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教建构伦理学的展望

文:赵敬邦 | 2020-01-31
图:Pixabay图:Pixabay

上文指出佛教伦理学实有一特色:佛教有其自身的伦理学说,但亦不会断然否定他人的伦理学说;正是佛教不把自身的伦理学说和非佛教的伦理学说放在对立位置,佛教乃能吸收其他伦理学说中的有益部分,以完善自身的伦理学。我们若要说明佛教在未来当如何发展一套更趋完整的伦理学系统,亦应循上述特色来行事。如此,佛教伦理学的发展才能有一准绳,而可避免随意的比附或主观的臆测。至于佛教伦理学在日后发展时的具体工作究是如何? 以下的例子或有助说明其中一二。

长期以来,汉传佛教一个为人质疑的地方,是对世间事务不够关心,中国思想史上宋明儒者质疑佛教往往未能「开物成务」,二次大战以后国际学界质疑日本佛教界对战时日本的军国主义保持沉默等,都是就汉传佛教作出相关批评的着名例子。事实上,正如〈佛教建构伦理学的步骤 (一)〉所言,不少人即用佛教的「空」来作逃避价值判断的借口,把佛教理解为其既认为世间的一切是因缘而有,故万事万物均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当中包括善恶对错。因此,我们遂不应对任何伦理判断有所执取云云;但正确的观点却是我们不应为善恶所累,否则不只恶事会为我们带来烦恼,而善事也可以成为我们烦恼的事情。此所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所言:「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换言之,我们在证悟世间的一切当是因缘而有后,更不应为善恶所染而心生烦恼,而不是说从此没有善恶对错之分。事实上,吾人在省察世间一切的本质实为「空」后,反而能够抛开自己主观的成见,以还万事万物的最真实状态,故《大智度论》有「不坏假名而说诸法实相」一说。是以,我们在证悟「空」的道理后,才能清楚人性究是甚么,从而清楚人在面对各种处境时当如何回应。情况一如杯子的本质是「空」,但其并不代表杯子即没有任何属性,我们还是可以知道杯子的颜色、物料构造,以及它的容量等,只是我们知道这些属性均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而已。同样地,吾人的本质虽「空」,但察见这一事实后并不代表我们即没有人性。反之,这是让我们能更清楚知道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究。达赖喇嘛在其着作中强调,吾人既对「空」理有所把握,乃当知道人性即是慈悲。在这意义下,儒家有关人性的讨论不但不会对佛教构成威胁,更是有助佛教在人性方面的立论。因此,面对儒家等有关人性的讨论和基于这些讨论而对佛教所作的批评,佛教实有重视的必要,这是因为佛教的伦理学本身即可包含有关人性的探讨,亦应该有这一方面的探讨。这即是德性伦理学或心性论有益佛教伦理学的一个例子。

此外,我们尚可质疑吾人在证悟「空」的境界后,是否即会如佛教所言的能更懂得人的本性。吾人若要对以上立场更作肯定,乃不能仅诉诸宗教上的权威,而当更有客观的证据。后者,则有待科学的实证。事实上,美国科学家贺博特.班生 (Herbert Benson) 于上世纪下半叶便曾就禅修的效果对藏传佛教的僧人进行研究,彼发现僧人在禅修的过程中能暂时控制如视觉、味觉和触觉等心识活动,并产生体温上升等生理现象。诚如达赖喇嘛在《梦.意识.佛法:达赖喇嘛与科学家对话》一书中所言:「科学证据和解释能将不可见的变成明显且可理解。反之,宗教传统所注重的心与生命,其解释、论点和诠释比较属于主观的经验和提倡。科学解释通常可以借实验而达到客观和分享的目的,以侦查和测量客观现象。这使得科学解释变得更可理解和认知,不像宗教解释主要是得自内观经验。科学家的解释,当然更为有效。」随着科学实验发现禅修能为吾人的生理状态带来改变,其又能否在解释禅修与道德心理的关系上带来突破? 换言之,科学的实证在原则上当有助完善和补足佛教的主张,而这则是科学决定论或有益于佛教伦理学的例子。以上均是佛教或可透过借鉴非佛教的思想或方法来加强自身立论的例子,而佛教之所以能够有此做法的理由,正是建基于佛教的核心思想 ——「空」。

至此,我们已对佛教当有必要建立一套伦理学、佛教建构自身伦理学的步骤,以及佛教伦理学的特色等诸议题作初步的讨论,并就佛教伦理学于未来的发展作一展望。事实上,佛教伦理学在西方佛学研究中可谓显学,惟其在华人佛学界中却似未得到太大的重视。希望借着此一系列的短文,能为读者带来有关这议题的基本认识。至于佛教伦理学在如感情、政治和环保等各个具体议题的贡献当为如何,则可留待他日因缘成熟再行探讨,而本文对于佛教伦理学的讨论亦暂告于此。(全文完)

延伸阅读

赵敬邦先生的其他文章,请按以下网页

作者 - 赵敬邦
志莲夜书院及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兼任讲师。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