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抚平心灵创伤

Buddhistdoor| 2010-09-02

  菲律宾挟持事件,令全港市民同感悲愤。

  事件中的伤者、亡者遗族亲历巨变,固然悲痛;而普罗大众透过电视即时直播,犹如亲临现场,全程目睹老幼同胞遭受挟持及枪杀的过程,眼巴巴看着警员束手无策、弄巧反拙,情绪也大受牵动。前者当然是直接受害者,而后者也被心理学家称为间接受害者。

  事发后几天,红十字会及其他志愿团体,已分别收到数百宗观看直播后不安而求助的个案;至今事发已逾一周,社会气氛依然沉重,不少人的心情仍受到影响,也有一些人把情绪发泄到任何与菲律宾有关的人物上……

  大家当务之急,是要抚平创伤。无论是直接受害者,还是为之愁苦的普罗大众,都不妨参加宗教聚会或非宗教的丧葬礼仪、悼念活动。佛教徒固然相信诵经持咒、行善回向,能兼利冥阳。纵然没有宗教信仰,参加上述活动,乃至在网上吊唁、留言,借此表达感受,亦可抒解压力和悲伤;更有助我们意识到死者已矣,差不多是时候回归正常生活了。

  佛陀早已开示世间苦空无常,要我们时刻警醒自己,珍惜人身、善用光阴,追求慈爱和良善。然而,把死亡的义意升华,应该是在抚平创伤后才做的事。若我们认识悲剧受害者或对是次事件过度伤感的人士,即使自己对佛法颇有心得,也不宜急于「教导」对方。正如英国文学家C. S. Lewis(《狮子‧女巫‧魔衣橱》作者)痛失爱妻后所言:「对我说宗教的真理,我可能会愉快地倾听;跟我谈宗教的责任,我可能会顺服地听从;但是不要来和我讲宗教的安慰,否则我会怀疑你根本不理解!」

  受害者最迫切需要的,是被关怀及认同。若不曾经历悲剧的旁人,向受害者随便抛出三两句宗教格言或「别想那么多」、「不要伤心」之类的老生常谈,对受害者并无太大帮助,更可能令其觉得被局外人敷衍、个人感受遭到否定。因此,我们应该先当一个好的聆听者,鼓励他们表达情感,分担其痛苦,与之一起面对不幸。

  坦然面对,也是佛法看待苦难的态度。一位美国人Sylvia Boorstein这样分享他首次闻法经验:「第一次参加禅修闭关,听到人们非常清楚地说,第一圣谛是生命充满苦难,因为那是生命的本质,不是因为我们做错事,我感觉如释重负。遇见愿意说生命是难,甚至常常是苦,并且坦然面对此事的人,让我大大松了一口气。最重要的是他们看起来很快乐,这对我来说是极大的安慰。我心想:『这里的人就跟我一样……他们知道真相,愿意指出来,并能以平常心看待它。』」

  诚然,不钻牛角尖,正视、承认苦难,适当地宣泄情绪,慢慢就能接纳苦难的存在,不会胡思乱想夸大其严重性。

  遭逢巨变,哀痛难免,但消沉一段时间后便应重新振作,继续生活。若由于重大压力冲击,事后造成持续一个月以上精神异常,便可能已出现了创伤后压力疾患(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所谓精神异常,包括:

‧不断回忆创伤事件(受害者反覆忆想事件经过,甚至代入死者角色;其他人则回忆电视所见画面,甚至幻想自己在现场。)

‧对死去的是亲友而非自己,或对自己没能力改变命运,感到羞愧、内疚。

‧梦魇、睡眠失调。

‧食欲不振。

‧对日常活动失去兴趣。

‧减少与他人接触或感到疏离。

‧情感麻木、冷淡。

‧专注力或记忆力下降。

‧过度敏感、容易受惊或发怒。

‧对人生悲观,可能担心自己还会遇到同类事件。

  这些征状或许于创伤事件后旋即出现,或许好一段时间后才出现。若持续出现一个月以上,即可能是创伤后压力疾患;若超过三个月,大大影响正常生活,便需寻求专业辅导。

  若情况未致于太严重,可尝试以下方法自行调适:

