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直下承擔,就是不靠外界的力量來拯救我們,當下讓生命本具的佛性放光──禪的悟境(中)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續上期)

禪者開發心靈的第二個方法,叫做「直下承擔」。

前面講過,禪宗的心法與次第禪的止觀方法雖然有聯繫,但本質上不一樣。在印度,禪觀法門裏,像止息觀、因緣觀等等,都是對治法,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問題,心裏有這樣的缺陷,所以需要用這樣的方法來對治它。而中國禪宗的特色是要求禪者全力承擔。

全力承擔是甚麼意思呢?即念念相信一切都是佛的化身,一切都是佛性的妙用,在此信心之下,回歸於無心而照、照而無心,回歸於統一性,包容一切,不取不捨。心裏面的善惡念頭,外界的環境,大自然中鳥語花香,四季變換,太陽東升西落,月缺月圓,這一切無不是法身。所以祖師講:法不是見聞覺知,但是法不離見聞覺知。見聞覺知所實踐的,就是生命的全部境界。因此談起全體的承擔,就是不外求,不靠外界的力量來拯救我們,當下證真,當下體悟萬物的統一性,當下讓生命本具的佛性放光。

「正法眼藏」這種說法,是一個比喻。在眼睛沒有打開之前,我們生活在黑暗當中。因為沒有真正的智慧,我們所見到的一切,都是對待的,如是非、美醜、來去、生死等等。只要有是非、美醜、得失、利害之分別對待,我們就生活在矛盾當中,就生活在愚昧昏濁狂亂之中。而禪的境界則是一種統一的境界,就大的方面而言,過去現在未來的統一,空間的統一,自他的統一,人和自然的統一,個人和社會的統一;就個人而言,身和心的統一,言和行的統一。修禪的目的就是為了回歸這種統一,它是我們心的本原狀態。

獲得生命的主動權 由被動變成主動

臨濟祖師講:「道流!是你目前用底。與祖佛不別,只麼不信,便向外求。莫錯!向外無法,內亦不可得。」──這個「現在進行時」,與祖師、與佛沒有甚麼區別。法不用向外覓。如果有內外的對待就不對了。「大丈夫漢,更疑個甚麼?目前用處更是阿誰?」──這是禪師說話的語氣,他逼迫我們當下承認。「把得使用,莫著名字。」──你認識了它,你就可以使用它。而它沒有名字,沒有形象,沒有方所。「號為玄旨,與麼見得,勿嫌底法。」──如果你認識了目前的自己,就是現在正在進行時的這個東西,你就徹底擺脫了生死的纏繞。嫌的意思是嫌棄、拋棄、不要,取捨──我要這個,不要那個,我喜歡這個,討厭那個。如果你認識了它,怎麼都好。在家好,出家也好;窮也好,富了也好;健康好,生病也無妨;活著好,死了還好。如果見到了我們生命中現在進行時的那個,我們就可以獲得生命的主動權,由被動的生活變成主動的生活;由有選擇的生活變成一種欣賞的生活;由發牢騷、抱怨的心、變成讚美、讚歎的心,感激的心。

訓練全體承擔

長沙景岑禪師說:「盡十方世界是沙門眼」──十方世界都是智慧,都是出家人的眼;「盡十方世界是沙門全身」──十方世界,天地萬物,山川河流,就是我們自己;「盡十方世界是自己光明」──十方世界都在自己光明裏;「盡十方世界無一人不是自己」──十方世界沒有一個人不是你自己。所有的對立都統一了。甚麼叫開悟呢?現在我們可以在語言上勉強下一個結論:開悟就是生命中所有的對立面全部統一起來了。領悟了這個統一性,找到了這個統一性,就獲得了生命最大的自在、最大的自由、最大的主動性。迷失的生命在矛盾裏,開悟的生命在統一裏。我再強調一點,這個統一是在自己心地上的統一。

全體承擔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需要訓練。怎麼訓練呢?就在當下所起的這一念上,承擔一切原本如是。說到承擔,實際上我們是一點也開口不得,完全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內證境界。就像魚在水裏,它不去思考水。為甚麼?因為它就在水裏邊。我們本來就在佛性裡,本來就在道裏,我們的整個活動都在佛性裏,內外、主客觀的一切都在這裏。所以,對於佛性、對於大道,我們是描也描不成、畫也畫不就,很難說。

有一個公案講全體承擔。宋朝有一位大詞人黃庭堅,他是學佛的,據說他知道自己的前世。有一次,他偶然走到一處自己上輩子生活過的地方,看到有一位老太婆在一個靈位前供飯。他走進屋裏,覺得非常熟悉,書、書架,都覺得很眼熟。原來老太婆的女兒已經去世,她就是黃庭堅的前生,所以每當忌日供飯的時候,黃庭堅就不覺得餓。黃庭堅跟晦堂禪師學禪,因為他是個讀書人,所以晦堂禪師就用孔子的話來給他講。晦堂禪師說,《論語》裏有一句話,你有沒有注意啊?孔子跟弟子說,「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學生們啊,你們以為我在法方面對你們有甚麼隱藏嗎?沒有!我從來沒有對你們隱藏過任何東西,一切都是現成的。晦堂禪師跟黃庭堅講,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黃庭堅說,我不明白。晦堂禪師說,那你就好好地參一參吧!於是黃庭堅每天都參這個問題,可是儘管費思索、動腦筋,還是找不到答案。有一天,他陪晦堂禪師在山間散步,正好看到一樹桂花怒放。晦堂禪師就問:「你聞到桂花香了嗎?」他說:「聞到了。」 (在這以前,他一直在想「吾無隱乎爾」是什麼意思,請各位注意這個背景。)晦堂禪師馬上說:「吾無隱乎爾。」一言之下,黃庭堅開悟了。這個故事講的就是全體承擔。
 

(待續)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