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 self-help 到学佛的修行路

文:叶子菁 | 2014-11-28

近二、三十年,心灵自助 (self-help) 的书在世界各地很盛行,成千上万焦虑、无助、希望改善自我的人士,透过各种心灵书籍去寻求内心慰借,或奋发自强之道。心灵自助在美国已经变成一个高盈利产业 (industry),不少享有盛名的心灵大师 (self-help gurus) 凭出书、出 DVD 、演讲等,得到丰厚收入。而当地有一位记者,因工作压力过大,于是乘着工作之便去亲身访问这些心灵大师,把亲身经历写成书,最后他发现,最能帮助他的,是不用费一毛钱就可以学得的佛法!


如何令心灵归于平静?

那位记者的名字叫Dan Harris ,是美国广播公司的新闻记者,他努力地想在新闻界闯一番事业。他连伊拉克都去过,能够成为主播是他的梦想,但就在 2004 年的一次新闻直播中,他突然惊恐发作,在镜头前口吃、说错话,硬生生把要读的新闻缩短,在数百万名美国观众前丑态尽现!

Dan 心知他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庞大的工作压力令他有吸食可卡因的习惯,而可卡因会增加大脑的肾上腺素分泌。他知道,他必须与可卡因说再见,为他的心灵寻找新的慰借,否则,要说再见的,将会是他的事业、他的人生 ……

乘着职业之便,Dan转向了有关宗教、心灵与文化人物的采访工作。他访问的都非泛泛之辈,而是享负盛名的灵性导师,包括 Eckhart Tolle (《新世界》 [The New Earth]、《当下的力量》[The Power of Now]作者) , Joe Vitale (《秘密》[The Secret]作者) ,还有出版了六十多本着作的 Deepak Chopra。Dan 总是拿着同一组问题去问他们:如何真正能够做到活在当下、而不胡思乱想?怎样可以停止大脑的自我对话,令心灵归于平静?

可惜, Eckhart Tolle说来说去只令 Dan 更一头雾水;Deepak Chopra竟然一边走路一边忙着在手机上发文章 (一点也不活在当下!),又忙于向记者自我宣传,更叫摄影师不要把他拍得太胖;而Joe Vitale则自承「吸引力法则」并非像说来那么容易,被 Dan 连番追问下更无法自圆其说,甚至自打嘴巴。

Dan 发现身心灵大师不是他那杯茶,但他的追寻没有歇止,他读到一位精神科医师 Mark Epstein 的着作,那人告诉他,其实早于二千五百年前,已经有一位觉者,向世人提出了最好的心灵自救方案,那位觉者,叫佛陀。Mark 更告诉他,要止息大脑的噪音,为何不去禅修?


佛陀是最佳人选

这就是Dan 要找的「方法」,而非只是夸夸其谈!他参加了十日禅修营,当然,起初五天里他难受得要命,正想半途而废,营里的人对他说,他太刻意用功要想得到什么了,不妨放轻松点,接受自己的任何感觉与思绪,接受身体的酸软、疼痛及大脑的一切胡思乱想,只需任由它们自来自去,只需观察就够。当 Dan 怀着这样的态度时,方发觉原来发生在身上的一切都是暂时的,终将过去。

Dan 终于明白了,当他只是单纯地坐着、观察着一切的来去而不在意些任何什么时,他才是最平静的。

回到家里,Dan 每天都规律地禅修,他发现自己内心平静了、快乐了,他还告诉身边的人,他的快乐指数提升了百分之十──”10% Happier” ,他也以此为新书命名。

西方科学家们近年对禅修对于大脑的作用很感兴趣,达赖喇嘛正是把禅修与科学研究连在一起的倡议者,不过,Dan 却对达赖不存好感,他想到达赖喇嘛出现在苹果电脑的广告中,又与明星李察基尔成为好朋友,但为了禅修这题目,Dan 还是去访问了他。

「如果科学证实你的想法是错的,你会改变你的想法吗?」Dan问得直截了当。

「当然!」

「你经常也做到心境平静吗?」

「才不呢!我偶尔也会发脾气!我不相信世上有从不发脾气的人!」

眼前的达赖喇嘛似乎比起那些声称自己每一刻都活在当下,并从来没有负面情绪的心灵大师们,来得真实与人性得多, Dan终于明白为什么达赖喇嘛得到这么多人的崇敬。


追求与无所求

正当Dan感觉他的人生似乎找到出路时,着迷于禅修的他却开始发现,一些大新闻的采访都轮不到他,原来,多了一分平和、少了一分追逐的 Dan ,令上司感觉他缺少了那份冲锋陷阵的斗志,那是争分夺秒的新闻采访所不能或缺的。

不能让事业滑坡的 Dan只好重新努力投入工作,但当他连剪头发和睡觉的时间都不够时,还何来时间禅修?他又再次变得焦虑了,在镜头前眼耳口鼻都挤在一起,仿佛又要重回到他的老路上去。

终于,Dan 再次求教于那个把佛陀介绍给他的精神科医生 Mark。原来,学佛多年的Mark 见过太多于学佛初期,摆荡于两极的例子,一是过于奋进,一是过于虚无。

「这到底是现实人生。在外你可以继续你的事业追求,但在内心,你可以继续 『禅』啊!」 Mark提供他的经验之谈:「追求,但又无所求。用心去做,但不执着成果,因为成果从不在我们的掌控之内,所以不若将心力投放于能够操控的事情上更为化算。」

Dan 终于明白,他的焦虑并非来自追求,而是来自对于得失的挂虑。所以,
不用放弃的,是他辛勤奋斗的事业作风,可以放下的,是他对成败得失的在意。

原来,放下,与放手,只是一字之隔。

禅修 + 追求 + 不执着,Dan终于从佛法中,找到他的安心之道。


叶子菁的网志:寸心是福田 http://mindyourmind.mysinablog.com/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