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長埋海底,與游魚為伴。在這片海底墓國,家屬可以讓逝者安息、海洋生命延續⋯⋯

(圖:網上圖片)

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海倫‧馬天尼斯女士的愛兒佐迪(Jorge Ruiz)2017年離世,當時她正為後事煩惱。馬天尼斯女士說:「佐迪喜歡陽光、海灘,他原想將骨灰撒在邁阿密的海上。但我身為天主敎徒,卻希望能保存他的骨灰。」

馬天尼斯女士最後決定,將佐迪的骨灰安放在「海王星紀念礁」(Neptune Memorial Reef)海底墓園,這個墓園位於比斯坎島(Key Bisceyne)大約五公里外約十四米深的海中,佔地約六公頃。墓園的設計,以傳說中的迷失帝國「亞特蘭提斯」(Atlantis)遺址為藍本,有動物雕塑和樑柱等。

工作人員協助馬天尼斯女士將佐迪的骨灰與水泥混合,倒入模具,製成一塊紀念磚。馬天尼斯女士在 磚上加上名字、生卒年份等。三日後,水泥凝固,隨後潛水員將紀念磚安置在墓園預留好的地點。

(圖:網上圖片)

逝者的親友甚至可以將先人的骨灰製成貝殼、海星等形狀,也可以加上其他裝飾物,如紀念硬幣、印下掌印等。這個墓園至今共為1,000名逝者提供墓地,預計全部建成後,可埋葬二十五萬人份的骨灰。

海底墓園同樣形成一個海洋生態系統,「海王星紀念礁」建築與雕塑多以水泥、銅和鋼鐵建造,所用材料經過挑選,酸鹼度與海水近似,適合魚類和海洋生物棲息。墓園的營運總監吉姆‧赫斯勒(Jim Hutslar)表示,現時有多達五十六種魚類、螃蟹、海膽、海綿和珊瑚在那裏棲息。當海底墓園全部峻工後,將成為全球最大的人造珊瑚礁群之一。

此外,由於墓園水深只有十多米,自2007年開始營運以來,已成為一眾潛水者的樂園。赫茨勒說:「這裏不但可保存先人的骨灰,讓後人可以前來瞻仰;這裏的人工礁群,也讓海洋生物得以棲息,營造一種生生不息的生態。」

赫茨勒表示,不時有人查詢墓園的營運方式,包括澳洲黃金海岸的市長。澳洲雖然地廣人稀,但大部分人口居住在沿海地區,因此同樣面對缺乏墓地的問題。但沿海的水域,卻可以開闢為海底墓園。

(圖:網上圖片)

另一方面,佛羅里達州的慈善機構「永生礁」(Eternal Reefs),卻提供另一種海葬方式——礁葬。做法是將死者的骨灰和混凝土,製成礁球(reef balls),然後放入水中。這些礁球高一米多,寬兩米,重250公斤至1,800公斤,其凹凸和粗糙的表面,能讓珊瑚和藻類等海洋植物生長。

截至目前,永生礁已經在德州到新澤西州約二十五個地點放置近3,000個紀念礁。

愛丁堡大學地球科學學院海洋生物學教授梅利‧羅伯茨(Murray Roberts)認為珊瑚礁葬的想法很好:「珊瑚和各種動物在礁球上能生長得更好,我看不出有甚麼明顯的缺點。」

羅伯茨說,將人類骨灰放入人工魚礁,除了可以保護它們免受破壞,也讓人類關注海洋造成的破壞情況。他又補充:「想像一下,如果拖網刮過的珊瑚礁含有人類遺骸,大眾將感受到多大的震撼。」

(圖:網上圖片)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國家海洋學中心柯林斯(Ken Collins)博士對此表示贊同,他說:「只要不干擾到海床,礁球對海洋生態造成的影響,最多只會持續幾天。」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認同這種埋葬方式,因為礁葬仍不可避免要先經過火化程序。平均而言,每火化一具遺體會釋放400公斤的二氧化碳。慈善機構「自然死亡中心」(Natural Death Centre)的經理虂斯‧伊曼庫克(Rosie Inman-Cook)說:「如果人們真想改變,那就不該選擇火化。」

此外,礁球使用的混凝土,同時會產生二氧化碳。現時生產混凝土的碳排放量,佔全球8%。英國艾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海洋生命學家米高‧施坦克恩(Michael Steinke)說:「混凝土會帶來巨大的環境成本,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你真的有環保意識的話,這可能不是最好的主意。」


延伸閱讀:
日本有越來越多市民選擇寺院樹葬。市民:我放心了,因為安息之處已有著落⋯⋯

在聖嚴法師推動下,台灣近年環保葬人數逐年上升。台北市政府更推出這些政策,成功鼓勵更多人選擇綠色殯葬!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