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经选读──《四十二章经》(五)

文:郑运兰 | 2014-11-19

(第二十五章):「佛言:『夫为道者,犹木在水,寻流而行,不左触岸,亦不右触岸;不为人所取,不为鬼神所遮,不为洄流所住,亦不腐败,吾保其入海矣。人为道,不为情欲所惑,不为众邪所诳,精进无疑,吾保其得道矣。』」

本章说明修学佛法,能够精进的话,将来一定可以得道证果的。以木比喻我们五蕴身心,在六度法流水中,寻流而行。两岸比喻五欲及外道邪见的两重障碍。若我们循道而行 ; 不触左岸,亦不触右岸,比喻离于二边,不执着断见或常见。便「不为人取」,即不落入人天道。「不为鬼神所遮」,即不堕落鬼神界。「不为洄流所住」,即不受轮回。「亦不腐败」,即精进不退而终成佛道。

(第二十六章):「佛告沙门:『慎无信汝意,意终不可信。慎无与色会,与色会即祸生。得阿罗汉道,乃可信汝意耳。』

本章及下一章,均是告诫出家众,要谨慎心意,远离女色。虽然是对出家众说,但在家人有时也为情欲,惹上麻烦。本章是提示弟子,要证得到阿罗汉果位之后,才能不为色欲所动,而避免灾难。

(第二十七章):「佛告诸沙门:『慎无视女人,若见无视。慎无与言,若与言者,敕心正行,曰:『吾为沙门,处于浊世,当如莲花不为泥所污。老者以为母,长者以为姊,少者为妹,幼者子,敬之以礼。』意殊当谛惟观,自头至足自视内,彼身何有,唯盛恶露诸不净种,以释其意矣。』

佛陀教导初出家众,如何不为女色所动。从避免言语接触,观想女方为自己的家人,及用不净观等具体方法,均可熄灭色念。在《杂阿含经》1165经中,也有相似的经文。 经中尊者宾头卢开示,教导出家未久,新学年少比丘 :「若见宿人,当作母想。见中间者。作姊妹想。见幼稚者。当作女想。」[1]

(第二十八章):「佛言:『人为道去情欲,当如草见火,火来已却。道人见爱欲,必当远之。』

佛陀教导出家众,将情欲视为可以燎原的火,应当远离。否则,情欲之火,会烧毁修行人的道心。

(第二十九章):「佛言:『人有患淫,情不止,踞斧刃上,以自除其阴。佛谓之曰:『若断阴不如断心,心为功曹,若止功曹,从者都息;邪心不止,断阴何益?斯须即死?』 佛言:『世俗倒见,如斯痴人。』」 本章强调身体的欲望,应从心理上来对治。因为凡夫动心发语,都是由心念而起。心是总司令,为善为恶都由心掌控。要断除淫欲,先要避免起心动念。否则,即使 断阴茎,也不能断除淫念。

(第三十章):「有淫童女与彼男誓,至期不来而自悔曰:『欲吾知尔本,意以思想生,吾不思想尔,即尔而不生。」佛行道闻之,谓沙门曰:『记之!此迦叶佛偈,流在俗间。」

女孩被男友爽约了,当然很不开心。但她明白一切唯心造,若心中不想这人,他便不会在她思想中存在了,更不会为他生气。能掌握自已的心,一切境界面前,也不会容易起烦恼。 佛陀告诉弟子,这是过去伽叶佛说过的偈颂。在《佛说长阿含经》中,佛陀提及伽叶佛,佛名拘楼孙,又名拘那含。[2]

(第三十一章):「佛言:『人从爱欲生忧,从忧生畏。无爱即无忧,不忧即无畏。』

爱欲令人引起许多牵挂、忧虑,继而引生惶恐、布畏。对自已喜爱的人和物,未得到时,千方百计的追求。求不到的,便产生求不得苦。得到了,又怕失去,产生坏苦。一旦失去,又有爱别离苦。所以,要避免忧怖,当从根本舍离爱欲下手,便无所罣碍,无罣碍故,便无有恐布。

(第三十二章):「佛言:『人为道,譬如一人与万人战,被钾、操兵、出门欲战,意怯胆弱乃自退走,或半道还,或格斗而死,或得大胜还国高迁。夫人能牢持其心,精锐进行,不惑于流俗狂愚之言者,欲灭恶尽,必得道矣。』

第三十二章至第三十四章,都是说修行学道要精进。本章比喻学佛之精进,犹如披甲上阵,一人敌万众,需要以精进不懈的决心,克服种种困难、诱惑。面临大敌,有些人因为心生畏怯,而弃械投降,半途折返;或有些人有勇无谋,而战死沙场。若要战胜,心要时时安住正念、正慧地「牢持其心」。修行,要「精锐进行」,以精进勇猛的行持力,克服种种逆境的考验。如此,方能破除烦恼魔障,证得道果。

(第三十三章):「有沙门夜诵经甚悲,意有悔疑,欲生思归。佛呼沙门问之:『汝处于家将何修为?』对曰:『恒弹琴。』佛言:『弦缓何如?』曰:『不鸣矣。』『弦急何如?』曰:『声绝矣。』『急缓得中何如?』『诸音普悲。』佛告沙门:『学道犹然,执心调适,道可得矣。』

精进学道以调和安适为主。凡事须适得其中, 离中道。佛以弹琴比喻修行; 弹琴时弦拉得太紧,弹不出旋律来;弦太松,声音混浊不明。所以,必须松紧得宜,琴声方能悦耳动听。

在《杂阿含经》254经 中,也有相同内容的经文。 经中佛陀 二十亿耳尊者开示 :「善调琴弦,不缓不急。精进太急,增其掉悔。精进太缓,令人懈怠。」。修行过于精进或放逸,都不恰当,要平等修习,才是中道。[3]

(第三十四章):「佛言:『夫人为道,犹所锻铁渐深,弃去垢,成器必好。学道以渐深,去心垢,精进就道。暴即身疲,身疲即意恼,意恼即行退,行退即修罪。』

修行是要将心中的污垢净除。以锻铁比喻众生的心,从垢染之心,回复本然的清净之心,要精进地将铁銹去除,方可成为精炼铁钢。

(下期续)



[1] 大正,第二册, No. 99,卷第四十三,p0311a15- p0311a16

[2] 大正,第一册, No.1,卷第一,p0001c24-c25

[3] 大正,第二册, No. 99,卷第九,p0062b22-p0063b18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