜無畏地面對。三、幫助培育慈悲心,當我們把對死亡的覺知從自己擴展到他人,體認到所有人類和眾生都將死亡,同理並接受他們也將面臨死亡,有助於灌溉內心的慈悲種子,長養利他的慈悲之心。

四、提醒我們為來世做好準備。生命有限,終將一死,必須及早在今生開始為下一個生命旅程做準備。修善避惡,累積功德和善業,讓自己在來世向上提昇。五、激發我們的悚懼心(saṃvega),也就是出離生死輪迴的迫切感,我們必須在此時此刻就開始精進努力,朝向離苦解脫的道路,以到達不死的涅槃。

念死方法有多門

思惟死亡的具體方法,在不同的佛教傳統都有教導,達賴喇嘛在《達賴生死書》中介紹《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念死」法門,次第特別清晰,其分為「三根本、九因相、三決斷門」,也就是面對死亡的三個根本反省、九個理由和三個決定:

第一個根本反省:思惟死亡是必然的。

理由一:因為死亡必然來到,所以無法避免;

理由二:因為生命不能延伸,因此我們不停地向死亡靠近;

理由三:就算我們活著,也少有時間修行。

據此,第一個決定是:我必須修行。

第二個根本反省:思惟我們無法確知自己何時將死亡。

理由一:因為我們無法確定自己的壽命長短;

理由二:致死的因緣很多,續命的因緣卻很少;

理由三:因為人身是極為脆弱的。

據此,第二個決定是:我必須現在修行。

第三根本反省:思惟臨終時,除了修行之外,一切都無助益。

理由一:因為臨終時,朋友幫不上忙;

理由二:因為臨終時,財富幫不上忙;

理由三因為臨終時,身體幫不上忙。

據此,第三個決定是:我將修行不執著於此生任何美好的事物。

達賴喇嘛提到:「思索死亡,不僅能為臨終做準備,以及喚醒對未來世有利益的行為,對我們的心理也有戲劇化的影響。」唯有踏實而深刻的修行,才能更深入覺知緣起,了解萬事萬物是密切連繫的,如此便能理解他人的痛苦,慈悲也就油然而生,減少貪、瞋、痛苦與恐懼,而在面對死亡時,心也能夠有機會處於寧靜安樂中。

犀利的「拖死屍」話頭

中國禪宗也有殊勝的念死法門,禪宗祖師常教人參究「拖死屍是誰?」例如南宋的高峯原妙禪師就是參「拖死屍」話頭而開悟。語錄中記載:高峯禪師去見雪巖祖欽和尚,才剛問訊插香,雪巖禪師就一拄杖把高峯禪師打出來,後來只要高峯禪師進門,雪巖禪師便問︰「阿誰與汝拖箇死屍來?」每日被這麼逼拶著,一日高峯禪師忽然抬頭看見五祖演和尚的真贊:「百年三萬六千朝,反覆原來是這漢。」先前被雪巖和尚所問的「拖死屍」疑情頓破,豁然開悟。

大慧宗杲禪師令弟子道謙禪師前往長沙送信,道謙百般不願意,擔心自己參禪二十年還沒個入門處,若要作此行,道業肯定會荒廢。他的朋友宗元禪師聽說之後,鼓勵他:「不能在路上參禪嗎?我和你一起去。」於是兩人同行。途中,道謙請教宗元:「我一生參禪,沒有特別得力處,現在又路途奔波,應該怎麼相應呢?」宗元禪師說:「你先將善知識為你說的方法都放下不要理會。途中可替的事,我盡量替你。只有五件事替你不得,你須自己承當。」道謙便問:「哪五件事呢?」宗元說:「著衣、吃飯、屙屎、放尿、馱個死屍路上行。」道謙一聽,言下大悟。當一口氣上不來,這副身體不就是一具死屍嗎?

覺音尊者在《清淨道論》中說,死亡猶如劊子手如影隨形,近身舉劍就要砍到頭頸一般,要如是觀死自我警惕;而且色身猶如死屍,垢穢不淨,又有甚麼可貪戀的呢?

然而,今天我們還活著,畢竟還有一個死屍來拖,代表我們在世間還可以用這具死屍般的人身,多修習智慧,種植福德,期能以此面對死亡,做為進入另一個生命階段的資糧,甚或以此色身於此世努力利他行善,或許是大乘禪師拖著死屍的更高境界。

念死,讓生命更完整

今年一月才剛示寂的一行禪師,對於死亡的教導是「A Cloud Never Dies(雲不會死)」,它會轉化雨、雪、露珠或是樹木的養分。雲沒有消失,沒有生日和死期,事物永遠在延續著。當我們擴大觀點,將生命之流往前、往後延伸,就會發現死亡只是一個概念,每個人都會死,但沒有人真的死。生命沒有生滅,形式的無常變化皆是不斷地延續與新生。舉起自己的雙手深入觀察,就會看到自己是父母、先祖和眾多因緣的延續;當我們跨過此生的死亡線(deadline),也將以不同的形式延續、新生。

念死無常,讓我們對死亡做好隨時的準備,將心留駐於更深刻的修行上,或許有機會了解弘一大師往生前的四字絕筆——悲欣交集。

本文原刊於法鼓山《人生》雜誌第468期,佛門網獲授權轉載,特此鳴謝。標題為編輯所加。

延伸閱讀
排山倒海的事情,抵不上插隊前來的無常!《增壹阿含經》如何教導我們到達安穩快樂的彼岸?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