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的香港梦:平衡发展

文:关伯伦 | 2015-04-17

以经济挂帅的香港,只懂摧毁式的城市发展,已是不争的事实。我梦想这种失衡的城市发展得以扭转过来──香港的重要地标不会再被清拆,硕果仅存的地标与其背后的历史文化得以保存。不知是哪些聪明权贵构思出重置这一「高招」来,大条道理,说什么平衡发展与保育,以为透过重置天星码头钟楼或皇后码头等便能达到目的,是荒谬的。只有原址保育方可保留历史地景,突显其历史和文化价值,呈现昔日情怀,起到怀旧的作用。期望政府不再用重置的方式来「保育」。

毁了容后再化妆的城巿彻头彻尾失了真,也令香港的本土文化和历史支离破碎,这确实是香港的灾难。

无人能否定,重建旧区理所当然;可是,新与旧、先进与原始、国际与本土之间的多元互动亦不能忽视。保留旧区的风貌和人情味是有必要的,例如让街坊小店得以生存。如今,新区的建设与新型住宅、商场一式一样,装修豪华,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租金暴增,加重了普罗大众的负担。事实上,旧区内的居民互相认识,和睦共处,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进而发展出对社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毋庸置疑,旧区是草根阶层做小生意的好地方和孕育本土意识的摇篮,也为中下阶层的经济生活和人文传承提供了沃土。除此之外,大部分人回味的是旧区那份街坊邻里的人情味、个人故事及社区历史。

香港习惯将旧和残破的楼宇拆卸重建,忽视当中人与社区的关系,把原本富人情味的社群关系杀个片甲不留。遗憾的是,我们现在都是生活在由大地产商规划的社区──保安严密、附设豪华会所,表面富裕,心灵却贫乏。香港的旧区应该持续平衡发展,希望政府临崖勒马,放大澳、深水埗、华富邨等地方一马,千万不要再让那些仅存的「人情旧区」,任由发展商开发图利。

我梦想香港的发展再不会建基于牺牲公众空间、绿化地带、空气质素之上。相信许多香港人跟我一样,渴望更多的公共休憩空间、更宽濶的绿化地带、更好的空气质素,而不是更多的消费场所。现在很多高度现代化的社区,连基本的空气流通及节约环保都做不到位。大家可能也听过病态建筑物症候群 (Sick Building Syndrome) 一词,它被用来形容建筑物影响身体健康的现象──由于室内空气欠流通,造成二氧化碳、悬浮粒子和一些不良化学物如甲醛 (HCHO) 及挥发性有机物 (VOCs) 积聚过多,不少人的健康因而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谐的社会来自和谐的空间,我梦想香港的建筑物能体现对自然环境、生态环境的关注。通过降低发展密度等方式,可以创造和谐的空间,让人呼吸清新空气。

城市规划当然需要重视经济效益,但忽视保育、环保、节能,以及感性因素,社会就会严重失衡。保育的英文 “conservation” 可能不够精准,但中文的意思很贴切,既要保存,也要孕育,即发展;换言之,不应该封存不动、完全不改,而是保育与发展兼容并行。概而言之,越喜爱香港,就会越有这个梦想:发展与保育一定要平衡共存!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