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在高昌故城,玄奘法師講經的痕跡依稀可辨⋯⋯

高昌故城 (圖:鳳凰網佛教)

高昌故城歷經千年風沙,如今仍然宏偉壯觀,玄奘法師講經的痕跡依稀可辨。當年,玄奘法師想不到,高昌之行竟然成為他西行的轉折點。

高昌位於今日的新疆吐魯番市,是古時西域的交通樞紐。它始建於西漢,即漢代的車師國,是西域三十六國之中,唯一以漢人為主的國家。《北史·西域傳》中記載,「地勢高敞,人數昌盛,因名高昌。」

《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玄奘法師在西行取經的路上經過高昌國,當時的君王麴文泰信奉佛教,恭迎玄奘法師的到來。麴文泰隆重禮請法師講經一個月,還執意挽留,但法師始終不改西行的決心。

這種求法的堅定感動了麴文泰,他提供旅費、隨從等,傾全國之力助法師西行。他又親函西域諸王,請求他們協助法師西行。玄奘法師臨行時,大臣、百姓夾道相送,麴文泰依依不捨,抱著法師慟哭,場面感人。

玄奘法師這段「奇遇」,是他西行之旅的轉折點。在此之前,他一路上餐風宿露,歷盡千難萬險,差點命喪黃沙。有了麴文泰的幫助,玄奘法師的旅程便一路平安。同時,他跟麴文泰相約:從天竺回來後,再到高昌國傳播佛法。

十幾年以後,高昌國的恩情,玄奘法師還一直記在心中,尤其念念不忘與高昌王之約。然而,當他風塵僕僕回到故地時,西域的形勢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高昌已經滅國,而麴文泰亦已經離開人世。

玄奘法師感到十分遺憾,仍履行承諾,在高昌講經一段時日。後來他返回中原,開展譯經的工作,譯出《大般若經》六百卷、《瑜伽師地論》一百卷、《大毘婆沙論》二百卷等,為後人帶來無數智慧瑰寶。

傳說,當年麴文泰就是在「可汗堡」迎請玄奘法師。「可汗堡」是高昌故城內城北部正中一座不規則的小城堡,如今在境內仍然可見。

可汗堡——傳說高昌王當年在此迎請玄奘法師 (圖:鳳凰網佛教)

高昌故城的建築,類似唐代長安城的形制和佈局,平面呈長方形,周長5.4公里,總面積約200萬平方米。全城有九個城門,內城在外城中間,平面呈方形。宮城在最北面,城內有外城牆、內城牆、宮城牆、可汗堡、佛塔等建築。

高昌城外城的東南面,有一處寺院的遺址。現存一座外方內圓的建築,圓頂已經損壞,據說這座建築就是當年玄奘法師為高昌王講經弘法所用的講經堂。

高昌古城內玄奘法師講經堂 (圖:鳳凰網佛教)

高昌故城歷千年大漠風沙,輪廓猶在,依然十分宏偉。


延伸閱讀:
這是玄奘法師西行取經途中,藉著持誦《心經》化解危難的故事⋯⋯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