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他们眼中的鹿湖──一封谘询书 守护香港仅有的清静地

文:李玉樱 | 2014-10-08
何佩娴初游鹿湖时,于无人的静室中看见这张照片,相中出家人在进行授戒仪式,庄严殊胜,与当下的冷清成强烈反差,她遂生起守护鹿湖的念头。何佩娴初游鹿湖时,于无人的静室中看见这张照片,相中出家人在进行授戒仪式,庄严殊胜,与当下的冷清成强烈反差,她遂生起守护鹿湖的念头。
陶长宏博士在乐生莲社访谈时,师父解释早年出家人上山修行,为了节省寺院开销,自备柜子,生时作为衣柜,往生时可做为棺木使用,这称之为不侵损常住。陶长宏博士在乐生莲社访谈时,师父解释早年出家人上山修行,为了节省寺院开销,自备柜子,生时作为衣柜,往生时可做为棺木使用,这称之为不侵损常住。
蓝天白云下,两位大澳保育人士娓娓道来鹿湖的舒服宁静,为香港提供一个歇息的空间。蓝天白云下,两位大澳保育人士娓娓道来鹿湖的舒服宁静,为香港提供一个歇息的空间。
鹿湖位于大屿山羗山之上,昂坪之下,为香港禅宗的发源地,四、五十年代佛教气氛非常兴盛,现时这一带仍有38间寺院,各有独特之处。鹿湖位于大屿山羗山之上,昂坪之下,为香港禅宗的发源地,四、五十年代佛教气氛非常兴盛,现时这一带仍有38间寺院,各有独特之处。
机缘下到访竹园,一位比丘尼以大悲水款待,她一人打理好整间寺院,一尘不染,寺门外还有耕作的田地,自给自足。机缘下到访竹园,一位比丘尼以大悲水款待,她一人打理好整间寺院,一尘不染,寺门外还有耕作的田地,自给自足。
早年交通不便,在鹿湖修行的出家人不方便出外就医。几位义诊中医师回想当年上山替出家修行人看病的情形,体会到在山上的修行人坚忍刻苦的生活方式。早年交通不便,在鹿湖修行的出家人不方便出外就医。几位义诊中医师回想当年上山替出家修行人看病的情形,体会到在山上的修行人坚忍刻苦的生活方式。

这个故事从一张照片说起⋯⋯


「当时的气氛有点冷清,其中有一家没人的静室,那扇门坏了敞开了,掉出来的一张照片,上面站着一排出家人很庄严的站着,似乎是授戒仪式后的合照。我看了后很感触,生起了保护鹿湖的念头。」90年代,大澳环境及发展协会主席何佩娴在大澳居住并执教鞭,每逢假日,就和区内的保育人士四处游山,第一次到鹿湖,给她很深的印象﹕「这个地方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自在感,很和谐,这一带有很多静室,每所都有独特之处。」



何佩娴﹕「它是香港禅宗的发源地。」


她翻看由筏可和尚指导的《大屿山志》,才发现原来鹿湖的历史大有来头,「原来该地是香港禅宗的发源地,四、五十年代,很多内地的高僧大德来香港弘法,最兴盛的时候,鹿湖有接近百位出家人。」那时何佩娴便和几位教师开始了最早期的香港口述历史计划,可惜当时很多人都离开了,访谈一直没法很有系统的进行。直至她和前香港大学地理系高级讲师陶长宏博士谈起,才再展开了这个历时两年的大屿山口述历史计划,并协助架构成多媒体网站,希望保育本土传统佛教寺院制度。


事隔多年,冷清的寺门又再度恢复生气,多了新的修行人进来,如大观禅师接手管理觉修寺,重新修整。另一边厢,地塘仔的衍禅法师和衍好法师也到鹿湖去守护大觉寺,「大觉寺那时己是一片颓垣败瓦,到处都漏水,下雨时两位师父只好睡到厨房里,再慢慢修好寺院。」



