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不曾变质的爱

第243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1-04-27

她一身雍容华贵的妆扮,踩着新颖的高跟鞋,却满脸怨气地走进了诊所。我误以为她有急病,但后面却跟随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妇,缓缓地由佣人推了进来。

“这老妈好烦啊!整天说肚子痛,这个星期来看了两位医生,我的工作全都给她搞砸了,你看需不需要给她打针?”她急促的语调和低头不语的老妇,有着强烈的对照。

我向她问及老妇的病历,这女儿只道:“她呀,是个药罐子,花了我很多钱呢!”当我再进一步询问时,她却支吾着,一问三不知;心虚而尴尬的眼神不时投向那位女佣。

那女佣似乎懂得老板娘的窘境,从裤袋里掏出一把以卫生纸包住的药丸,跟着又从另一个裤袋掏出一包,说是晚上服用的。这女佣的贴心,给了我很大的方便。

老妇偏着头,双手按着下腹,痛得脸都扭成一团,犹如临盆在即的高龄产妇,在这把她承受不来的年纪。我向老妇问好,她抬起头以涣散的眼神看着我。深锁的眉宇,欲言又止的神情,透露了比她斑鬓还多的心事。看来,这瘦而干瘪的身躯藏着一颗羸弱的心灵,却塞满了比她皱纹还要多的苦衷。

一经检查,才知老妇有严重的便秘,一堆石头般硬的粪卡在肛门。她的身子因大肠的绞痛而在病床上蜷曲着,但她始终忍着,深怕一哼出声,就会给孩子添加了累赘。

我向老妇表明要为她清理粪便。征得她同意后,就二话不说,以手指挖出那些久憋的粪。那股味道,自不在话下。在屏风的另一边,忙着通电话谈生意的女儿,没料会有此状况,一声“哇!臭死了!”就夺门而出,留下那位曾经不厌其烦,为她换洗尿布的母亲。

清理完毕后,女佣正要把老妇推出诊所时,老妇忽然回过头,幽幽地说:“我的孩子都很忙,对我也很好,还请女佣照顾我。”这一把年纪,这一个关头,她还极力地袒护着孩子,尽管诊所里还弥漫着那股挥之不去的憋气。我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向她示意我明白身为人母的苦衷。

雏儿的羽毛丰满,飞了出去后,母亲的心何曾安稳过?当我们小时候跌跤,长大后失意时,母亲总是张开双手迎接受伤的孩子。我们的哀声叹气,都是如此精准地贯穿母亲的心,振动着她的耳膜。当她疾病缠身时,却是咬紧牙根,抱病在厨房里张罗孩子的三餐,让自己继续淹没在没完没了的柴米油盐里。

母亲把一生的青春都奉献于养育孩子,甘心让炊烟染白了头;若有所求,那就是哀求医生让她们承担孩子的病痛。若不是有幸行医,目睹母亲们这种泪声俱下的无助​​,我也和你们一样不会懂——母爱是没有尽头的。

年迈又多病的母亲,能让我们反哺的日子,不会太久。而,母亲对孩子的爱,不曾变质,即使我们是那么的——不孝!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