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刀锋下的牵绊

第220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0-11-17
我好想对你说,在这冷峻的刀锋背后,有我的牵挂,在那痛楚的疤痕底下,有我的祝福......我好想对你说,在这冷峻的刀锋背后,有我的牵挂,在那痛楚的疤痕底下,有我的祝福......

我正要在病人的肚皮上缝上最后一针时,医护人员已经开始在背后为我解开手术袍了。麻醉师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病人的情况不稳定,要转到特护病房,还要输血等等。我抬头看看时钟,快要三点半了。哗!这宗棘手的大肠癌手术,花了三个多小时。肿瘤不止塞住了大肠,也穿墙过壁,侵蚀了子宫,还得劳动妇科医生一起动手,把子宫也割除。

病人的血液,医护人员的汗水,和手术室外家属挂心的眼泪,都搀杂在一起,企图打动老天爷,保佑病人平安无事。

这位深夜急诊的七旬老妇,生平第一次被推进摄氏二十度的手术室。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难免有些颤抖。她那无助又带些哀怨的眼神,在这一群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堆里,想要寻找些什么似的。我趋前拉下口罩,弯下腰,让她看清楚这位征求她在手术同意书打上姆指印的医生。

“医生,我不想死……”她眼眶泛着泪,欲言又止:“如果手术不成功的话,不要勉强,反正我也老了,我不想连累家人。”我握住她干瘪的手,想要在这冰冷的手术室,给她一些温暖。

磨损的轮子会“吱──吱──”地发出声响,引人注意而获得添加润滑油。这老妇不也像个没有停息的轮子,穷一生精力为家庭奔忙,为孩子们奉献了她的一生?可是被病痛折磨时,她却选择默默地承受,不愿成为家庭的累赘。母爱的伟大,常在家人看不见,碰触不到的地方,流露了出来!

打从她签了手术同意书,我就有责任把她对我这位陌生人的信任,换成她的信心。我默不出声,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此刻的我,最好放下恻隐之心,打起十二分精神,专注于手术的程序。原想对她说,医生本就不想让病痛延续,更不想让生命从指缝中溜走。

手术完毕,已错过了午餐时间,饥肠轆轆的肚子习惯性地空转了几下。我快步往更衣室走去,一位护士跟了上来,“还有什么事吗?”我心不在焉地问道,其实脑子里还萦绕着那位老妇先前所说的话。“医生,我还有一些椰浆饭,要不要先吃一点?”噢!蛮贴心的,谢谢你。但我现在只殷切的期望,那老妇能平平安安地挨过这一刀。我实在不想让她最后的一份叮咛,回旋在我这陌生人的耳蜗里。

 脱下沾满血迹的手套和冷漠的面罩,我也是有笑有泪的性情中人。特护病房寂静的空气中,所弥漫着病人强忍的痛楚,和病房外哀伤的家属们倚着墙角而抽泣的情景,时时触动我心。

无常的人生总有盛衰顺逆时。你住院时的病情起伏跌宕,俨如晴时多云偶阵雨的天气,但我们会陪你度过这场风雨飘摇的逆境。凝聚你我的力量,携手守过这一夜的黑暗,朝阳,就不远了。

白色巨塔里淌血的悲戚,牵绊着我多虑的思绪,而你出院时呼啦啦的喜悦,也在我清凌凌的心湖里,掀起了涟涟的欣慰。我好想对你说,在这冷峻的刀锋背后,有我的牵挂,在那痛楚的疤痕底下,有我的祝福,因为我也同样期盼着,你和家人重拾天伦的温馨时刻。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