陶长宏博士﹕「它提供一个很好的禅修地方。」


       陶长宏博士一直有到鹿湖禅修的经验,觉得鹿湖的氛围很舒服宁静。2008年,她开始察觉鹿湖有点不太一样︰「有些师父离开了,寺院没人管理被人霸占了。」原来是经营骨灰龕的商人买下了一所寺院,并不断扩大版图,「当大众把佛事和骨灰龕混为一谈时,我觉得那是因为他们对正信佛教没有一个具体的认识,希望透过口述历史计划,让大家了解到鹿湖背后有这么珍贵的历史,才会有一种发出内心想要保育这片土地的念头。因为如果你不认识这个地方,便会觉得这个地方存在与否对你也影响不大。」

       因为佩娴所提出的替鹿湖做口述历史文化的想法很好,也由于鹿湖师父们的鼓励,我便向卫奕信勋爵文物信托申请研究经费,并借助香港大学地理系的丰富人力物力资源,开始了为期两年的鹿湖口述历史计画。并依照该信托的期待将研究成果透过网站和短片的形式与社会大众分享。这中间有非常多人投注心血,详情请参阅下列鹿湖网站的鸣谢连结。
 

当时社会对骨灰龕入侵佛门清静地的争议很大,城规会便在三年前发表《鹿湖及羗山发展审批地区草图编号DPA/I-LWKS/1注释土地用途表说明书》,冻结当地土地利用的改动,同时透过公众咨询集思广益以便制订符合当地佛教历史文化背景的土地利用方式。现在三年刚满,政府于8月22日公布了鹿湖及羗山分区计划大纲图,开放给公众咨询时期到10月22日截止,这表示鹿湖土地利用的方式即将成为定局。在此之前,许多关怀鹿湖的团体,已发起并执行各项保育和守护鹿湖的行动,现在咨询期即将截止,希望大家能一同为鹿湖发声,守护这个属于我们的地方。

 

对禅宗而言,生活方式非常重要,「修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修行」,计划透过访问当地的修行人,了解到他们和大自然的关系,「修行人的心和大自然是分不开的。他们在树林里禅修,也可以蹲着一天抓菜虫而不使用杀虫剂以避免伤害到任何生命,他们一生都奉行节约简朴的生活,对生死有另一种体会。」



中医师﹕「义诊的过程让我看到信仰的坚强。」


自90年代起,常常到鹿湖为法师们免费看诊的中医团队提到常常见到法师站在菜田老半天,就为了抓菜虫,他们从生活的细节里感觉到法师对生命迥然不同的看法——如当中有位医师某次发现师父给狼狗咬过、已愈合的伤口,医师判断出当时的伤势应立即到医院处理,当然法师没有理会,伤口最后也自然修复了,但由于没有经过正确的治疗,医师看到师父的时候,师父已有点跛脚。有位医师深有感悟﹕「如果信仰可以让人这么坚强,是很值得学习的。」



研究助理﹕「它是香港少有的宁静空间。」


本身是基督徒的Eddie,参与口述历史计划的研究助理,负责联络及资料搜集、设计计划的访问范围及对象。回忆起2009年山上一些居民说鹿湖的环境遭受到破坏,一个寺庙为了发展骨灰生意,占领其他庙宇。他翻查的资料都呈现了鹿湖的重要性,希望把鹿湖列入佛教文化的保育区。


由于要进行计划中的拍摄及访问工作,参加了禅坐,体验供僧等法会,感受很深。他看到出家人对生命的重视,见他们烧柴煮饭,把每枝柴略作敲打,希望把在柴枝里的昆虫抖出来,避免伤害到任何生命。除了关心身边的环境,出家人对人也表现出谦卑的态度,总是默默去做,不作抗争。


住在大澳经已十个年头的他,看到日出日落,生命的更替,很实在的呈现在自己眼前,惊叹大自然的不可思议,这让他反思对物质需求的必然性,反见在香港其他地区,简单的生活方式绝大部分都消失了,「鹿湖上原有的生活和空间,为香港提供了一个宁静的场所,正好重新让我们想想有没有必要发展得那么快﹖」




伸延阅读﹕


大屿山鹿湖口述历史计划——保育本地传统佛教寺院制度
http://www.geog.hku.hk/lukwu/


公众撰写咨询书建议﹕
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49496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