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其实我们最爱的是自己

文:梁锦萍 | 2014-04-16

相识廿五年的老同学,突然宣布离婚。拿着电话咀巴喃喃地说了些类近安慰的说话,脑袋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发呆。回忆总能穿越时间,给我们找回失落的片段。此刻,我尽力在混杂的回忆去搜集昔日老朋友和她前度丈夫的点滴。说实在,我也不知道为甚么要这样做。这样的脑部练习顶多只能回答天生的好奇心吧,对老友已划句号的婚姻,根本没有丝毫影响;也可能是我廿多年来从事的夫妇及家庭辅导工作使然,但凡耳闻目睹婚姻离异的新闻,总会习惯性启动脑袋的自动模式,前后左右地思考一番。

思绪瞬间回到大学时代。老友和她的男友,郎才女貌,又是我大学的同学,两口子形影不离地度过三年大学生活。参加他俩婚礼时,同学们闹哄哄地,祝贺他们三年抱两。老友果然不负众望,婚后两年便养育孩子,男的买车买楼,好不风光。女的事业家庭两得意,出来聚会时总是左手蛋糕,右手拈来旅游手信,馈赠每位老同学。在我们心目中,这是如何美满的婚姻!今天,他们竟然落得离婚下场,一时间,不知怎样去接受。可能太愕然了,连我多年辅导经验培养出来的专业水准──甚么同理心,恰当而同情的回应,在争吵的夫妇前保持中立客观的立场等技巧,竟都由于惊愕过度,出现了短暂断路!

为甚么男女双方曾经彼此深爱对方,现在却宁愿离开温暖舒适的老家,这辛辛苦苦地建立的家园?为了付担高昂的楼价,每天辛勤打拼,希望一家几口能温饱安乐……努力了四份一世纪,男方认识了另一位女性,认为对方可能有助自己事业发展,毅然背弃一个三十年感情的配偶和一双乖巧的子女。老同学花了很长时间去接受事实,出来见面的时候,人瘦了一大圈,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堪。料不到,艰难的日子竟链出了智慧来。她冷静地对我说:「经历了这段漫长而痛苦的日子,我终于深深体会到,我们最爱的只有自己。甚么生死约定、地老天荒等誓言,一旦遇到内在强烈欲望的时候,约定和誓言便显得软弱无力,甚至逃之夭夭。」我默默地点着头,是的,我们其实最爱的是自己。

曾经在佛学班听过这故事。波斯匿王有一次在后宫跟爱妻末利夫人嬉戏,情到浓时,波斯匿王轻声问末利夫人:「亲爱的末利,妳这一生中,最爱的是谁?」美丽的末利夫人在此浪漫的情境下,给了波斯匿王一个反高潮的答案:「亲爱的大王,我此生最爱的是我自己。大王,你呢?您这一生最爱的又是谁呢?」波斯匿王沉思片刻回答说:「我最爱的也是自己。」刚巧佛陀在城中,波斯匿王于是探望他,并把自己跟末利夫人的对话相告。听了波斯匿王的分享,佛陀回应道:「你们说的对。人最爱的是自己。既然每个人最爱的是自己,我们就不要去伤害别人,因为伤害别人,就等同伤害他最爱的人。」

眼见老同学已渐渐走出婚变的阴霾,心里祝愿她要继续爱自己;更祝愿她替这段亲密关系划上句号之时,也尽力减少对对方的伤害。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