☆ 多运动、听音乐,或做其他喜欢的事情,纾解紧张及焦虑。

☆ 建立良好生活习惯──睡眠充足,进食定时而营养均衡;切忌彻夜不眠、暴饮暴食、瘀酒或滥药。身体健康可以带动心理健康。

☆ 维持社交圈子,多找朋友倾谈。人际支援是非常有力的情感救兵。

☆ 减少接触与创伤事件有关的事物,以免触景生情。

☆ 不由自主地回忆创伤事件,或受惊、发怒时,可缓慢地进行多次腹式呼吸(深呼吸),意念集中于气息流经鼻孔至下腹的感觉,或计算一呼一吸的次数;也可以安坐一处,轮流感受身体不同部位的感觉。思想专注于当下,不想过去未来。这些方法能放松精神及肌肉收缩所构成的压力感。若懂得想像暴露法(Imagina Exposure)、现场暴露法(In Vivo Exposure),可配合使用。

☆ 训练自己注意负面或不合理想法的出现,并以客观分析或正面思考驳斥。例如觉得自己须为悲剧负责,则应反思意外中个人能控制的因素有限,或反问有何理据证明自己必定能阻止悲剧;若担心悲剧再次发生,应该思维悲剧纯属个别事件。

☆ 学习禅修──包括控制呼吸、思维及观想等技巧。历年来欧美多家大学已作出种种科学实验,证实禅修具有放松身心、坚强意志、调节情绪、舒缓压力等功效。调查显示,一些有禅修习惯的亚洲人,即使经历重大天灾人祸,也很少出现压力征状,且往往能宽恕造成不幸的罪魁祸首。许多心理学家已采用禅修作治疗方法,有兴趣者可向各大佛教道场查询。

☆ 与其他受害者交流经验,互相勉励学习。专家们说,曾有惨痛经历的人士,可能比「专家」更懂得辅导同病相怜者。外国一些辅导团体,仅由这些人士带领,或由他们与专家共同主持。

☆ 参考灾难幸存者如何走出阴霾的故事。例如,二十世纪初希特勒大举屠杀犹太人。数十年后,一名当年全家被杀的犹太人接受访问,泰然地表示已经宽恕了仇人。我们可思维他能放下灭门伤痛及不共戴天之仇的原因,以及其对自己的启示。

☆ 从宗教信仰中寻求支持──各大宗教都有一套令罹难者安息的方法,让;同时也有一套让在生者克服苦难的哲学。如前所述,佛法教导我们认识痛苦的必然性而以平常心看待。若当事人情绪已平复,则可进一步从苦难中发掘意义,促进自我成长──佛法称为「转恶缘为道」。《入菩萨行论》有言:「苦害有诸德:厌离除骄慢,悲愍生死众,羞恶乐行善。」苦难令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故能去除骄慢;知道世间不圆满(苦空无常),故追求更高的心灵层次;自己曾受苦,令我们对众生的苦难感同身受,有助发起慈悲心;现在的苦乃过往恶业所致,因此痛苦能督促我们培养慈爱与善德,自求多福……

  不论对己对人,都可以尝试使用上述方法疗愈创伤。使用者若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当然最好,但心理卫生专家相信一般人亦有能力助人自助(若情况严重,或须专家介入),最重要的是自助者懂得内省,能发现问题并愿意改善(这并不容易,最好还是有亲友协助);助人者则要有利他热诚,而且本身思想成熟、心理健康。两者均需明白,我们并非圣人,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首先应着重接受现实、抒发情绪,无须急着提出建议,指正或改善甚么,这些都是日后的长期工作。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